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网综」的没落

电影通缉令
2018-04-04 22:17:33

自2月3日回归以来,《奇葩大会》第二季已经播出9集了。然而在网上几乎没有激起任何水花。

伴随着低关注度和低讨论度的是节目持续走低的口碑。

相较于上一季7.8分的豆瓣评分,这一季只有6.8分,下降整整1分。

作为为《奇葩说》输送新鲜后备力量的衍生节目,几集看下来,并没有发现任何令人眼前一亮的新奇葩。

回想上一季,倒还是选出不少带给观众惊喜的选手。

大家最熟悉的应当是顶着“摇滚圈纪委”头衔登场的臧鸿飞。

...
显示全文

自2月3日回归以来,《奇葩大会》第二季已经播出9集了。然而在网上几乎没有激起任何水花。

伴随着低关注度和低讨论度的是节目持续走低的口碑。

相较于上一季7.8分的豆瓣评分,这一季只有6.8分,下降整整1分。

作为为《奇葩说》输送新鲜后备力量的衍生节目,几集看下来,并没有发现任何令人眼前一亮的新奇葩。

回想上一季,倒还是选出不少带给观众惊喜的选手。

大家最熟悉的应当是顶着“摇滚圈纪委”头衔登场的臧鸿飞。

他每次特严肃、特义愤填膺地讲一件事,自己是真气,但却总都能逗得现场观众捧腹大笑。

真的是一本正经地在搞笑了。

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场辩论,他把婚礼形容为是一场大型、尴尬、荒谬、自相矛盾、自嗨的庙会。我在沙发上笑得脸都抽筋了。

而且飞飞身上有一种少年气,所以那些其他人说起来可能特别假大空的话,他说出来就特别让人信服,而且燃到炸。

正像他自己所讲的“他就是爱拼才会赢”本人。

当然除了飞飞外,从《奇葩大会》选出来的女团少女马剑越,霸道女总裁刘楠,酷似树懒闪电的傅首尔都给观众带来不少惊喜。

然而这一季呢。虽然打出了寻找“特别人类”的旗号,但结果却难以令人满意。

在我看来,《奇葩大会》之所以扑街的原因就在于定位不清。为了追求高逼格,丧失了趣味性。

“奇葩大会”给出的旗号的是寻找“特别人类”。

“特别人类”是什么?

几期看下来,我大概懂导演组想找的特别人类是什么。

特别人类=有特别经历的人类。

所以在台上会出现录制自己唱片的北京的哥,患躁郁症的女孩儿,在监狱中唱昆曲的北大博士......

看这一季节目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在看TED,在看《出彩中国人》,在看《鲁豫有约》,唯独不像在看《奇葩大会》。

节目组硬生生把一个选有趣个体,有趣灵魂的节目,变成煽情色彩极浓厚的故事分享会。

故事是好故事,但节目就成了没了灵魂的烂节目。

其实不仅《奇葩大会》陷入低迷,已经播了四季的《奇葩说》也同样呈现疲软态势。

豆瓣评分已从第一季的9.1分下降至第四季的7.8分。

还依稀记得2014年第一季《奇葩说》播出时的盛况。

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把辩论用娱乐化方式呈现的节目最终竟引发了这样巨大的反响,成为当之无愧的爆款,也因此被誉为“中国第一网综”。

《奇葩说》大获成功与三位导师的得当搭配密不可分。

高晓松,一个向往着诗和远方的理想主义者。

他心中永远有一团火焰,很容易激动,有强烈的表达欲,敢于去争辩,是永远的少年。

看着他那副生气盎然的样子,你会觉得还可以与生活大战三百回合。

蔡康永,被小S亲切地称之为“读书人”。他就像你身边的一个朋友,总是循循善诱,娓娓道来。

他们一个犀利,一个温情,一刚一柔,风格互补,又彼此成就。

而夹在中间的马东更是个厉害角色。“轻松游走于高与蔡两把刀锋之间”,调和双方观点,又特别懂得插科打诨,调节气氛。

不得不提的是马东首创的花式打广告使广告不再呆板、无趣,反而使其融入节目,成为贯穿始终的笑料。

除去优秀的导师外,因节目而爆红的奇葩们让我真正见识到“会说话”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第一季《奇葩说》捧红了马薇薇、范湉湉、肖骁三个奇葩。

马薇薇,正统辩手出身,但却拥有超强表演力,在保持辩论的逻辑性与语言表达的娱乐性上找到完美平衡,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金句女王”。

“你没有爱了,你需要陪伴,所以我就需要你,一辈子不离开我,养条狗啊!!!!”

“人家说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你跟你的器官讲隐私啊”

“爱一个人,就是低到尘埃里。别说做缉毒犬了,草履虫我都愿意做。”

相较于“名门正派”的马薇薇,范湉湉和肖骁就是野路子了。

范湉湉独创的“范式嘶吼”虽然一直被质疑像村口泼妇,但现场煽动力极强,刷票效果显著。

那句著名的“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也成为了专属她的标签。

肖骁呢,娘里娘气的“少奶奶”,被蔡康永称之为妖孽。

他的优点在于综艺感十足,撒泼式的辩论方式完全不会使人生厌,反而逗得人捧腹大笑。

“我都娘成这样了,我都不想AA制。你个纯爷们,你居然还AA制!”

