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4 看过

作为一个现代童话,《谁陷害了兔子罗杰》以瑰丽、奇幻的色彩和异想天开的艺术想象力,不仅使孩子们十分着迷,许多成年人也被它吸引而津津乐道。影片编导在艺术的整体把握和造型设计上,有一个颇为聪明并富于创意的构想:它以重新复制20世纪40年代处于黄金时期的迪斯尼卡通王国作为叙事策略,并采用80年代电影科技的最新手段,将真人与卡通动物角色巧妙地纠葛、融汇到一起,从而赋予动画电影以新的风貌、新的魅力。

人们知道,在美国好莱坞电影的历史长河里,三四十年代后期,标志着卡通片发展的一个辉煌时期。著名的卡通艺术大师迪斯尼,以他那充满童话情趣的奇思妙想,在银幕上创造了米老鼠、唐老鸭、白雪公主和七个矮人、小鹿斑比以及木偶匹诺曹等脍炙人口的童话艺术形象。这些童话形象有一个突出的共同特征:滑稽逗乐、让人开心,充满喜剧幽默,并且生动地体现出种种有益的道德寓言或者人生启迪。它们不仅在美国,还在世界许多地方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兔子罗杰》正是以对迪斯尼卡通艺术的重构和复兴,显示了它不同寻常的意义。“兔子罗杰”在1988年夏季成了美国家喻户晓的童话明星,并夺得该年度美国电影市场10部最佳卖座影片的第一名。这部卡通新片,从提出创作设想、进行构思,到具体策划并在英国伦敦和美国洛杉矶同时投入制作,到最后合成,前后用了近三年的时间,制片总成本高达4500万美元。特别在影像的技术制作和合成上,如何控制真人表演和卡通角色在同一画面上的协调一致,影片主创人员做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因而被美国电影评论界誉为“电影技术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这部影片是根据加里·K·沃尔夫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的,就叙事的建构来说,影片着力突出了被拟人化的兔子罗杰无端遭到陷害、追捕的处境;与此同时,平行交织着描述了私人侦探埃迪从为个人复仇到为卡通世界伸张正义的英雄壮举,最后,以兔子罗杰及其卡通族类们的被拯救作为“大团圆”的终场。这一情节/叙事构架,大体上沿袭了黑色侦探片+喜剧片的类型模式,显然并不具有多少深刻的社会涵义。但是,人们不应忽略的是,这个双线并置的情节构思及其艺术体现,却具有亲切的人情味和一定的寓言性,特别是全片以兔子罗杰及其卡通城濒临毁灭的危机作为叙事主干,还有大法官杜姆欲置卡通们于死地的“狄弗”毒液的造型,无不投射着一定的世俗色彩。这里,无端陷于困境的罗杰及其卡通族类的命运,显然是对西方社会种族问题一种含蓄而曲折的隐喻(比如对黑人及一些少数民族的漠视、歧视和人权不平等方面的问题);而罗杰和他那美貌、性感的妻子杰西卡的爱情,竟成为引发诸般矛盾的一个“导火索”。在动画造型上更做了颇有喜剧意味的夸张,例如,使她的红唇可作弹出口外的“飞吻”,使她硕大的乳峰可作向上的耸动,这一切,显然都被提升为西方社会“性”问题的一种符号、一种喻示。尽管故事以1947年的卡通之城为背景,但是,真人和卡通角色之间的纠葛、冲突以及这种冲突的喜剧式化解,又无不带有若干80年代西方社会的特征,并且在影片最后达成一种梦幻式的“大团圆”结局,满足了观众(特别是社会小人物和弱小族类)的社会宣泄欲。

这部影片由两位导演联袂执导,一位是曾经成功地摄制了《宝石传奇》和《回到未来》的罗伯特·泽梅基斯,他的幽默感、独创性和丰富的想象力是深受好评的;另一位是英国的卡通天才理查德·威廉斯,他的卡通片《圣诞颂歌》曾获1972年度奥斯卡金像奖。该片的执行制片人则是著名导演斯蒂文·斯皮尔伯格。他们十分默契的艺术合作,对于卡通(动画)片这一特殊片种艺术表现的可能性作出了新的开掘,形成了颇具艺术创意的若干特色。

