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里装着什么?

带电的猫
2018-04-04 19:10:13

这些年,也看过不少的电影了,觉得好的电影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可以给人很多的想法,但是却激不起留下什么的欲望,一类让人毫无头绪,却推着人一定要留下点东西,这部《大佛普拉斯》就是第二类,让人毫无头绪,但是却推着人必须得挤出点什么。

这个电影应该说是挺佛系的,首先他的名字就很佛系,不仅仅是因为名字里面有大佛两个字,更是这随心所欲的普拉斯。普拉斯其实就是plus,原因只是导演之前拍过一个《大佛》,这次时间长点,就叫《大佛普拉斯》了……

俗,是这部电影给我的第一感觉,把玩着阿时趋俗的主题,任由落俗于阶级固化,落俗于社会失语,落俗于公平正义,落俗于人生百态,毫无生气的旁白和看似深意的黑白镜头,也显得刻意。但是就是这种矫揉造作,最后却意外的没有给人一种让人坐立不安的尴尬感,反而在陈词滥调中挥洒出了一些脱俗的东西,就连“现在已经是太空时代了,人们可以搭乘太空船到达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人们内心的宇宙”这样俗不可耐的主题和台词,也能让人回味许久。

除了俗气,让人莫名其妙的轻松感也贯穿了整部电影,电影貌似玩弄着沉重的话题,然后抛给观众的却是无可言说的轻松。在这里什么都显得很轻松,就连死亡都很轻松,轻松到让人无所适从,甚至还让人有点害怕。就拿肚财的死来说吧,和着轻松舒适的音乐和导演慵懒的台湾腔旁白,肚财死得悄无声息,只在在一片生机勃勃的稻田旁边的沟里画出了一个人形,在导演的刻画下,这个枯萎的生命和这一片生气盎然的稻田好像本来就是一回事,并没有让人产生生与死的违和感。而作为观众的我只是觉得,这人死了,不意外,不悲伤,也不沉重,只让人感到轻松,或许这是他最好的死法,留下的人形,也算是给他和他的人生,在这世间,留了痕迹。

电影带来的是沉默,它摆布着怯于言语的角色,也将观众至于沉默无语的境地。不论是沉默寡言的菜埔,只在欺负菜埔时才能说上几句话的肚财,还是只有一句台词的释迦,或者是一句话都没有的路人甲,生活断送掉的不仅仅是他们的物质和意志,还有说话的能力。最后我想他们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不能说话,不愿说话,还是舍不得说话,毕竟,对于他们,语言也是奢侈品。

同时,电影也毫不留情地抽干了观众的语言。电影中有一幕,菜埔走投无路,去找小叔帮忙,小叔却用无视与欺骗回应了他,我不敢想象菜埔当时的心境,对比之前一个镜头,菜埔家挂着很多奖状和合影,可以窥见他家以前也是辉煌过的,对于他的无奈,我很难过,但也最多讲一句人情冷暖,毕竟蒋公都已成仙成佛,诺贝尔都有摄影奖了,荒唐,才是他们世界的主色调。

作为观众,我庆幸着自己置身事外,但仔细想才明白,这电影早已在心里打下了楔子。

原本以为,我离肚财,菜埔很远,然而当开始一次又一次地暂停寻找那些香艳的镜头时,才发现,我们都是丑陋可悲的,渺小猥琐的,同样是真实可爱的。

原本以为,肚财,菜埔离我很远,然而当菜谱去到肚财的飞碟中,望着满床的娃娃和剪下来的性感美女的那一刻,才发现,我们的生活都是充满幻想的,充满希望的,同样是虚妄浮泛的。

片子的后段,台湾发生了两件大事,护国法会和肚财出殡,一个大到全省瞩目,一个大到无人问津。最后以护国法会结尾更是体现了导演的巧思。会上,众人潜心颂着经,突然法相庄严,散放金光的大佛发出了咚咚咚地响声,众信徒面面相觑,因为他们看不到正在顶礼膜拜着的大佛里面有着什么。这个咚咚声,也将叩着我们的心,我们虽然知道电影里的大佛里有什么,但是我们也许永远也不知道,我们正意潜心,顶礼膜拜的大佛里,又都有着些什么。

片尾曲里曾经辉煌的葛洛博最终变成了一片废墟,镜头透过玻璃拍到了菜埔和玻璃上菜埔的影子,他捡了一本香艳杂志,坐下来读,伴着歌声,”如梦如幻如泡影”。电影结束,生活继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