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 华尔街 8.1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4 11:45:00

好莱坞直接以华尔街股票交易为题材、探讨资本主义髓质要义的影片为数不多,其中最有典型意义的当属本片。

编导通过巴德的际遇及盖柯的言行来载道表意。蓝领出身的巴德不愿受穷,为此他借贷上大学,又投身股票业,梦想“30岁前走鸿运、发大财”,步入雅皮行列,再娶位白领丽人长相伴。这本也无可厚非,作这种美国梦的下层青年大有人在。然而巴德起步伊始便磕磕绊绊、运蹇命舛,迭经挫折后,他悟出只有投靠大亨、借船出海,才是发财的终南捷径。反复研究后他瞄准了盖柯,为此他准备了两手。正道的走势分析盖柯根本不稀罕,他只好抖出蓝星复航的内幕,不想盖柯专吃内幕。此属违法行径,双方都心知肚明。盖柯为拉其下水,故意状似无意地当面谈论泰达股票。当他事后验证蓝星复航属实,以为巴德有门路探寻内幕消息,便试探性地委其代理股票交易,并以小恩小惠和女人进一步诱惑他。然而乳臭未干的巴德头笔生意便栽了,同时盖柯也查明巴德预知蓝星的裁决,只因其父是蓝星工会代表,而非有何特殊渠道。他作状分道扬镳,巴德唯恐失掉这费尽心机才拉上的关系,忙表示愿为其卖命,盖柯这才亮出启用巴德真意:收集内幕情报。巴德终于上了盖柯的贼船,为其打击敌手、敛聚不义之财,

...
显示全文

好莱坞直接以华尔街股票交易为题材、探讨资本主义髓质要义的影片为数不多,其中最有典型意义的当属本片。

编导通过巴德的际遇及盖柯的言行来载道表意。蓝领出身的巴德不愿受穷,为此他借贷上大学,又投身股票业,梦想“30岁前走鸿运、发大财”,步入雅皮行列,再娶位白领丽人长相伴。这本也无可厚非,作这种美国梦的下层青年大有人在。然而巴德起步伊始便磕磕绊绊、运蹇命舛,迭经挫折后,他悟出只有投靠大亨、借船出海,才是发财的终南捷径。反复研究后他瞄准了盖柯,为此他准备了两手。正道的走势分析盖柯根本不稀罕,他只好抖出蓝星复航的内幕,不想盖柯专吃内幕。此属违法行径,双方都心知肚明。盖柯为拉其下水,故意状似无意地当面谈论泰达股票。当他事后验证蓝星复航属实,以为巴德有门路探寻内幕消息,便试探性地委其代理股票交易,并以小恩小惠和女人进一步诱惑他。然而乳臭未干的巴德头笔生意便栽了,同时盖柯也查明巴德预知蓝星的裁决,只因其父是蓝星工会代表,而非有何特殊渠道。他作状分道扬镳,巴德唯恐失掉这费尽心机才拉上的关系,忙表示愿为其卖命,盖柯这才亮出启用巴德真意:收集内幕情报。巴德终于上了盖柯的贼船,为其打击敌手、敛聚不义之财,同时自己也分得一羹。盖柯又把昔日情人黛丽安让给他,令其甘之如饴。巴德财色兼备,梦幻成真,好不得意。他在自己的豪华公寓与黛丽安做爱后,步出阳台,望着远控高楼大厦,对眼前的一切似幻似真,连自己都难以置信:“我成了何等人物!”然而与只图赚钱的盖柯不同的是巴德还想成就一番事业:他要令父亲为之勤奋工作一生的蓝星公司起死回生。盖柯假意应允,然而背着巴德这个总经理他却打算卖掉公司资产并克扣养老金。正是透过内幕渠道巴德才如梦方醒:他也被涮了。尽管后来盖柯允诺给他一大笔钱,但其心理天平已倾向伦理亲情一边。编导为对这一抉择进行铺垫,在片中曾多次强调福斯父子情的融洽(巴德决定重振蓝星本身就是为了父亲),而这一抉择也意味着巴德将失去他殚思极虑捞得的一切,意味着他雅皮梦的幻灭。巴德破釜沉舟地行动起来,用盖柯式手段破盖柯阴谋。他虚透“内幕”(如给《华尔街新闻》发假情报)、操纵股价,与工会联手糊弄盖柯并游说其死敌怀德曼低价购并蓝星。养狗反被狗咬,这一精彩的股票游戏收场后,恼羞成怒的盖柯挥拳撒气:“是狗摇尾巴还是尾巴摇狗?学生倒要教训起老师来!你脚下的冰马上就会溶化,我要把你打回原形!”导演斯通对这一幕的设计颇具象征意义:巴德被打倒后从地上爬起来,用盖柯扔过来的白手绢揩净嘴角的血迹,又扔还给盖柯,意味深长地说:“我明白了我只是巴德·福斯,我曾想做戈登·盖柯,但我将永远是巴德·福斯。”白手绢揩血迹,股市貌似绅士游戏,实则如战场般血腥。当代浮士德巴德与当代靡菲斯特盖柯签订契约,出卖灵魂,换取金钱地位。但他天良尚未完全泯灭,面对出卖父亲的抉择,他终于黄粱梦醒,浪子回头,反戈一击,不再想当盖柯,而将永远以磊落的福斯家族成员自豪。出狱后他将步父亲后尘加入本片中象征公平竞争的蓝星公司,做个堂堂正正的美国人。