当然知识储备不断加强,战斗力爆表的肖骁,终在第四季斩获“奇葩之王”都是后话了。

第一季《奇葩说》推出半年后,爱奇艺趁热打铁,第二季《奇葩说》上线了。

当导师由高晓松变为金星后,很多老粉丝表示失望。但整体来说,依旧保持了不错的水准。

除拿下冠军的邱晨还有“在宇宙中心呼唤爱”的陈铭,我个人偏爱的是只出现了几期的柏邦妮。

那一期关于“open relationship”(开放性关系)的讨论,邦妮的那句“让大灰狼去找大灰狼,小白兔去找小白兔”的俏皮结语,实则点明了对待这种关系的最佳方式。

经历前两季的口碑积淀,加上高晓松的回归,占据天时人和的第三季在关注度上到达顶点。

这一季《奇葩说》成就了姜思达,准确地说二者是相互成就。

前两季一直不温不火的思达,在这一季赢来了大爆发,在“大美玲之夜”之后,频频占据热搜榜,圈粉无数。

思达从不刻意去讨好观众,懒懒地,带着点小骄傲,又有那么点儿小撒娇,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把自己的想法讲入了观众心中。

他幽默有趣,看到自己买不起的包,可以对它说一句“呸,真丑”。

另一方面,他又无比真挚、坦诚到让人心疼。

爱上人工智能怎么办?

“你线断了,我帮你焊就是了。”

就像罗振宇所说的,“看姜思达辩论是一种享受,他的认知穿过他的身体,表达出来他和世界的边界”。

不得不说,思达的出现为《奇葩说》增添了不少热度,但热度背后,节目综合质量的下降却是无法忽视的。

在观看节目的时候,我时常可以感到场上气氛降至冰点,我会迫不及待地跳过一段,而这种状况在前两季从未出现过。

“常有精彩片段,但鲜有精彩的整期节目”成为它的一大弊病。

而这一弊病在第四季时表现得尤为明显。

尽管米未已经尽量调整节目形式,但依旧无法挽回节目在走下坡路的事实。

主要原因无外乎有三个。

1. 理性多过于好笑。

《奇葩说》最初吸引人的点就是“好笑”,辩论只是它的一个壳而已

马东常常用“我们是一个严肃的辩论节目”来进行自我调侃。

但当它真的变成一个严肃的辩论节目时,就没劲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奇葩说》就失去了那种野蛮生长的活气劲儿。

节目组太想选择逼格高的主题,而选手也太想展示自己的高level,所以把现场气氛搞得特别凝重,大家一本正经地辩论、聊天,一点也不观众友好。

《奇葩说》的定位应当是给予大家欢笑之余,令观众有更深层的思考。

寓教于乐,“乐”没了,节目就丧失灵魂了

想看正经辩论,看“大专辩论赛”去啊。

2. 抱团严重,丑闻频出

第四季《奇葩说》半决赛之前,马薇薇在微博上撕姜思达,说思达现场拜票严重。

虽然事后马薇薇道歉,但此事影响恶劣,牵扯出老奇葩内部抱团严重,打压新人的内幕。

马薇薇曾用“平静中自见灵魂汹涌”来形容思达。

黄执中也在第三季微笑着放弃奇袭的机会,把那一夜的完美留给了思达。

可没想到两人到头来却联手在网上撕这个自己极为欣赏的后辈。

尽管抱团撕思达这件事最后以思达大度的不回应结束了,但奇葩说内部暗潮涌动的不和谐现状的确令不少老粉丝寒了心。

或许名利面前,大家都只是普通人吧。

3. 审美疲劳,新的网综涌现

观众是渣男,没有感情的。

无论当初看节目时看得有多开心,不喜欢了就是不喜欢了。

《奇葩说》进行到第四季,节目形式、内容大家都了如指掌,辩题也是真的很难有所突破了。

新奇葩难以取悦观众,老奇葩又令人觉得辩不出新花样。

范湉湉,依旧嘶吼着,但观众腻了。

如晶依旧用“吃”做着比喻,但不好笑了。

马薇薇依旧气势逼人,但观众觉得不新鲜,反而生厌了。

市场可不给你任何喘息、调试的机会,新的网综总会适时出现。

去年两档同样以年轻人为受众的新网综《吐槽大会》《中国有嘻哈》横空出世,从关注度到点击率都远超《奇葩说》。

观众就喜欢看新鲜的,有趣的,这就是娱乐生态,从未变过。

作为老粉,我当然希望《奇葩说》能找到新的兴奋点与刺激点,但与此同时,我其实也清楚地知道没有谁能一直处在顶峰。

极盛之后,怎么走都是下坡路。

假如有一天《奇葩说》要离开,我希望记住它所有美好,然后体面地告别。

本文首发公众号:bbmovie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奇葩大会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奇葩大会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