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拆电影】他可以十年不碰老婆,不可以一刻不想

关灯拆电影
2018-04-04 09:38:41

2007年6月29日,杨德昌导演因癌症在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病逝。 人间从此少了一位离经叛道的华语电影大师。

本文纪念杨德昌逝世10周年,向大师致敬。 关灯特约,请勿转载

文/陈黛曦 讲真,这么带种的男人已绝种

拍电影并非他的梦想。他一直认为做建筑师也是很有趣的事。

这位学计算机出生的理工男,三十岁生日那一天,突然想改变一下自己的人生。陈小姐本科念的是影视导演专业,三十岁那年(注意:当面看起来未成年)休息在家,每天思考在电视台去哪个频道工作更轻松。带种的男人可以三十岁回到

...
显示全文

2007年6月29日,杨德昌导演因癌症在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病逝。 人间从此少了一位离经叛道的华语电影大师。

本文纪念杨德昌逝世10周年,向大师致敬。 关灯特约,请勿转载

文/陈黛曦 讲真,这么带种的男人已绝种

拍电影并非他的梦想。他一直认为做建筑师也是很有趣的事。

这位学计算机出生的理工男,三十岁生日那一天,突然想改变一下自己的人生。陈小姐本科念的是影视导演专业,三十岁那年(注意:当面看起来未成年)休息在家,每天思考在电视台去哪个频道工作更轻松。带种的男人可以三十岁回到职业原点,一切从零开始。男人三十而立,女人三十而丽。

工作时的杨德昌他在USC(南加大)接受过正统的电影教育,几个月后,他的电影老师建议说: 「这位同学你还是回去吧,你这辈子不适合搞电影。」结果,他成了对台湾电影影响最大的一个导演。也创作了华语电影的巅峰之作。

杨德昌凭作品《一一》,获第53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陈小姐觉得,这个世界说话常常不那么动听,其实有时你也可以不听。他是高能低产的导演。一生只拍了八部剧情片,其中至少有三部被认为是台湾电影史上最重要的影片:《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独立时代》、《一一》。

杨德昌作品《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张震在回忆自己12岁那年被杨德昌选中入行时依然觉得十分可怕:「他的剧本里的逗号、句号、惊叹号、问号都是不可以改变的。」告诉你们,出演杨德昌的电影,绝对不可以乱来。他是要每个字都按照剧本来念。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错。更不要说做错动作。你会死得很难看。

少年杀人事件原型新闻事件《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讲述一个正在念中学的好学生是怎样一步步堕落成杀人犯?12岁的张震当时根本不会演戏。于是有的戏杨德昌找了表演老师指导,有的比较考验演技的戏,杨德昌就使阴招。

电影中,有一场戏是张震目睹青少年黑帮火拼,一个雨夜,万华帮剿灭217。杨德昌需要一个张震震惊到呆滞的表情。那天一到片场,他就借故把张震臭骂一顿,扔进一个小黑屋关了半小时。 等到张震被放出来,摄影机灯光全部到位,开机就拍。

张震在片中饰演男主、杀人犯小四 看,就是上面这个表情。V脸的小张震。陈小姐掩面对杨导在天之灵抱拳说一句,叔叔,姜还是你辣。

严谨到极致的剧本多年后,张震讲起杨德昌依然颤抖。「演他的戏好可怕,他在片场有杀气。」

这一场张震被同学推倒撞柱子的戏,杨德昌始终不满意,NG40条。心疼柱子一秒。

25年后张震与小明的重逢杨德昌的可怕远不止如此。由于他的观念太新,脚步太超前,当时台湾的电影工作人员根本不适应与他共同工作。导演和各工种之间免不了产生矛盾,据说杨导常常在片场发火。 杨德昌一发火就砸对讲机。

杨德昌自画像最后制片人忍无可忍上前,大着胆子上前说:「杨导!对讲机很贵的,你可以扔别的……」太特么怂了!!!陈小姐做电视时也是制片人,遇到脾气暴躁的导演。陈小姐就,买 很 多 对 讲 机。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长达4小时,是一部反映台湾戒严时代的史诗级巨作。然鹅,杨德昌的创作习惯比他在片场发飙更可怕。曾有人在他的家中看到整整一面墙壁,画满了牯岭街中所有的人物关系。

他是以计算机式的编程思维写本子。别人拍电影塑造人物,他拍电影造出一个社会。有的导演的戏中如要塑造一个妓女,只要在这个人物出场时安排一个男人摸她一脸,或者让她对着摄影机飞一眼,她就是妓女了。

杨德昌的电影中如果设置一个人物是妓女,摸多少下他都过不去的。 他必须想清楚这个妓女的前世今生,为何当了妓女,爹妈在哪儿?邻居为什么不管……这就是大师对于创作的态度。啥也别说了。

所谓的台湾新电影,“新”就是往前踏了一步,跟过去不一样。被美国电影老师一棒打死的杨德昌就有这样的志气。

举个例子。《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第一个镜头就离经叛道。当年的台湾,没有一个导演会用这样的构图来拍摄对话场面。对话人物的一方被门框遮挡,只出现声音,不出现面貌。构图卡到她的一条腿。这个构图在下一个镜头被确认是主人公张震的视角。

台湾导演柯一正陪同杨德昌共同出席意大利贝沙洛影展。《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3小时版本公映,柯一正担心老外不能理解台湾戒严时期的时代背景也看不懂故事。没想到,3小时放映,全场鸦雀无声。结束后掌声雷鸣。艺术无国界。

柯一正说杨德昌在拍《光阴的故事的时候,想要拍一个女生初潮。他就做田野调查,每天约不同的女生在咖啡馆里认真地问:「你第一次来什么感觉啊?」柯一正崩溃。

他所有的故事,所有的人物都有依据。他要先过自己这一关。这就是一代大师,下的是笨功夫。

柯一正:「杨德昌是影响台湾电影最大的一个导演」杨德昌的电影一出来之后,让很多人省思。为什么我不找出想拍的东西,用自己的方式拍。

「我住在他家三个月,他把一个白板画成两半,两边贴了一个对子。」英雄创业小成本,电影革命大本营 我们一直聊故事,想到什么就写在白板上。三个月之内,我写了3个,杨德昌写了18个。

柯一正问他,你《青梅竹马》要拍什么?他说侯孝贤在路上走,然后他进电梯,电梯到了门打开,他在里面门关上,门又打开。他到里面,开了灯,又把灯关掉。他到底要拍什么?

大师已逝。这张面孔的背后不知道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他用编程式思维方式构筑起来的电影世界,留给后人破译。 他可以十年不碰老婆,不可以一刻不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再见,杨德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