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诱惑 致命诱惑 7.0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4 看过

“婚外情”在追求个性自由的美国乃至西方社会里本不是稀罕事,有婚外情的人也不必被冠以大逆不道。但是,以此为主题的影片《致命的诱惑》不仅在美国引起很大的反响,在法国等欧洲国家乃至日本也引起了一定的震动。

《致命的诱惑》重新提出了伦理道德这个被美国和西方社会久已淡忘了的问题。

艾丽克丝很早就失去了父亲,这在她的内心留下深重的伤痕,她有文化,有一份不错的固定工作。影片没有交待她的过去,我们看到的她是36岁单身女人,家庭和子女是她这种年龄的女人所需要的。她遇见加洛格虽属偶然,但是追求加洛格这样风流潇洒且事业有成的男人并与其共筑一个属于自己的爱巢的渴望却是必然的。她初见加洛格时对他是欣赏的、试探的,当感觉到自己对加洛格的吸引力时,她主动进攻了。从尝到与加洛格做爱时的欢愉起,她开始失去理智,继而变得疯狂而不可理喻。她原想把加洛格拉到她构想中的“家庭”里来,对他动之以情、步步紧逼,当遭到加洛格的一再拒绝后,她把对加洛格的爱和无法发泄的欲火变成怨恨并转嫁给他的家庭。她不仅加害于加洛格无辜的妻子和女儿,也毁了自己。就在她一步步行使报复手段、且愈来愈残忍的时候,影片让观众看到的是一个被欲火和妒火烧得精神错乱的疯子。显然,影片对这个心理扭曲的女人是不予同情的。

加洛格有个让他心满意足的家,他深爱着贤惠的妻子和视如掌上明珠的女儿。他从未想过,也不愿意去破坏他现在的幸福。在平静的生活中他邂逅了艾丽克丝,与温柔的贝思相比,这个野味十足的女人对他似乎更有新鲜感,他抵挡不住这致命的诱惑,乘妻子不在时放纵了自己。他以为这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自然不必认真,甚至以为了结这段艳情如汤沃雪。不料这位陪他快活一夜的女伴竟对他动了真情,不仅怀上了他的孩子,还要跟他共建家庭。加洛格如梦方醒,每日如坐针毡。他费尽心机想摆脱她,结果反而激怒了那个“多情”的女人,她要彻底毁了他那个妨碍她的幸福的家。此时的加洛格无论怎样痛心疾首,也无法挽回由于他的一夜风流给他挚爱亲人带来的痛苦和灾难。影片并未向他施舍仁慈,他是咎由自取。

加洛格和艾丽克丝已届中年,他们的青年时代都经历了六七十年代的社会动荡和风行一时的性解放运动,他们可能代表了一代人。随着当时美国社会的趋向稳定,走向成熟的这一代人,虽然身上还可能留有那个时代的痕迹,但现在比较务实了,他们更多的是需要属于他们自己的安乐窝。而80年代后半期,由于艾滋病的发现以及由此对人类产生的危害和威胁,全社会对过去20年间的经历进行了反思。影片的编导抓住了这种进步的社会倾向,不无夸张地在银幕上表现了这段不一定典型的婚外情以及由此引起的令人震颤的后果,以期引起社会的共鸣,以警世人。

影片在剧作上结构严谨、层次分明、丝丝入扣。首先,编剧不惜花费影片三分之一的篇幅浓墨重彩地描述那受了致命诱惑的一对男女从邂逅到发生恋情的经过,以叙事为主,但煽情的味道很浓。从晚会上初次相遇,周末会议上的意外重逢、互送秋波,到在酒吧避雨时的互相暗示,直至一经接触就疯狂起来。第一次做爱后,加洛格似乎想休息,艾丽克丝问:“还有劲儿吗?”加洛格反问:“你还想干嘛?”接下来的画面是随着爵士乐刺激的节奏,艾丽克丝毫无节制地扭动着身躯,她按捺不住内心的亢奋,从发型、舞姿到每一根神经无不散发着渴望与野性。狂舞之后,在艾丽克丝家门口,加洛格犹豫了,被艾丽克丝一把拉进门去。问他:“在电梯上干过吗?我料定你没干过。”话音刚落又是一阵疯狂。此时,影片作者有意把加洛格放在被动的地位,而突出半疯的艾丽克丝不同寻常的性格和其过人的精力,以引导观众对这个女人另眼相看。星期天早晨,艾丽克丝一觉醒来不见了加洛格,立即电话追踪,她不顾加洛格的申诉,执拗地又让他陪了她大半天。当加洛格执意要回家时,艾丽克丝怒不可遏,用脚踹他并蛮横地嚷着:“你想快活完就一走了之吗?”接着以割腕相威胁。看到此处,观众对艾丽克丝的寡廉鲜耻以及她对加洛格的那份“爱”已经开始不耐烦了。这一部分为加洛格由于受了致命的诱惑而将引来致命的惩罚并株连无辜的妻女惨遭不幸做了充分的铺垫。

