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与雪 尘与雪 8.7分

耗时13年,一部美到令人窒息的纪录片

博格漫电影趴
2018-04-04 14:37:06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博格漫电影趴(ID:bogemandyp)

有人称其为史诗级的摄影巨制,是一部美得令人窒息的纪录片,一部活动的摄影集,每一帧单独抽出来都可以成为一幅震撼心灵的摄影精品。今天,博格漫的口香糖就为大家介绍这部充满魅力的纪录片《尘与雪》

太初有道,是没有破坏的伊甸园。

入画即入境,是纪录片也是意识流

画面一开,观者就被带入到一种极具个人情绪的氛围和情境中来,旁白如呢喃般萦绕耳畔。影像仿佛具有一种魔力,吸引观者一步步进入其中。

“此刻,若你到我面前,分成时,时成日,而你的一日,成一生。”

这是一部由加拿大摄影师格利高里·考伯特(Gregory Colbert)拍摄的关于人与动物与自然之间的神秘关联的短片。一帧帧棕褐色的画面缓缓地讲述着不同物种之间心灵依存的故事,如同一首来自悠远部落的歌谣。

在这个只听得经文低诵的世界里,在光影变幻中,人与动物与自然的微妙关系,和谐一体,浑然天成,人即是兽,兽即是人,万物大同。

“不记得是谁说的,猎豹只有在饥饿的时候捕猎,若是平常,羚羊群在身边也不会去管。不记得是谁说的,野生动物们不会随意伤人,尤其是孩子,他们从不愿意伤害。

不记得是谁说的,人和动物间本就有种天然的默契,不记得是谁说的……我都信了。

你们说,动物是凶猛的,没有人一样的意识思维,可我看到了被狼、熊养育大的人类婴孩儿。

你们说,动物是凶猛的,是低等的,没有人一样的情感,可我看到了它们无条件的爱和包容。”

和大象嬉戏印度少女,雄鹰展翅下的缅甸僧侣,同猎豹深情相拥的祖孙二人……眼前这些影像纯净无暇,已存在于世上数千万年。

空灵纯碎的构图、色调及音乐,让没有旁白的画面也有了一种无声胜有声的绝美。

如诗如梦、如梦如幻的影像一帧帧晕染开来,一首用影像写就的生命赞美诗也借由画面流淌出来。

整部影片感觉像是一场梦境,就如同一个寓言故事,讲述着如同梦境一般的人生。如果说纪录片也有写实和写意,那这部作品更像是创作者对于世界解构后在意识流中的影像呈现。

从静态的永恒,到流动的时间

影片始于1999年,格利高里·考伯特的作品受到许多收藏家的青睐。他的镜头充满诗意和灵气,捕捉到的影像纯净无暇,没有恐惧和危险,有的只是人和野生动物之间的爱和信赖,其意境更达到了精神合一的地步。祥和,宁静,充满着宗教的气氛与色彩,使观者的心灵也获得超度。

在此之后,作者历时13年,经过27次长途旅行,足迹延伸到埃塞俄比亚、纳米比亚、汤加等国家。在那里,人与大象、鲸鱼、花豹、老鹰、山猫等野生动物毫不违和地出现在同一画面中。他们彼此依靠,和谐共存,言语在绝美的画面前失去了用途,每次呼吸都成就了灵魂对生命的膜拜。

在走遍世界后,格利高里·考伯特制作的同名电影《尘与雪》在2005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一举成名,至今仍是一部历久弥新的经典之作。

观者在惊叹这样的影像之余,或许会怀疑影片的真实性,但这样恰好反向证实了常人认识的局限性,我们总以为所有的人类都如同我们自己一样的存在着,但其实,在这个星球上的某个角落,有着这样的人,他们以这种超乎万有的平静安详存在着,呼吸着,感受着。而这部流动的影像,拉近了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

格利高里属于那种现在非常少见的艺术家,没有和任何画廊签约,过去十年里也没有开过一次作品展,不曾接受任何的采访。他就好象处在“地下”状态,不被人们注意,只有那么几个富有的收藏家在支持他,为他提供资助。

作者所关注的是人与动物之间那种神秘的联系,对他来说,这些作品不仅记录了他本人的观察,同时也揭示了一个永恒的王国,人类在其中与各种动物,比如大象、鲸鱼、海牛、猎鹰、朱鹭和仙鹤,共同生活,互相交流。

作者的灵魂会赋予画面独特的灵魂。每当人物或是动物旋转舞动的同时,画面也如同一个“舞者”,随着拍摄者而雀跃,无论是在如同母腹一般的生命之水中,还是在死亡之海的无垠荒漠里。

艺术的真谛是来源于对于生命的热爱,也许正是由于那种爱的存在,美才会永久地被保存下来。不管是装置艺术,玻璃制品,墙上涂鸦还是自然摄影,不同领域的艺术家们用他们独到的眼光和方式,延续着一场人间艺术的盛宴。

在历程中,有让格雷戈里难忘的故事。在太平洋,他和他的“良师益友”——55吨重的抹香鲸结伴遨游,完全脱离氧气瓶的束缚。当鲸无意中要吞没他的时候,格雷戈里并没有恐惧,因为他知道为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丢了性命,其实是一种恩赐。

他说:“你不需要对大自然做任何美化,这世界已存在了几十亿年,而人类只是初来乍到。”

或许这是生物世界的潜规则,抑或许这是原本存在于自然的和谐。在他看来,大自然有一种轮回般的诗意,正如他在远征过程中拍摄的纪录片,由美国著名演员Laurence Fishburne吟诵的诗句一般——羽变火,火变血,血变骨,骨变髓,髓变尘,尘变雪。也如道家的天人合一,道常无为,故无为而无不为。大自然常无为,故无为而无不为。

万物有灵,是尽头也是源头

影像的背景底色,从前半段象征生命之源的恒河水,到后半段的漫天沙漠,贯穿始终的角色,除去人物形象外,“大象”或许才是作者最想突出呈现的“核心意象”。

考伯特曾说:“印度教中大象是神兽,它们能辟邪和带来好运。”

每部纪录片都有自己的气质,这部卓尔不凡的杰作给人一种超乎寻常的境界感,带来一种冥想灵修般的思绪。如果从艺术哲学的角度看它,更像是探讨生命本质那种纯粹美的展示,宁静安详,惊心动魄,又带有一些宗教色彩,关于信仰的神圣与感动。

在大自然中,我们人类只是一个很小的部分。在这个繁杂的世界里,我们缺少的就是安静的聆听。祈祷、聆听、忧伤、安抚,无论是文明世界的人类还是土著,也无论鲸鱼、猩猩、飞鸟、大猫还是猛禽,都闪耀出非凡的特质。目光触及,是早已超越了人兽的温暖。仿佛不在人间,既寥廓,又深情,叫人顿生朝圣和感恩之心。

镜像的水面,生命的洗礼。在片尾赋有时光倒流般意味的镜头运动中,观者仿佛从尽头又回到了源头,万物联结归一,万物又好似重新开始。

“If something ever were to occur and I wasn’t—I were to lose my life, it wouldn"t be a tragedy. Because I am doing what I love to do, what I burn to do. I go to sleep at night knowing that tomorrow I can again be free to do the thing I would love to do.It’s a gift.”——Gregory Colbert

“如果什么意外发生让我丢了性命,那不是个悲剧。因为我在做我热爱的事,睡觉前想到,明天还会做自己爱的事。那是一种恩赐。”——格雷戈里·考伯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尘与雪的更多影评

推荐尘与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