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小零碎

扑棱扑棱
2018-04-04 19:35:06

风格很中国,人物话少,画面一帧一帧精致琐碎,最露骨的也就是一缕头发,不经意间的贴一贴面颊,但是tension都在暗中涌动。

其实这样的故事真的很难把握,重了庸俗色情,轻了又太文艺,竟然被很平衡的表现出来了,了不起。

幸好导演不俗,没有神化维米尔。他爱Griet不假,但心态还是那个年代的男人,对画Griet给她带来的谣言和危机完全想不到,或者想到了也出于私心要继续。Griet和屠夫儿子在一起是对的,当Griet青春不再,或者被现实抹去了那一点艺术天分后,他还会因为她是他的妻子而爱她。而维米尔的爱太轻,他爱的究竟是Griet还是她的青春气息?然后就是感谢上帝导演没有把艺术家和疯子等同起来!比起常人想象中的大画家,维米尔更像一个不得志的小职员,画画时更多是专注而非激情,明明是一家之主却对妻子孩子都无可奈何,更准确说是放任不管,能不解释就不解释,看一眼都嫌烦。

少女的心态把握的太好了,简直不敢相信导演是男的。我印象中男作家笔下的女性不是像珂赛特一样纯洁的要死,就是崔莺莺那样被物化,好像自己在见到张生前就没活过,典型用男权思想附会出来的。少女们其实很混乱,很不安,很自觉却又喜欢装傻。Giret就是这样啊。很多人把维米尔和屠夫男孩对立为灵与肉,没有看到维米尔“肉”的一面。青春期的女孩子,哪怕理智地知道追求自己的同龄男生更适合他,也往往更抵挡不了一个神秘、抑郁的成熟男子的诱惑力。我不知道,可能, 激素的影响吧。所以Griet被他穿过耳洞后要立即去找butcher boy,因为怕把自己牺牲给维米尔了。(我是这样理解的,从他的妻子不停生孩子到对前任模特的暗示,维米尔其实是有可能的。Griet是怕自己一时会抗拒不了吧。)

画家的妻子其实挺可怜的,她一门心思爱着画家,化妆,耍小脾气,却怎么也敌不过Griet的青春美貌安静倾听。要在过去,我顶瞧不起这样的俗人,现在只觉得悲哀,她本该嫁个商人什么的,甚至就那个Griet的屠夫男孩,她要的只是有人宠她。她根本不在乎维米尔的想法,当维米尔回答:“because you don’t understand.”时,她根本就不想understand什么,只是生气她有的凭什么我没有。这也是一种单纯啊。

Griet我最喜欢的是她那种本分自知又不卑不吭。电影一开始就是Griet的母亲对她说当听到天主教祈祷时要关上耳朵,自始至终,她对维米尔也是这样的——不像简爱那样叫嚣平等,也不会算计,只是该躲着躲着,该顺着顺着。喜欢这种有韧性的女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更多影评

推荐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