艺术创意之一:卡通角色与真人结合,不仅在动画的技术制作上达到浑然一体的境界,而且将二者的关系巧妙地组织于具有审美意义的情节—叙事机制之内。早期迪斯尼影片里,也曾出现过迪斯尼与唐老鸭同台演出、水兵和卡通小狗同跳“双人舞”等场面,但大多局限在展示卡通技巧的新奇性或载歌载舞的趣味性,真人与卡通角色并不发生情节—叙事的关系。在《兔子罗杰》里,卡通族类所栖息的“图恩城”,被赋予某种亦幻亦真的环境氛围,卡通角色都被拟人化,并同人类的现实世界纠葛到一起。兔子罗杰居然同卡通化的美人杰西卡成了生死同心的一对夫妻,罗杰被陷害以及卡通城濒临毁灭的危机,或肇端于卡通电影公司老板马隆追逐利润的贪婪,或导因于掌管图恩城治安的大法官杜姆独霸卡通世界的野心,这显然构成了对资本主义关系以及资本罪恶的一种批判(尽管并不见得如何深刻)。

艺术创意之二:对于兔子罗杰悲喜剧性格的塑造。不妨说,这是继米老鼠、唐老鸭之后,又一个新的卡通明星的诞生。他无辜被陷害的处境,喻示着社会小人物以及处于社会无助地位的弱小族类的悲剧性命运,但处处都以卡通喜剧的独特方式和镜像语言给以呈现。兔子罗杰具有真诚、善良、乐天的性格,十分活泼可爱。这一卡通角色的造型设计,动作性强,妙趣横生。即使处在被追捕的困境中,他还用手铐跟埃迪开玩笑,结果两人“铐”在一起又无钥匙可开,在黄鼠狼小分队来搜捕时,竟演出了一幕在洗衣机内藏身的精彩喜剧;当他在酒吧内避难时,他还为人们作滑稽歌舞表演,用头顶“砸”盘子逗乐,不知忧患为何物;当他和杰西卡一同被“吊”起即将被处决的生死关头,他仍然热情如火地向杰西卡表白爱情,憨态可掬,痴心可鉴。特别是罗杰先后两次酒后发狂的造型段落,一次是借酒疯而哀号失恋的痛切,一次则是借酒兴而挣脱大法官杜姆的魔手,罗杰仿佛被赋予一种“特异功能”,充分发挥了动画造型的特长,极尽喜剧夸张之能事,使罗杰的性格活灵活现,更富于卡通艺术的魅力。

艺术创意之三:私人侦探埃迪·瓦连特,以“反英雄”色彩刻画的英雄形象,被赋予白人拯救者的角色身份。在卡通城这个相对封闭的、虚构的世界里,兔子罗杰一开始便陷于困境,无力自救和抗争,处在被动的局面;这样,起初一副落魄、潦倒相的埃迪,随着情节—叙事的推进,就成为拯救罗杰们于水火的白人英雄。开头,他一心要为死难的兄弟复仇,其后,更决心替罗杰所代表的弱小卡通族类伸张正义。发展到高潮,他同那个戴黑礼帽和墨镜、一副狰狞面孔的大法官杜姆决斗,最终置他于死地,俨然成了美国类型电影神话中最富特征的扶危济困、除暴安良的白人英雄。英国著名演员鲍勃·霍斯金斯以对埃迪形象的成功创造,顿时跃升为人人喜爱的“超级明星”。

值得注意的是,《兔子罗杰》这个现代童话,其情节—叙事的内驱力,大体上仍沿袭着美国类型电影的叙事格局,往往以虚幻的(一般人们所愿望的)化解矛盾的方式,取代了对现实矛盾作出清醒而严峻的剖析。影片中罗杰们被拯救的“大团圆”的结局,倒更像是一个现代天方夜谭,美国类型电影的致命弱点及其反文化性,于此可见一斑。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谁陷害了兔子罗杰的更多影评

推荐谁陷害了兔子罗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