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4 14:53:35

通过一个贫困、苦难的茨冈人的命运和家庭史,揭示了拐骗、贩卖茨冈人儿童,唆使他们犯罪的令人触目惊心的事实。本片1989年初在南斯拉夫各大城市同时上映后,几乎场场满座,在观众中受到空前的欢迎。它在1989年戛纳国际电影节上被授予最佳导演奖,并被法国《电影手册》杂志和欧洲第二电台列为80年代十佳影片之一,巴黎《首映》月刊还将其列在1989年30部优秀影片名单的榜首。它在美国各大城市同时上映后,也很受电影界和观众的好评,是继库斯杜里卡若干年前导演的《爸爸出差去了》之后在美国备受青睐的少数几部东欧国家影片之一。

库斯杜里卡在本片的叙事方法方面有若干创新。它与拉美文学中的魔幻现实主义类似,但表现方式又颇不相同。从影片开始到佩尔汉求婚被阿兹拉母亲赶出家门的第一大段,镜头围绕着茨冈人聚居的环境景象、人物关系,节奏舒缓地展示他们生活的各个侧面:那锈迹斑驳的铁皮屋顶,那破烂的汽车,那兀立的电线杆子,到处乱扔的生活用具,蹒跚而行的白鹅,那着意打扮而神情忧郁的少女,那善良的老人和凶狠的无赖等。摄影机镜头轻快地推拉摇移,却给观众带来了一种难以忍受、绝望的直观感受。生活在那里的茨冈人大多懒懒散散,得过且过,没有进取心。他

...
显示全文

通过一个贫困、苦难的茨冈人的命运和家庭史,揭示了拐骗、贩卖茨冈人儿童,唆使他们犯罪的令人触目惊心的事实。本片1989年初在南斯拉夫各大城市同时上映后,几乎场场满座,在观众中受到空前的欢迎。它在1989年戛纳国际电影节上被授予最佳导演奖,并被法国《电影手册》杂志和欧洲第二电台列为80年代十佳影片之一,巴黎《首映》月刊还将其列在1989年30部优秀影片名单的榜首。它在美国各大城市同时上映后,也很受电影界和观众的好评,是继库斯杜里卡若干年前导演的《爸爸出差去了》之后在美国备受青睐的少数几部东欧国家影片之一。

库斯杜里卡在本片的叙事方法方面有若干创新。它与拉美文学中的魔幻现实主义类似,但表现方式又颇不相同。从影片开始到佩尔汉求婚被阿兹拉母亲赶出家门的第一大段,镜头围绕着茨冈人聚居的环境景象、人物关系,节奏舒缓地展示他们生活的各个侧面:那锈迹斑驳的铁皮屋顶,那破烂的汽车,那兀立的电线杆子,到处乱扔的生活用具,蹒跚而行的白鹅,那着意打扮而神情忧郁的少女,那善良的老人和凶狠的无赖等。摄影机镜头轻快地推拉摇移,却给观众带来了一种难以忍受、绝望的直观感受。生活在那里的茨冈人大多懒懒散散,得过且过,没有进取心。他们是非界限模糊不清,他们的行动善恶互相包容,善中有恶,恶中有善。纯真的爱情和本能的性欲的区别,在他们心目中有时明白,有时又被混淆。这里有无休止的挑逗、纠缠和威逼。他们个人和群体的关系看似和谐密切,却又显得麻木冷漠,看待人,也像看待那些到处走动的鹅一样。影片留给观众的最初印象是,这个聚居点的一切简直是上帝安置的一个大畜牧场。观众不禁要皱眉寻思,导演企图向我们说明什么?

从佩尔汉到意大利被迫从事盗窃活动开始,戏剧冲突逐渐展开。他落入拐骗犯的魔掌,被抛入黑暗的深谷,但他天良未泯,虽然已经练成“高手”,仍旧不能忘怀养育他的那个茨冈人的无忧无虑的小天地。他朝夕思念外婆和妹妹,尤其是阿兹拉。无奈接二连三意外的遭遇,使他的希望趋于破灭。此后,他虽然结了婚,找到了妹妹和儿子,但这与其说是他的幸福和快乐,毋宁说是对他更沉重的打击。历经纷繁复杂的世事,他逐渐成熟起来,是非善恶的界线在他心目中也渐趋明确。

