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之王者 冰之王者 暂无评分

梦幻精致的冰上舞姿

stardust
2018-04-04 06:02:5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对John Curry本来并不了解,只知道是奥运会花滑冠军。所以刷片的时候完全没有准备,甚至觉得英国人用一部纪录片书写一个冠军简直就是小题大做,难道没有更好的素材了吗。但随着看到john职业生涯的推进,这部纪录片竟然像惊悚片一样抓住了我的神经。

这是一个幼年渴望学芭蕾的男孩子,但是出身经营着工程公司的父权家庭,学芭蕾的欲望完全被父亲遏制了,只能因为滑冰在体育的名义下选择了学滑冰。这个设定似乎和《跳出我天地》的Billy Eliot太相似了,曼彻斯特和伯明翰,都是充斥着男性阳刚的老工业城市。然而,John的父亲却不是那个贫穷普通的工人,而是可以供John上私校,学滑冰,给John一笔圣诞压岁钱,哪怕被买了一堆芭蕾光碟也只能调侃一句,却还算尊重儿子的中产父亲。那种反抗和奋斗的矛盾并不强烈。John更多的是一个自由的灵魂。然而,父亲却离世了。没有经济来源,却也没了约束,无限的自由却无比失落。

他在伦敦大郊区那片Richmond的地区居住,在公共滑冰场抓紧时间自由的翱翔,开创了一种抛弃全部靠力量,结合芭蕾的优美,优雅的革命花滑方式。我也开始被他的身姿吸引。然而,他只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有一搭没一搭的参加着比赛。他爱美貌的男子,他会在gay bar纵情狂欢,他纵容那个和他在赛场上相逢的那个叫Heinz的瑞士男孩来伦敦和他一同训练,生活,亲吻,相爱。他和你身边那些小混混没什么两样,甚至更糟糕。他显然也明白,如果没有奥运会冠军的头衔加身,他最终一定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啃老族。

好在生命的贵人降临,远在美国的资助人欣赏他的天分,为他请了世界上最好的教练,提供了最好的冰场。他开始全力冲击专业赛事和奥运会。但他面对的是巨大的国家机器下训练的钢铁战士一般的对手。过去的欧洲杯或者世锦赛奖牌被苏联的各种“斯基”和各种“科夫”们垄断着,或者,东德的选手也把社会主义阵营对这个项目的控制牢牢的攒着。何况,这是个腐败的项目。和所有腐朽资本主义的选手一样,John是个没有社会主义的坚定信仰、没有强大精神意志的、懦弱的家伙,他每次都怯场,经常会发挥时常,还会因为失误在赛场哭的像个孩子。John不得不参加心理强化班。

在这样的训练下,John一路冲刺,欧洲杯银牌,世锦赛冠军,John成了英国的奇迹,在他扛旗的那次奥运会中,John拿到了金牌。获得冠军的他却被同性恋的丑闻折磨。庆幸的是,回到英国的他依旧被大家欢迎,各种荣誉拿到手软,似乎所有人都只讨论他的事业,而不在乎他的同性恋身份;不仅如此,还有一些知名同性恋寄来了支持的信件,比如Elton John。喜欢跳舞的John也终于如愿以偿,开始组建了自己的冰舞剧团。这个目标明确的孩子从来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奥运冠军只是他事业直上云霄的起点。在这个平台上,John用了最好的资源和号召力,和世界上最顶级的编舞人交流,从eastend黄金坐标的常驻剧院Cambridge theatre到世界巡演,到Royal Albert hall,到大都会,John一步步进击全球艺术家翘首的顶级殿堂。

每次看着他的新演出新挑战,听他的同僚吐槽那次演出的艰辛和危险,我都悬着一颗心,天哪,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背景音乐超越了剧情片,完全是惊悚片的紧锣密鼓。我一边看着精彩绝伦的演出录像,一般担心下一秒会不会戛然而止。因为我并不了解John的职业生涯,这种无知造成了非常大的矛盾与反讽。而且这是纪录片,如果John在某一刻倒下,他没有主角光环护体,他必须倒下。更关键的是,在那时,我已经看见了令人目怔口呆的几段表演。尤其是那段burnt的高潮,John在几对旋转的舞者间穿梭,任何一点点速度的不协调都会导致失败,好在他成功了。但那一段绝唱般的表演一出,我也知道John在任何一个时间倒下,他都对得起这一部纪录片了,所以他任何时间离去,都似乎是可能的。好在John并没有让我觉得扼腕。他遂我愿的在大都会的演出后激流勇退,我悬着的心松了下来。虽然有公司的巨大债务,但是John的腿伤,团员们的各种伤痛,真的是耗费了生命的太多精力。我一点都不觉得惋惜。

