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8分

《头号玩家》中的符号隐喻与乌托邦

白鸥问我泊孤舟
2018-04-04 21:26:36

现实中我们对于游戏的态度总是暧昧的,在这部以游戏为主题的《头号玩家》中,很多人会找到共鸣,只要不跨越底线——放弃对现实生活的珍惜与体验,游戏有它存在的意义,娱乐大众,自得其乐没什么不好,这也是这部影片的主题与政治正确之处。

然而若是从文化批评的角度来看,这部影片可称得上是文化工业的一次还魂。首先,大量目不暇接的彩蛋劈头盖脸而来,公众号们如数家珍,以数出准确的彩蛋数量作为道德操守与职业素养,其热情堪比片中寻找钥匙的众游戏迷——区别只在于没那么多奖金与股票。却很少有人提及,彩蛋是怎么来的,设置彩蛋的目的又是什么,它达到效果了没有,以及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为什么要为了彩蛋买单,对于非游戏迷来说,这部影片的价值又在哪?

索绪尔在结构主义语言学中,将语言符号分为能指与所指,这个将符号与其含义相连的过程则为意指。而罗兰·巴特在此基础之上提出,这只是第一个层次,如果把它的所指当作一个新的能指,放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则会被解读出新的所指——如太阳象征着光明,未来等等,而第二个层次的分析,即为“神话分析”。

从这个角度来看,彩蛋在原本的影片中是一个所指,即象征符号(如闪灵和高达

...
显示全文

现实中我们对于游戏的态度总是暧昧的,在这部以游戏为主题的《头号玩家》中,很多人会找到共鸣,只要不跨越底线——放弃对现实生活的珍惜与体验,游戏有它存在的意义,娱乐大众,自得其乐没什么不好,这也是这部影片的主题与政治正确之处。

然而若是从文化批评的角度来看,这部影片可称得上是文化工业的一次还魂。首先,大量目不暇接的彩蛋劈头盖脸而来,公众号们如数家珍,以数出准确的彩蛋数量作为道德操守与职业素养,其热情堪比片中寻找钥匙的众游戏迷——区别只在于没那么多奖金与股票。却很少有人提及,彩蛋是怎么来的,设置彩蛋的目的又是什么,它达到效果了没有,以及最重要的一点,我们为什么要为了彩蛋买单,对于非游戏迷来说,这部影片的价值又在哪?

索绪尔在结构主义语言学中,将语言符号分为能指与所指,这个将符号与其含义相连的过程则为意指。而罗兰·巴特在此基础之上提出,这只是第一个层次,如果把它的所指当作一个新的能指,放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则会被解读出新的所指——如太阳象征着光明,未来等等,而第二个层次的分析,即为“神话分析”。

从这个角度来看,彩蛋在原本的影片中是一个所指,即象征符号(如闪灵和高达),但在这部影片中,每个彩蛋都是一个新的能指,无论它们在这部影片中藏得有多么深,无论是让你想起了童年在邻居家昏昏沉沉打游戏的那个下午,还是失恋后看到泪流满面的某部影片,都统统指向一个所指:情怀,或者更具体的说,是与流行文化捆绑在一起的那些时光,重要的不是哪一个游戏或者影片,而是时光已经逝去的这个事实,只不过流行文化元素带我们重温了某个人生体验,而它又是如此地独有与深刻,以至于在看到彩蛋的第一秒就会情绪回溯——这个过程正像麦克卢汉所说的“媒介即工具”。

数目众多的流行文化元素在游戏中汇集交融,形成一个自足而开放的文本,崇尚热烈多元的流行文化,游戏也好电影也罢,其实都是一种话语权的象征符号,流行文化作为与“高雅”文化的对立,因为没有足以支撑的经济基础以及话语权,一直处在边缘地带。但是随着资本的介入,庞大的游戏帝国得以发展,流行文化而在游戏绿洲这个文本中终于站到了道德高地上。在此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就是象征符号的“神话”建构,试想,VR只是一种呈现技术,类似于今日的今日头条的新闻聚合平台,不生产内容而搬运内容,这种低成本技术流的方式,根本离不开各种元素的堆砌以及大众群体心甘情愿的“合谋”,这是神话基础之上的游戏帝国“绿洲”得以建构的真正原因。

资本的介入使得游戏这个场域承载的意义剧烈膨胀,有的人把它当游戏玩,便自然有的人把它当职业,那些101公司的职员,没有姓名没有体貌特征,只有编号与无休止地在绿洲里寻找钥匙,这是无比眼熟的资本主义剥削模式,被原模原样地移植到游戏场域中,这些人属于反派吗,恰恰相反,当男主最终插完三把钥匙时他们无比激动雀跃——当然不是为了自己,反派索伦也真的是黑心商人吗,追求利益最大化是他的天职(使用暴力是另一回事),就连女主也有着自己的父亲死于利益集团的剥削这样的背景。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都比男主活得现实,但是现实的人偏偏解不了谜题,男主充满幻想与热爱,所以钥匙是属于他的,看起来是这样对吗?实际上,在这个充满天马行空幻想的游戏世界里,偏偏是存在标准答案的,猜到的唯一标准,是翻来覆去推敲创作者的生活细节以及站在他的角度思考问题——而文化工业的显著特点就是“标准化”,哪怕在这看似打破次元壁无比自由开放的游戏世界也是如此。那些象征元素只不过是表层次的多样性而不是多元性,看似各种元素大荟萃但实际上没有其他选择,依旧掩盖了资本世界的基本运行规律与套路。强者掌握资本,通俗文化依旧是乌合之众的文化,那些向上层靠拢的少数人只能通过模仿和效仿。大众选择了逃离现实,相信神话,追随创始者而来到绿洲,却始终不得其解,没想到创始者又要求正视现实,流行文化与上层文化往往只有一层之隔,却不会轻易突破,原因就在于上层阶级着迷于无休止地躲藏与转换,而大众始终处于被动选择的位置。福柯说,话语即是权力,芸芸众生哪会有表达的权力?男主有了巨大资本之后才买了可以直播呼吁起义的话筒,而最后第三把钥匙的游戏直播也是创始者的既定程序,广大众生在游戏中都只是成为了炮灰,现实中一无所得。

虽然这部影片被吐槽剧情老套,我个人却觉得有着强烈的乌托邦含义与身体政治隐喻,这才是用力所在。巴赫金的狂欢理论认为,人类在狂欢仪式中,暂时性地摆脱了社会规范对身体的控制,并与权力进行对抗。VR游戏对此简直是最佳注脚,于是一个建立在技术基础之上的平等乌托邦建立了,你甚至无需生而平等,你就是你想要的样子,在杀戮文化中获得财富与地位,却同时也建立起了一座新的资本主义大厦,你甚至可以说它是腾空建立的,却不要忘记总有一天它会回到地面,它越是被建的无比庞大,就越能压垮一切。那些脚下不知是扩大还是缩小了活动范围的活动履带,头上不知是将我们的视线投射得更远,还是局限在了一个盒子里的VR眼镜,都幻化成身体的一部分,将人拽入一片绚烂又虚无的深渊,成为最轻盈又最沉重的枷锁。

这部影片实际上仍然是一个开放式结局,卡尔·波普尔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曾提出一个重要观点:宁愿要“零星工程”也不要乌托邦,男主的三个政策恰好可以看作是一点推动与改革,但这乌托邦的未来如何,这场权力游戏是否会永无止境地追逐下去,我们仍未可知,或许将来我们不再害怕面对现实,害怕的是我们已经失去了现实,却仍无动于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