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井 老井 7.9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3 23:28:37

如果说,以《黄土地》为先河的第五代作品是以其电影语言独特的震撼效果来承载其深厚的哲学文化内涵的话,那么,以《老井》为代表的直面人生的现实主义影片则是以其高度真实的现实生活来呈现中国农民深厚而顽强的生命力和凝聚力。在这些描写中国农民悲苦的人生,歌颂他们勤劳奋进的精神的影片中,《老井》无疑是杰出的代表作。

《老井》超越了严格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将直面人生的纪实性与中国文化象征的哲理性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影片中的老井村和孙旺泉、喜凤、万水爷、赵巧英等人物,既是现实的,又是历史的;既被一定的历史文化所塑造,又在创造着新的历史文化。那扑面而来的太行山的泥土气息,那细腻、真实的生活环境和生活细节,那普通动人的故事,让观众形成一种与老井村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幻觉”。同时,观众又从他们身上窥见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的闪光和历史重负压抑的双重含义。在这里,人与自然的关系被赋予一种高于社会、政治的容量,具有更深沉的历史内涵和更鲜明的民族性。特别是影片对“土地”的把握比《人生》更具有历史文化的高度,从而削弱了《人生》中的纯粹意义上的伦理道德因素。《老井》中的自然意象仍是那块千年不变的土地。无论是山、石、井,

...
显示全文

如果说,以《黄土地》为先河的第五代作品是以其电影语言独特的震撼效果来承载其深厚的哲学文化内涵的话,那么,以《老井》为代表的直面人生的现实主义影片则是以其高度真实的现实生活来呈现中国农民深厚而顽强的生命力和凝聚力。在这些描写中国农民悲苦的人生,歌颂他们勤劳奋进的精神的影片中,《老井》无疑是杰出的代表作。

《老井》超越了严格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将直面人生的纪实性与中国文化象征的哲理性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影片中的老井村和孙旺泉、喜凤、万水爷、赵巧英等人物,既是现实的,又是历史的;既被一定的历史文化所塑造,又在创造着新的历史文化。那扑面而来的太行山的泥土气息,那细腻、真实的生活环境和生活细节,那普通动人的故事,让观众形成一种与老井村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幻觉”。同时,观众又从他们身上窥见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的闪光和历史重负压抑的双重含义。在这里,人与自然的关系被赋予一种高于社会、政治的容量,具有更深沉的历史内涵和更鲜明的民族性。特别是影片对“土地”的把握比《人生》更具有历史文化的高度,从而削弱了《人生》中的纯粹意义上的伦理道德因素。《老井》中的自然意象仍是那块千年不变的土地。无论是山、石、井,甚至于水,都与“土地”紧密相关。颇为引人注目的是,那口亮晃晃扎眼的“井”带着其隐含与丰收相结合的“水”的意象,被静静地框在银幕正中。人们透过那既像“皓月”又似“磨盘”的井口,似乎更能感受到远古的历史,感受到它所象征着的社会意蕴,而不是像《人生》中的那样,“土地”仅仅是戏剧性地起着叙事的作用。

这种纪实性与哲理性的融合,还体现在对孙旺泉、赵巧英、喜凤三者关系的处理上。在这动人的爱情纠葛中,孙旺泉的婚姻选择实际上是社会性而非情感化的选择。他被迫割断了与赵巧英的恋爱关系,除了他爷爷的阻止之外,还有与孙旺泉内心那同整个民族世代相传的悲剧性的忧患意识和使命感联系在一起的更复杂的因素。因而,他的这种献身有了深一层的文化内涵,而不仅仅是情感上的纠缠。这种文化的重负在旺泉从山里背石板出来的长焦处理的镜头中,被表现得淋漓尽致。旺泉和背后那层峦叠嶂的太行山,被导演处理在一个二度平面上。看上去,旺泉就像被嵌在山上一样,旺泉背的似乎不是那块石板,而是整座太行山。

正因为《老井》是一部哲理内涵丰富的影片,因而《老井》无论是在主要情节的设置,还是一些似乎与主要情节线无关的生活细节的展现,以及画面构图、造型、色彩的安排上,都具有很强的象征意味。

打井是影片的主要情节线,同时也构成了影片的整体象征。影片开头的那几个光着脊梁打井的小伙子的镜头,就象征着人类与自然的永恒的斗争,象征着民族的不可征服的精神。这个寓意在影片结尾“千古流芳”的石碑上得到了升华。

如前所述,《老井》是一部高度写实的影片,因而象征的运用不是直白、浅露、单层次的,而是含蕴深沉的。它不用一些生硬的电影手法来直露地揭示导演的意念,而是将这种象征合理合情地蕴藏在故事的叙述中,在自然平实中寓深意。观众可以直接接受叙事的表层,也可以从叙事下的象征寓意中得到心灵的震撼与哲理的感悟。这种手法的运用,还体现在影片对许多生活细节的浓墨重彩、不惜篇幅的渲染上。如旺泉三次倒尿盆,孙旺才偷乳罩,旺泉用菜刀为孙总开罐头等等,增加了影片的生活气息,渲染了气氛和情绪,起到了使生活立体化又使主题深化的重要作用。

具体在电影表现手法上,导演在不脱离生活的本身与真实感人的故事的同时,又把富有象征性的电影语言的使用较为完美地糅合在一起。如:为了更好地表现那白晃晃的井口,吴天明选用了窄银幕的形式,窄银幕那近乎正方形的构图,与太行山区老井村那种封闭、不变的特征达到了某种契合。正方形象征着物体的重力和严明的限度,象征着静止和封闭,就其形式而言,更适合表现影片中作为主题象征的那口“老井”。

《老井》的色彩一反以往反映贫瘠、落后农村风貌的冷灰调,用了近乎农民画风格的对比色,特别是对红色、黑色的强调,给观众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旺泉爹被炸死后横放在家中的那口占了画面一半多的漆得血红的棺材,使人联想到老井村世世代代为打井所付出的血的代价。而老井村女人们穿着的那些原色般的色彩,更衬出了“灿烂”的色调与悲剧内容的反差对比,既符合生活的真实,又富有哲理意味。又如,巧英出院后,来看旺泉。旺泉蹲在井边木木地吸着烟,巧英默默地注视着他。在那茫茫的雪野上,巧英穿着一件鲜红的羽绒服,而旺泉则着一身黑衣,像一块沉重的石头,牢牢地矗立在白雪覆盖的井场。

同样,在音乐使用上,《老井》用了质朴、苍凉的山西民歌为主旋律。影片开头,当镜头从井底一点点向遥远的、似乎永无尽头的井口上升的时候,随着一声声铁钻敲打声,一声悲凉而高昂的管乐倏然而起,一下子就把影片那苍凉的基调表现了出来。影片还采用了同期录音,虽然在许多地方由于技术上的原因使得对话还有些含糊不清,但环境和气氛的声音的真实还原,使得观众更能产生对生活原态的感受。而张艺谋、吕丽萍等的杰出表演,也为影片增色不少。

确实,《老井》以它的凝重、古朴的调子,唱了一曲中国农民生生不息、顽强进取的生命赞歌。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老井的更多影评

推荐老井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