从佩尔汉杀死拐骗犯阿赫默德到影片结束,观众被迅速变化的情节发展压得透不过气来。佩尔汉虽报了仇,却也付出了自己生命的代价。他的儿子从他眼上取下两枚金币又向罗马走去。观众不难意识到,他儿子将继续走他先前的道路,重蹈他的覆辙。至于何时方能摆脱那罪恶社会加给他的羁绊,就有待于他的觉醒了。

茨冈人亦即吉卜赛人,浪迹世界各地,世世代代均处于社会最低层,他们保持着古老的生活习尚,与先进民族的社会文明相比,无可讳言地显得落后、愚昧。但他们的这种落后愚昧较之于先进民族文明社会中普遍存在的黑组织的种种罪恶,却显出了一种自然、纯真的美。而那个所谓文明社会中从事诈骗、抢劫、贩毒、卖淫等等活动的黑组织,猖狂地欺诈、迫害、腐蚀着贫苦无告的茨冈人,给他们带来民族灾难。黑社会这个毒瘤是伴随着文明社会的发展而不断恶性膨胀的。这个毒瘤一日不除,不仅茨冈人不得安宁,最终就连同先进民族的文明社会也将被它吞噬。在欧洲不断有人对茨冈人的蒙昧加以责难,却甚少伸出援手,从根本上改善他们的生活状况,提高他们的教育水平。本片呼唤人类的良知,反对以消除愚昧落后为借口把一个民族当做替罪羊而使其消亡。反对牺牲最弱小民族和扼杀不同民族,提倡多民族共存共荣。本片积极的社会意义即在于此。

在世界各国电影中,反映茨冈人(吉卜赛人)的生活状况的影片时有出现。根据雨果小说改编的法国影片《巴黎圣母院》以及墨西哥影片《叶塞尼亚》更是脍炙人口,深受全国观众欢迎。本片与其他影片不同之处,在于它不以渲染茨冈人与异族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为主线,而是表现了茨冈人严酷的生活真实。为此,导演大胆地聘用几名普通茨冈人担任主要角色。扮演主人公的演员达沃尔·杜伊莫维奇,是个快要做爸爸的无业茨冈青年,与奶奶同住在一间5~6平方米的简陋小木屋里。他本人的生活遭遇与影片中佩尔汉的命运几乎一模一样。拍片前他还被关在儿童教养所里,是导演看中了他,设法将他弄出来。由于有生活经验,他把佩尔汉演得惟妙惟肖,因而获最佳欧洲青年演员奖。扮演外婆的演员也是一名普通茨冈劳动妇女,她把一位正直、善良、勤劳、热情而饱经忧患的茨冈老年妇女的心态刻画得细致入微,令人不胜同情和伤怀。

本片摄影堪称无懈可击。它一反通常电影画面的结构准则,倾向于追求一种自然缺陷的美,使其与影片中的主题环环相扣。

导演库斯杜里卡1954年生于萨拉热窝,1977年毕业于布拉格电影学院导演系,先是在萨拉热窝电视台执导了几部电视片,初显才华。1980年开始执导故事片《你可记得漂亮的多莉·贝尔吗?》就一举成名,夺得1981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大奖和国内电影节多项奖。影片以60年代萨拉热窝为背景,以清新流畅的风格揭示了传统信仰和当代西方影响的矛盾。1984年执导的第二部影片《爸爸出差去了》使他进一步享誉世界影坛,此片除获1985年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外,还获得了同年美国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奖,以及1986年美国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提名,在国内电影节也获多项奖。它拍摄于南斯拉夫那个政治风云多变的特定时代,是南斯拉夫人民面对未来而对过去进行严肃的政治反思。在处理这样一个沉重、严肃的主题时,他没有去进行枯燥的说教,而是采用了人们喜闻乐见的幽默表现形式,这从诙谐的片名上即可见一斑:爸爸实际上是到集中营“出差”去了。

库斯杜里卡连续三部影片均受到国际影坛的深切注意和好评,并非出于偶然。他始终关注南斯拉夫国内及国际范围的重大社会课题,并以一位正直艺术家的政治勇气和艺术良心来大声疾呼,力图收到振聋发聩之效。当前南斯拉夫联邦虽已解体,分裂成许多国家,但他作为前南斯拉夫电影“新浪潮”运动的主将,已在世界电影史上有一席之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流浪者之歌的更多影评

推荐流浪者之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