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一号 空军一号 7.5分

美国英雄总统与中式明君的本质类同 造神是平民大众给自己的毒性麻醉剂

铁笛
2018-04-04 01:00:23

由于出色的剧作效果,我无法给出一星,所以打了两星。

1.美式英雄的悖论

总统的美好品德,出了那一篇义正辞严的演讲,一点点也没体现在行动上,相反,全片一直是赤裸裸的全民自发的“总统first”、“第一家庭first”,美式个人英雄主义就是一个无耻的谎言悖论,总统把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永远放在守护的第一位,永远不用在编剧巧构的大圆满的虚美情节里做选择,就不可能作出真正意义上的奉献和牺牲,这样的英雄观本身是一个悖论。

2.身居高位者(掌权者)被大众赋予的奉献英雄(救世主)身份=富豪被大众赋予的物质施舍者身份

因为总统是总统,所以所有人众星捧月地保护他、拯救他、赞美他,眼中只有他,而其他配角的生命似乎都是不值一钱的陪衬,不管其人是否具有更高尚的品质和牺牲奉献的行为,都可以被编剧随意写得死来死去,仅仅是用来渲染残酷的氛围(或者甚至更无耻地直接用来逃避总统的道德困境),却一点也得不到应有的真诚重视、怜悯和悼怀。

某种意义上,编剧此举,即将主角之外的所有配角视为命如纸薄、予取予求、不需要任何电影外观众和片内美国大众施予同理心关注和重视的蝼蚁,以方便地调用所有戏剧资源,来努力营造总统不但在道德层面和现实事况层面都丰裕到拥有可作出不伤自身和family一点筋骨的奉献性选择的巨大余地、还能游刃有余地摆出施舍姿态来站在道德高地作出一点点象征性的奉献行为(比如片尾主动要求在飞机上留下来)的状况,毫无疑问地证明了他所塑造的英雄总统也就是个美国版的青天大老爷、美国版的于成龙、美国版的戏说XX明君。

我做这个类比,并不是说他们是完全相同的人物类型,在某一项上,他们有完全相同的本质,也就是身居高位者在对现有社会形态适应认同并将之内化为自主精神需求的无自觉大众的簇拥之下、幻想之中被塑造成的一种完美道德救世主形象。由于编剧和观众们认为高位者(主角)的光芒闪耀的高高在上的特权地位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才会打心眼里认为龙套们蝼蚁一般的境遇并无不妥、理所应当(比如总统为了不暴露,不肯出面来救被枪杀的米歇尔小姐,却动用权力放出恐怖主义将军来拯救自己的妻儿;比如片尾飞机上总统的妻女先走,然后才是总统家庭之外的重伤员;比如片尾的大兵只选择救总统一人而放弃其他人的生命,被抛弃者竟然也甘心情愿地顺从这个逻辑,甚至“为总统的德行所折服感动”而恳切地求着总统先走),可以说,这种令人恶心的剧情表现也是高位者英雄幻想价值观所必然带来的副产品。就好像万民磕头显清官、乞丐受粥显善商一样,平民被“理所应当”地当作渺小无意义的草根,平民的苦难不再是主角,平民大众的困境的存在本身不但不成为一个苦苦寻找答案的愤怒热火的问号,反而成为这个天经地义的世界背景板,成为一个无意义的环境符号设置,明明赤裸裸展现在所有人眼前,却引不起人们的丝毫关注、同情和怜悯,他们的无意义的存在及境况展示只是被工具性地地运用于烘托高位者的特权光辉,而且使这种特权光辉的存在显得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然而,我始终认为,造神是平民大众给自己的毒性麻醉剂,毕竟,这个操蛋的世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此片创作者在电影这样的传播梦的公共艺术里造神,等同于将一直以来麻醉自己的罂粟加以提纯精制变成鸦片再传播给更多的人,是傻到坏掉,继续加速这个世界的腐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空军一号的更多影评

推荐空军一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