影片的中间部分突出了平行和对比的两条线索:一条是女巫般的艾丽克丝使出浑身解数拆散加洛格的家,另一条是加洛格竭尽全力保护他的家,即避风港和安乐窝。离开艾丽克丝的公寓,加洛格如释重负;别后见到贝思时,他动情地吻着妻子真诚地说“我想你”;加洛格兴冲冲地和妻子去看他们的新居后,见到名为道歉、实为让他再去约会的艾丽克丝,由高兴转为败兴;加洛格夫妇和吉米夫妇聚会时,气氛友好、热烈,受到冷落的艾丽克丝独自在冷清的寓所里听着《蝴蝶夫人》里那段悲戚的咏叹调,眼睛里满是哀怨;加洛格饶有兴致地看着贝思卸妆、欣赏妻子的美丽,心里漾满爱意,艾丽克丝找不到加洛格,迁怒于接线员,她摔掉电话筒,满脸煞气;加洛格给海伦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白兔,女儿欢快地叫着、跳着,躲在黑暗中的艾丽克丝看到尽享天伦之乐的加洛格一家,想着肚子里没有着落的胎儿,不由得一阵恶心。作者精心安排这一组组平等对比的镜头,意在突出“家”对于加洛格们的重要,也反衬了单身女人的孤独。

影片的第三部分,作者没有拘泥于影片的类型,把起伏跌宕的情节与惊险恐怖的样式巧妙地混用在一起,取得了强化主题的效果。作者在让故事进展的同时,不失时机地插入一段段出人意料的恐怖情节,随时提醒观者注意拈花惹草的后果。当加洛格和艾丽克丝似乎友善地告别时,他突然看到一双鲜血淋淋的手腕,此一惊吓非同小可;当他气呼呼地质问艾丽克丝为什么不断“打扰”他时,对方平静地回答她怀孕了,惊疑间加洛格有如巨雷轰顶;当他忧心忡忡回到家时,发现他尽力躲避的瘟神正笑容可掬地和他的妻子聊天,他又惊又怕几乎魂飞魄散;加洛格正往新居里搬家具,骤然听到电话铃的尖叫,瞬间,他好像浑身血液凝固,以为那可怕的影子又追到了他的新居;他提着小白兔取车回家,看见他的车子里冒出团团烟雾,刺耳的音响驱散了他心中暂时的平静,顿感灾难临头;惊魂未定的加洛格听着艾丽克丝咬牙切齿的咒骂,不知所措;从外婆家欢度周末回来,海伦去看她的爱物,随着海伦“兔子不见了”的惊呼,是贝思撕心裂肺的惨叫;伤痛和心痛未愈的贝思发现前来行凶的艾丽克丝,柔弱的她哪里抵挡得住疯狂的“她”,刀尖戳在贝思的腿上、身上,一下下地划着,血流如注;加洛格闻声赶上楼来把恶魔般的艾丽克丝按在水里,眼看着她断了气,哪知喘息未定,她又从水里冒出来拿刀刺向加洛格。如此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折腾,不仅加洛格痛苦难耐,就是观众也不堪忍受了。

影片作者很注意对细节的处理,如加洛格雨中撑伞的画面;他从艾丽克丝那儿回到家里给狗吃意大利面条、故意把床铺弄乱的情景;接警方电话时查看抽屉里的手枪的镜头,不仅为影片增加了情趣,而且准确反映了人物当时的心态。

影片的用光也很有特色:昏暗的电梯里一盏微弱的红灯摇曳不定;艾丽克丝房间里黑乎乎的墙壁、暗淡的灯光;她住的那条街上昏暗模糊;舞厅里彩灯闪烁、光怪陆离的氛围。这一切都会使人产生一种肮脏、不祥和躁动不安的感觉。

导演对镜子的运用也很讲究,加洛格从镜子里欣赏妻子的美丽,镜子里映出这对夫妻恩爱的倩影,贝思从擦去水气的镜子里发现了艾丽克丝,这些象征性的镜头语言都起到渲染气氛、烘托主题的效果。

近些年来,好莱坞拍了不少反映家庭题材的影片,而且很多是由大明星主演,如罗伯特·德尼罗和梅丽尔·斯特里普合演的《堕入情网》等。《致命的诱惑》虽然不乏好莱坞电影说教之嫌,但由于影片不仅反映了人们普遍关注的问题,而且制作精细,演技高超,观赏性强,仍不失为同类影片中的上乘之作。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致命诱惑的更多影评

推荐致命诱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