玩蛇者被蛇咬,巴德用录音机取得盖柯触犯内幕交易法的凭据,逮着了狐狸尾巴,然而盖柯的下场如何,影片却语焉不详。这情节链的腰斩颇值得玩味,编导如此结构影片正是其匠心所在。观众不难想象,凭盖柯的老奸巨滑,他完全可拍出巨款请最高明的律师为其辩护,甚至还可贿赂证人。美国法律矛盾百出,只凭律师的如簧之舌一搅,往往便可收舍本逐末之奇效,杀人犯亦可无罪开释,盖柯要想脱套不过小菜一碟。蓝星的失手若九牛一毛,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甩掉巴德,还可再找一个,反正替补者大有人在。只要规则不变,盖柯的金钱游戏大可继续玩下去……这开放的结尾确实给观众留下了充裕的思索空间。

本片不仅是资本主义的象征——股市运作的形象指南,而且也是资本主义社会伦理道德观的活教材。股票竞技的游戏规则、操作者的战术运用(不少源自《孙子兵法》)和小动作、犯规球,以及由此引致的价值观念的冲突,在此都有生动的体现。影片通过解剖蓝星公司这个麻雀,透析了资本主义社会中经济实体与相关股票各自运作的程式以及相互制约的复杂关系,不过编导的重点还在于以此揭示股市运作的黑幕。首先,编导将股票的长期投资与短期投机行为加以对立。前者以英国绅士、大企业家怀德曼为代表,他收购股票主要是为了企业经营,尽管有其冷酷(如裁员,不过这是经营亏蚀时难免的举措)、打擦边球(如收买盖柯的秘书)的一面,但编导对其基本上是肯定的。后者的典型即盖柯,他直言“只做股票和地产生意”,“我不会创造财富,但我拥有”。他的事业仅止于“玩金钱游戏”,他购置大量艺术品也并非附庸风雅,而完全是为了囤积居奇,与股票投机殊途同归。其次,编导又将股票的公平交易与内幕交易加以对立。前者的代表是巴德的同事、老经纪人曼海姆,编导在其身上着墨不多,但他讲话言简意赅,富有劝善的道德力量。他曾是证券公司的老板,但因“思想守旧、手法过时”,股权旁落,只好代人炒股。他行事绝不越矩,曾多次规劝巴德。当巴德告知蓝星看涨,要他劝客户吸纳时,他反问消息从何而来,并不屑地表示“金钱是万恶之源”。巴德被拘留前别人都不加理睬,唯有他说:“我欣赏你(因巴德反噬盖柯)……当你濒临渊时,如能在刹那间把握住自己,就不会坠入其中了。”曼海姆的原型就是编导奥利弗·斯通的父亲路易斯·斯通(1910~1985),老派的路易斯为人坦荡,在华尔街规规矩矩地从事股票经纪,其思想对奥利弗影响极大。奥利弗摄制本片并塑造曼海姆这一形象,既是对父亲的纪念,又是对其思想的弘扬。曼海姆的对立面自然就是盖柯,盖柯发迹的法宝便是内幕交易,即动用种种非正当手段获取先手情报,靠时间差赚得股市暴利(盖柯美其名曰“稳操胜券的投资”)。他对巴德明言“股市如战场,不搞内幕就会被摒出局外”。探知内幕后,他便凭借其雄厚的财力和密匝的关系网煽风点火、呼风唤雨、上下其手、玩弄股价于股掌之间。巴德对他的双重价值就在于既可充当股市间谍又可充任“调度”股份的操作手,因此他刻意“栽培”。编导在影片中匠心独运地设计两场典型的内幕交易并不惜篇幅地展示全过程。其一是安纳柯股票,编导以此剖析了盖柯发迹的秘密并突出其对巴德的教唆;其二是蓝星股票,巴德通过内线发现了盖柯的诡秘用心,于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狠蜇盖柯一口。内幕交易的歪着正用成了回头浪子的杀手锏,这对盖柯之流无疑是最为辛辣的嘲讽。内幕交易往往意味着暴利,趋之者众。即便盖柯不干也会有其他人填补空档,故杀鸡难以儆猴,以身试法者大有人在。这已成为常规现象并将伴随股市于始终。编导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因此并未让盖柯摔个死跟头,而仅令其打个趔趄、溅身泥而已,至于他如何善后,是否会故伎重演,那显然是不言而喻的。