和芭蕾,歌剧,音乐这些传统的艺术相比,这些冰上的舞者把最优雅的肢体,最灵动的生命,这些美好都萃练成了舞台上短短的光阴,像最绚丽的花朵,或者人心炼造的贤者之石,难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些凝练出的冰上芭蕾的绝响,只能说有幸亲眼看到的观众们都太幸运了,能欣赏录像的我们也是幸运的。

John的幸运在于他归于平淡的生活可以归隐在母亲田园的家中,做做园艺,享受最后的生命。当然,他已经知道自己身患艾滋,时日不多。所以他在凝视生命的凋亡,好友的离世中显得意外平静。虽然,他是不幸的,因为同性恋并没有被真正的接受,而艾滋这个陌生的病症在他的时代突然气势汹汹的横杀出来,在社会上酿成的轩然大波让本来对同性恋已经稍有缓和的社会又一时间如临大敌。他的生命伴随着对同性恋最不友好的时代,也在对艾滋最束手无策的年代。说“最不友好”是因为缓和的情绪让同性恋群体不再隐瞒,开始逐渐曝光,在半推半就,一半丑闻一半新奇中的觉醒和惊愕中成为社会的一部分,却造成了艾滋的流行和困惑。而艾滋从最开始的恐慌到今天的相对平静过程,正是John那一代人无助的死去的过程。

我好像写了太多剧情介绍。这部片子做为记录片确实是不错的,首先他的情节紧凑的推进了John的一生,配乐和原始录像,画外音的使用都恰到好处,很好的通过情节张力处理了观众的情绪。我相信没有观众对John的细节是了如指掌的,所以如我一般,那种观影激动情绪应该并不罕见。

影片中穿插的John与友人的来信,如诗歌般的古典气质,时而悲愤,时而激昂,又时而平静。John思想家一般的几段访谈和演讲如神来之笔。记得的不多了,有一段是“...世人都认为同性恋是小丑,所以你必须站出来为同性恋正名,不然你可能会成为一个小丑”(大意)这种素材选用不多,但都恰到好处。包括赞助人说“我告诉John,我的钱是超过我这辈子正常生活需要的,如果不给有天分又需要钱的人的话,那太失败了”。

当然,每段表演美轮美奂。你也完全看得到John演出的进化。

人物上,印象深刻的是Heinz一出场的时候,伴随着他说“我在赛场上看到John的表演”,屏幕上出现的介绍是“Heinz,Fellow competitor”。随着Heinz说,“我就被他吸引了,然后就给他写信,问可不可以去英国和他一起训练”。Heinz接着讲他们的生活,我完全被他抓住了,我会满脑子yy,这个Heinz,是不是被John霸王硬上然后厌恶的跑开了,还是一起训练和Heinz上演了宫斗,还是出卖John爆料了他的隐私?因为知道John是同性恋,我会很纠结这个“同台竞争者”到底是何许神仙,在John的生命里是什么角色。直到后来知道Heinz是John一度的恋人,一生的好友,我在庆幸John并不孤独的同时,随着他们的每封书信欣赏着他们生命的演化和升华。后来Heinz出场的介绍也变成了"Heinz,lover",看来编剧诚心让你吃惊,随着John走完情感历程吧。

John像孩子一样对Heinz说,“我看到那些漂亮的男孩子”,“那个令人着迷的少年一定可以得到他想占有的任何男孩儿”,“亲爱的,我知道我这么描述对他的迷恋一定会让你生气,如果你生气的话,我是不会责备你的”...那种简奥斯丁或者勃朗特姐妹笔下,少女恋爱一般的词句伴随着温柔的英伦男孩子口音读出,浪漫精致的如John的舞姿。

对比《I, Tonya》,或者对比二人的人生,John面对的显然是更大的挑战。白炽的冷战,妖魔化同性恋的社会背景,以及并不足以支撑训练的家庭经济背景,John没有更幸运。但他挺过来了,他是个冷静,有计划有目标却不偏执的少年。他人生中也有无数次的抑郁,甚至本身就是极度忧郁的性格,而且人生在卑尔根最后的演出就是在情绪逐渐沉淀和流淌的泪水中那段用生命诠释的舞蹈中落幕的,但他终究在益友的支持下让每一段忧郁都讲成了传奇的演出。他进了多少次心理中心,从需要克服上台的怯懦,到抑郁的病情,他还是把这些凝结成最美的身影里那束内心的光芒。

真的,能看到John表演的人们都太幸运了。不然,去看这部纪录片吧,主创应该把最大的爱和构思都放在片子里了。这里是有最美的少年了。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冰之王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