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3分

some small thoughts about Wrath Of Silence

CY
2018-04-04 21:15:37

这是导演忻钰坤继《心迷宫》后的又一力作,同样是悬疑、剖析人性的片子,这次加入了紧张的动作元素,三人的角力。在我看来,延续了导演之前的风格,又升级了一个层次,即编剧的技巧以及超现实的手法运用。

一开始,一个小男孩垒起了几块石头,后赶着羊群不知所踪,地域交代很清楚;后交代张保民这个主要人物,人狠话没有,暴脾气,挖矿的穷人;又插入了三个商业人物的交易画面。不得不说,前期剪辑给我一种剧情戛然而止的感觉,神秘而又克制。

马上,张保民的儿子失踪了。情节开始集中起来。私以为马上就是《亲爱的》黄渤开始找儿子的感人剧情,但立马想到这是忻钰坤的片子,不是陈可辛的。找儿之路艰辛无比,但张保民还是一直狠着下去了。

全片以开矿时爆裂的轰隆隆的声音为主配乐,沉闷而又直扣人心,有一种魔手暗暗来袭的恐惧感。一是故事发生的地方以开矿为主要劳动,这种声音就像住在溪边的人能听见的水流声,住在有火车经过的铁轨旁边的人能听见的哐叽声,只不过是悦耳或难忍之后的习惯罢了,最终成为生活的背景音;二是这种折磨着张保民的声音,折磨着观众的声音,是找儿子的一种指引,是故事下去的线索,借以这种沉闷的声音,使人产生悲戚、震动

...
显示全文

这是导演忻钰坤继《心迷宫》后的又一力作,同样是悬疑、剖析人性的片子,这次加入了紧张的动作元素,三人的角力。在我看来,延续了导演之前的风格,又升级了一个层次,即编剧的技巧以及超现实的手法运用。

一开始,一个小男孩垒起了几块石头,后赶着羊群不知所踪,地域交代很清楚;后交代张保民这个主要人物,人狠话没有,暴脾气,挖矿的穷人;又插入了三个商业人物的交易画面。不得不说,前期剪辑给我一种剧情戛然而止的感觉,神秘而又克制。

马上,张保民的儿子失踪了。情节开始集中起来。私以为马上就是《亲爱的》黄渤开始找儿子的感人剧情,但立马想到这是忻钰坤的片子,不是陈可辛的。找儿之路艰辛无比,但张保民还是一直狠着下去了。

全片以开矿时爆裂的轰隆隆的声音为主配乐,沉闷而又直扣人心,有一种魔手暗暗来袭的恐惧感。一是故事发生的地方以开矿为主要劳动,这种声音就像住在溪边的人能听见的水流声,住在有火车经过的铁轨旁边的人能听见的哐叽声,只不过是悦耳或难忍之后的习惯罢了,最终成为生活的背景音;二是这种折磨着张保民的声音,折磨着观众的声音,是找儿子的一种指引,是故事下去的线索,借以这种沉闷的声音,使人产生悲戚、震动的情绪。

当张保民将律师的女儿安全地放在一个矿洞里,他满怀欣喜地打开麻袋,却失望地发现这是别人的孩子。他懵了,儿子到底在哪里?背对着黑得像墨水的矿洞,他被迫沉溺了,我的心里也被那种渗人的刺耳的声音侵入了,这里没有了暴矿的轰隆声,却更沉闷了,甚至绝望。有那么一刻我觉得儿子快要从那团黑水里走出来笑着扑入张保民的怀抱里了,我在想,儿子会不会像《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里的儿子那样逃入丛林,成为了一个野人,然后重新在一个月夜或者某一个时间点被父亲召回……这一切只是我的想象而已。此刻儿子确实在张保民背后的黑洞里,但是是以死亡的姿态和律师的女儿躺在同一块地面上,当然,这是后面的剧情了。

张保民一路找儿子,慢慢与律师、昌万年两人发生了联系,三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作为一个“暴”民,张保民一路开挂,被打就狠狠还击,想去一个地方就以一打多,耐打,不讲理,为找儿子不顾一切,这点是父爱的无言无疑了。但这个“暴”民与一个“暴”商、一个“暴”lawyer斗,他只能输了。一是他的社会身份是一个底层人物,是求的一方,而其他两者是给的一方;二是张保民是“无知”的一方,他不知道儿子是被两人所杀,却还相信两人会有儿子的线索,而两人知晓一切,站在“有知”的制高点上,张保民被“知识”(非事实)给愚弄了;三是张保民这个哑巴只懂“暴”,用行动来代替他的说,其余两人却懂“计”、“哑”,更高人一等,不是吗?

水落石出是松鼠把松果藏在泥土里,铺够了一层泥土,最终被其他动物刨出。屠夫的儿子在这里就是那个刨出最大的一颗松果的动物,偶然为之,却糊里糊涂,不知道自己所获是松鼠最想找到的那颗宝贝。被矿污染而致哑的屠夫儿子一开始的出场戴着奥特曼的面具,在那里不知为何嘶叫,后来的几次出场也不离奥特曼面具,古怪无比,我当时还在想,看来奥特曼对那年代的小孩荼毒不浅啊,而回想张保民儿子的水杯上贴着奥特曼贴纸,慢慢地有什么东西被连起来了。导演几次把这个怪异小孩送到我们的眼边,无非是有什么事情想告诉我们。直到最后他在墙上画了那么一幅原始的粉笔画,啊一切已明示,就看屠夫想不想告诉张保民他儿子死于一场临时兴起的射箭事件的残酷事实,或者还是让张保民保持儿子可能还活着的希望里。

再来谈谈那个断掉的箭梢吧,于我而言,这个物件的运用是编剧技巧的最好展现。断箭是杀死张保民儿子的凶器,是张保民反击的武器,是使昌万年倒地的武器,不知所终后又物归原主,物件完成了它的轮回而又未完成它作为杀人证据的任务,被无限期地掩埋。虽然它不是太过起眼,但它从一开始到最终都是伤人的东西,本应该被视作不祥之物,而我却认为它该是不公之物,如果它没被找到,那张保民儿子的死就无法明晰了。这一点的设计实在太妙了,它使最后的结局早已有了显现迹象。

有人认为律师的女儿也应该死去,影片在女儿和儿子并肩现在面对城市的山野上就该结束,但让我觉得女儿不该死,她虽然善,却是恶的利用物,她没死,反而善而无辜的儿子死了,这两者的对比不是来得更强烈、更让人难受吗?儿子带着女儿跑出矿洞,跑出两人不幸遭遇的终结地,站在山野上俯瞰城市,就像在俯瞰大人世界里的善恶利益,一边是原始善良的山野,一边是工业凶恶的城市,两者的对立一直是被电影、书等里面深入探讨的话题,究竟是踏入城市,还是退回山野?两人往下一步就是工业下利益相关善恶的城市,退后又有原始荒芜渺小的山野,何况这山野已被工业侵入,他们被包围,进退维谷,所以放羊的儿子死了,读书的女儿勉强活了,两人在俯瞰的那一刻已经做出选择。导演这种超现实,游离生死的边界的手法极有力地渲染了片中这场让人无力说与的悲剧。

以上文字皆是我看完《爆裂无声》后有感而发。

另外,我当然不相信导演会想加上“警察展开积极的调查……”这句话的。这也是国内较好而又不走商业路线的片子上院线艰难的现状。

片中一个好看的镜头之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