股票游戏的守违规仅只是表面现象,深一层来说应当是游戏者的伦理价值观使然,是社会氛围的熏陶导向使然,编导构思本片、敷演剧情,目的就在于展示两种价值观的冲突,进而揭示资本主义社会的运转规律。

盖柯无疑是拜金主义者的典型。作为极端的利己主义者,他蔑视一切规则禁忌(无论是法律的还是道德的),他不仅疯狂追逐金钱利润,而且还是一套冠冕堂皇的理论。他私下训导巴德时说:“你要成事就得不择手段,要冷酷无情。如需要朋友就找狗作伴,别忘了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在泰达公司股东大会数百人与会的公开场合,他更是慷慨激昂地阐述自己的人生哲学,博得一片掌声。这段演讲极为精彩,不仅对塑造盖柯形象有画龙点睛之妙,而且表达了编导对资本主义精神意识的深层思考。盖柯的这篇贪婪宣言确实富有蛊惑力,影片公映后它已成为流行于美国社会的“名言”。在盖柯之流看来,贪婪简直成了人类进化、社会发展的原动力。盖柯的似是而非之处就在于他把人类等同于丛林中弱肉强食的动物。他所谓的“贪婪”应理解为“能引发创造力的人性欲望”(与只具破坏力的兽性欲望相对)。这种欲望创造了人类文明,而文明的基本法则之一就是Live andletlive(自己活也让别人活)。即使是视私欲为社会发展动力的资本主义文明也要用种种法律和道德的规诫来设置一个限度,这个度就是不损害他人利益,或曰“尊重他人的基本人权”。而贪婪是极度膨胀、无节制的私欲,是损人利己的,即使在资本主义社会也是众矢之的。盖柯空有文明人的皮相,骨子里只有原始的动物本能。编导为了否定盖柯式的贪婪,除了经纪业的曼海姆还另外树立了一个褒扬面更宽泛的正面形象——卡尔。卡尔作为热心工会工作的蓝领技师嫉恶如仇,从来就不相信盖柯会行善,他经常教诲巴德该如何做人。巴德最后迷途知返,卡尔的教育起了很大作用。值得一提的是两位道义承载者均为老一辈人,这并非偶然,而是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50年代以前,美国一直是个受传统道德制驭的社会;60年代肇始,西方社会大动荡,反体制、反传统风行一时;否定之否定,进入80年代,美国社会新保守主义抬头,重新注重传统道德与家庭价值。本片的道德重整就是这股思潮的一种表现,而以老人载道正好强调了回归传统。青年人的时尚从嬉皮转向雅皮,巴德在向雅皮攀升时受惑犯禁,故需要救赎,需要规范其行为。影片在宣示了邪恶后必须作一道德反拨,然而编导在昭显主流电影的道德动力学法则时并未忘记现实,因此他将盖柯的收场虚化,以表明犯规必须受罚,但残酷的游戏仍会继续进行。编导如此处理,既伸张了正义,又未背离现实。

为突出股市的残酷,斯通调动了诸多创作手段加以表现。如他大量动用手提摄影机进行实景拍摄,很多镜头极富动感和实感,具有一种野兽的活力。又如影片中反复出现交易厅墙上巨型荧光屏的近景镜头,那一排排迅速移动的数字向你冲来,令人目不暇接,转瞬又无情地离你而去。这既像诱人的猎物与你擦肩而过、稍纵即逝,又像张开血盆大口的猛兽扑面而来,欲置你于死地。物竞天择的丛林原则在这里毕现无遗。斯通还多次以阴霾的远景镜头辑入纽约那鳞次栉比的摩天大厦,冷眼望去,俨然一片都市丛林。全片最后一个镜头是巴德走上司法大厦石阶的俯视中景,摄影机旋即采用大变焦的拉镜头将视野扩展成包容整个大厦的大远景,接着镜头缓缓摇向曼哈顿林立的摩天大厦。这镜头内部蒙太奇寓意深远,斯通以此表明即便是都市丛林也不能兽欲横流,人性必将制御兽性,文明必将压倒野蛮。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华尔街的更多影评

推荐华尔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