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头号玩家»--现实,才是唯一的真实

月薇澜
2018-04-05 00:29:27

第一次听到VR是三年多前的战略课上,那时候扎克伯格在FB大获成功之后开始投入研发VR,两年多前我和朋友在巴黎第一次体验了VR电影,尽管还很不成熟,再后来巴黎的很多博物馆都实现了VR展示,而中国的SHOPPING MALL里也几乎到处都是打着VR旗帜的体验馆,体验过几个,依然不成熟,但我看到了它光明的未来。

VR这个概念第一次被提及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间很多科研人员投入了心血,才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VR。VR的实现,我的第一个兴奋点就是电影又要更上一层楼了,虽然3D已经普遍,4D也偶尔能看到,但还是希望能看到VR的电影,只求它不是恐怖片。然而电影的造价之高,受众之窄或许不足以支撑,其实VR最会被广泛应用的第一个场景是游戏,其次是性产业。

历来,画面效果的最前沿技术都被运用在了电脑游戏上,电脑游戏哪怕在九十年代就已经可以让大部分人废寝忘食,更不用说当VR在电脑游戏中实现的那天,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而«头号玩家»这部电影就向我们展示了这个世界的模样,它并不遥远,就在十年以后。

我几乎没有玩电脑游戏的经历,我对游戏的认知还停留在贪吃蛇和超级玛丽这样的阶段,原因大概是我不想让自己荒废在虚拟的世界里不能自拔,毕竟现

...
显示全文

第一次听到VR是三年多前的战略课上,那时候扎克伯格在FB大获成功之后开始投入研发VR,两年多前我和朋友在巴黎第一次体验了VR电影,尽管还很不成熟,再后来巴黎的很多博物馆都实现了VR展示,而中国的SHOPPING MALL里也几乎到处都是打着VR旗帜的体验馆,体验过几个,依然不成熟,但我看到了它光明的未来。

VR这个概念第一次被提及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间很多科研人员投入了心血,才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VR。VR的实现,我的第一个兴奋点就是电影又要更上一层楼了,虽然3D已经普遍,4D也偶尔能看到,但还是希望能看到VR的电影,只求它不是恐怖片。然而电影的造价之高,受众之窄或许不足以支撑,其实VR最会被广泛应用的第一个场景是游戏,其次是性产业。

历来,画面效果的最前沿技术都被运用在了电脑游戏上,电脑游戏哪怕在九十年代就已经可以让大部分人废寝忘食,更不用说当VR在电脑游戏中实现的那天,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而«头号玩家»这部电影就向我们展示了这个世界的模样,它并不遥远,就在十年以后。

我几乎没有玩电脑游戏的经历,我对游戏的认知还停留在贪吃蛇和超级玛丽这样的阶段,原因大概是我不想让自己荒废在虚拟的世界里不能自拔,毕竟现实世界很不容易,不应当再为它凭添这种不易。然而,现实是很多沉迷游戏的人,恰恰是因为现实的不容易让他们逃避因而来到游戏里寻找刺激和他们想要的人生。是的,我问过很多喜欢玩游戏的朋友,他们说游戏可以让他们实现很多现实生活中不能实现的梦想,他们可以做大英雄,可以靠升级和修炼得到一切他们想要的东西来补足人生的不完美。这和很多喜欢看韩剧和言情小说的人一样,只不过形式不同罢了。

VR技术的成熟注定要给这个时代带来巨变。

就像电影中描述的那样,很多人已经分不清现实和虚拟,因为人们会本能地走向他们更喜欢接受的东西,就像毒品,一旦沾染,就是沉沦。

电影中的天才程序员因为在现实世界中不讨人喜欢,所以创造了绿洲这个天堂,他起初是为了给自己建造一个乌托邦,后来却是为了更多的人可以在这里找到他们想要的人生。一辈子很快就过去了,游戏的大获成功却并没有改变他孤独一生的事实,他临终前做了彩蛋要将这个天堂送给最懂它(他)的人。所以我们的主人公开始了他的旅程。整部电影就像一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到今天的电影,游戏和动漫的编年史,所有的这些时代的文化符号都在这里一一展现,绿洲真的是个天堂,爸爸带着孩子一起,没有代沟,两代人都可以沉浸在这部电影里,说起讨喜,大概这是电影史上最能取悦大众的电影了。整整两个多小时的电影,持续的高潮,每一帧都是斯皮尔博格送给我们大家的彩蛋。

整部电影用最炫酷的VR来震撼大家,用最好的故事框架来吸引大家,用最有诚意的彩蛋来回馈大家,它向我们描述了一个虚拟的游戏世界可以有多么的好,当我们惊喜连连,沉迷不已之时,却不忘记告诉我们,再美好的游戏都是虚拟人生,而再美好的虚拟人生都不如现实世界的一顿朴素的晚餐来得更有意义。是的,现实生活的操蛋让我们躲避到虚拟世界里,而虚拟世界的美好人生也只是虚拟的,它照不进现实的惨淡生活。现实生活是要靠我们好好经营的。

我最喜欢的三个导演,可能也是大部分人最喜欢的三个导演,分别是卡梅隆,诺兰和斯皮尔博格,他们很可能也是本世纪最伟大的三个导演。

卡梅隆不用多说,他总是能用自己的一部一部作品开创一个个电影界的大片新纪元;诺兰的电影总是用缜密的逻辑让我们烧脑,在震撼的剪辑中还不忘记用一种极其含蓄的方式表达他的价值观,诺兰的电影是理性的,理性中带着含蓄的感性;斯皮尔博格却刚好相反,他的电影是感性的,他总是用感情来包围我们,我在斯皮尔博格的电影里看到的永远是这个导演内心深处对这个世界浓烈的爱,哪怕这个世界并不完美。

看过一个关于人体大脑的研究,说的是人的大脑对现实具有一定的再加工性,意思就是说我们所看到的东西真实总是一部分的真实和一部分的幻想构成的,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世界是以我们的意志呈现的,哪怕这个意志只是我们的潜意识。«西部世界»里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大意是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不一样,而我选择看到它的美。斯皮尔博格看到的,一直都是这个世界的美。

2018-04-05 12:21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