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药丸 红色药丸 8.2分

始終都是話語權問題

空心二胡🌵
2018-04-03 23:48:2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真的不想給這部電影評分,因為這個導演連女權是什麼都不知道,被MRA忽悠一下就支持MRA了,這也難怪為什麼導演只能演金髮尖叫常死掉的角色,因為從這部片就知道導演有沒有腦。

但是在本片中我們則是看到另一個問題,就是評論一件事情究竟是要依據客觀數據還是應該從自身經驗出發去談這件事情?像本片中有些MRA提到的一些問題被女權觀眾認為是個案,但是很多女權論述難道不也是從自身經驗出發的?你說樣本比例可以證實一件事情客觀與否,那如果MRA說的現象有一定程度比例,那他們從自身經驗出發的論述到底是不是論述?

其實我也好幾次被否認我是女權,我的論述也常常被女權圈嘲笑是胡說八道,說真的我被女權圈這樣評價蠻難過的,原因是因為我跟他們一樣也是從自身經驗出發去倡議身體意識和女權,我也一直相信有胖女會有跟我類似的經驗,就是在日常經驗一直被身體審查以及被無關大眾惡意騷擾,甚至霸凌。但是我的情況只因為「沒有人」有類似經歷,「沒有人」有共鳴,所以我就被認為是「胡說八道」。

反而那些在行文中一直強調自己很性感很有性魅力的「女權」,她們一直拿自己的個體經驗倡議反性騷擾,還說這是「全體」女性都經歷過的事情。但是我從來沒有

...
显示全文

我真的不想給這部電影評分,因為這個導演連女權是什麼都不知道,被MRA忽悠一下就支持MRA了,這也難怪為什麼導演只能演金髮尖叫常死掉的角色,因為從這部片就知道導演有沒有腦。

但是在本片中我們則是看到另一個問題,就是評論一件事情究竟是要依據客觀數據還是應該從自身經驗出發去談這件事情?像本片中有些MRA提到的一些問題被女權觀眾認為是個案,但是很多女權論述難道不也是從自身經驗出發的?你說樣本比例可以證實一件事情客觀與否,那如果MRA說的現象有一定程度比例,那他們從自身經驗出發的論述到底是不是論述?

其實我也好幾次被否認我是女權,我的論述也常常被女權圈嘲笑是胡說八道,說真的我被女權圈這樣評價蠻難過的,原因是因為我跟他們一樣也是從自身經驗出發去倡議身體意識和女權,我也一直相信有胖女會有跟我類似的經驗,就是在日常經驗一直被身體審查以及被無關大眾惡意騷擾,甚至霸凌。但是我的情況只因為「沒有人」有類似經歷,「沒有人」有共鳴,所以我就被認為是「胡說八道」。

反而那些在行文中一直強調自己很性感很有性魅力的「女權」,她們一直拿自己的個體經驗倡議反性騷擾,還說這是「全體」女性都經歷過的事情。但是我從來沒有被性騷擾過,我就這樣被她們代表「全體女性」,而且我還不能反駁,不然就要被嘲笑。

這讓我不禁想問女權倡議的東西有道理嗎?如果從自身經驗出發的論述算論述,為什麼我的論述不算數?如果要一定數量的人有相同經驗才叫客觀,那最為女權厭惡的MRA的論述難道不客觀嗎?

因此我認為一個道理到底有沒有道理可能關鍵不是邏輯和樣本數,而是在於整個社會輿論是往哪裡倒。當然這不是說女權強勢,而是在於相較於你的內容,可能人們更傾向支持哪種類型的人;第一次了解的東西;以及讓自己看起來更好的東西。這讓我不禁想問女權算是社會科學嗎?還是誰比較譁眾取寵誰就贏了?

0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色药丸的更多影评

推荐红色药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