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奥特曼与羊肉串

小狐狸的慢灵魂
2018-04-04 19:29:0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抽茧剥丝”与“节外生枝”,这两点是处理悬念的根本问题。

首先人物状态一定是流动的,将他们放置在一个线性的序列中,就是构成故事——【构成】,是需要设计的。

简单说,【构成故事】是抽茧剥丝;而观众意识到你【构成】的动作就是节外生枝。

假设,【抽茧剥丝】是一系列推导向答案的步骤,也就是剧作者的trick。又,【干扰项】在解密中是必须的。

创作中很可能遭遇的状况是,完成这个【干扰项】仅需要【抽茧】,而【剥丝】就是多余的。如果剧作者无法分辨,还是完成了【抽茧(与)剥丝】,那么该【干扰项】或许就不再附属于剧作者的trick,而变成了一个独立的流动状态(一个可供观众参与的人物视角),将【构成故事】的线性序列导向Chaos(混乱)。

如果拿AI和人类的思考模式做比较的话——围棋里,局部计算关系到一块棋的死活,这是有【对错】的:活了就是对,死了就是错,只有【唯一解】。

而,在大局观的择取中,只关乎方向性,很难用【对错】去衡量——AI的神经网络可以量化出这一手的胜率,亦既【最优解】。

所以,人类喜欢在局部脱先(类比剧作中的留白)留下味道,毕竟人有情感,会被情绪左右,局部越空,变数越大,犯错的概率是相对的。

而AI在局部计算是不会犯错的,既然不存在变数,那么留白就无意义了。所以AI惯于在局部定型。

棋盘越小,【唯一解】的余地就越小,而【最优解】的领域,已经远不是计算的纬度了。

回到《暴裂无声》,编剧在局部很愿意使用留白,常常在双线叙事中使用平剪,以割裂单场戏的情绪连贯,谋求整体的逻辑画圆。

怎么画这个圆呢?徐律师恰好手机没电,看见寻人启事张保民的手机号,找到他家;射死张磊的那枚剪头恰好卡在后备箱的角落,张保民不仅用它隔断了麻绳,还刺进了昌万年大腿;目睹了整件事的奥特曼小孩可能恰好是个哑巴;张保民恰好在掩藏张磊尸体的洞穴里解救了徐律师的女儿,而他恰好是挖煤工人,进出洞穴是他的日常,独独这个因环保局的督察暂时停工的矿场,埋葬了张保民的骨肉——矿场主昌万年和徐律师恰是杀死他儿子的凶手。

构成这个圆的巧合太多,不干脆,不干净。

如果,在局部定型,以谋求整体逻辑的模糊,会不会更有趣呢?《第三度嫌疑人》就是一种趣向。

死去的张磊拉着徐媛媛跑到矿场顶,俯看这个城市的兴荣,是极致暧昧——恶人做了善举,推动了城市建设与社会繁盛,以牺牲未来为代价:尘肺病,塌方,生态污染,这个巨大的泡沫破碎之时,即是暴裂无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