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困境 我们的困境 暂无评分

作为一种奢侈的言说

Eavan.
2018-04-03 22:52:36

记得上次和朋友讲起精神分析,他表示了怀疑,似乎这是一种可等同于神秘主义的中产阶级奢侈爱好。的确,现代社会下我们想要接受完整的精神分析,经济代价,时间代价是必要的,并且其生效过程难以用日常语言或公共言说进行描述,于是神秘,于是奢侈。

失控,局促不安,流泪,头脑中原地转圈的理性思考,想说说不出,隔靴搔痒的日常对话,潜意识超越意识,沉默中的情感纽带,关系中的痛苦,症状式的循环反复,童年,琐碎间的文字通向无意识。一切都非常私人又隐秘,放诸权力框架内又如何?

抛开apolitical parts of psychoanalysis, 主体在权力中如何得以言说呢?当主体本身就是由权力构成,当言说的本质就是维持权力不变时,言说是和解还是叛逆?在Judith Butler那里,当Hegel笔下的bondsman意识到自己和lord有一样的formative function, 他一方面从lord那里夺回并掌控了自己的身体,另一方面,又陷入了stubborn attachment,强烈希望自己分化为两个,一个是unchangeable soul,另一个是changeable body, 于是body可以依附于the unchangeable却永远是defiled的,于是主体为unhappy consciousness所困。如果精神分析中的言说本身是为了消解这种unhappy conscious

...
显示全文

记得上次和朋友讲起精神分析,他表示了怀疑,似乎这是一种可等同于神秘主义的中产阶级奢侈爱好。的确,现代社会下我们想要接受完整的精神分析,经济代价,时间代价是必要的,并且其生效过程难以用日常语言或公共言说进行描述,于是神秘,于是奢侈。

失控,局促不安,流泪,头脑中原地转圈的理性思考,想说说不出,隔靴搔痒的日常对话,潜意识超越意识,沉默中的情感纽带,关系中的痛苦,症状式的循环反复,童年,琐碎间的文字通向无意识。一切都非常私人又隐秘,放诸权力框架内又如何?

抛开apolitical parts of psychoanalysis, 主体在权力中如何得以言说呢?当主体本身就是由权力构成,当言说的本质就是维持权力不变时,言说是和解还是叛逆?在Judith Butler那里,当Hegel笔下的bondsman意识到自己和lord有一样的formative function, 他一方面从lord那里夺回并掌控了自己的身体,另一方面,又陷入了stubborn attachment,强烈希望自己分化为两个,一个是unchangeable soul,另一个是changeable body, 于是body可以依附于the unchangeable却永远是defiled的,于是主体为unhappy consciousness所困。如果精神分析中的言说本身是为了消解这种unhappy consciousness,那么言说路径是否有多重呢?使主体获得并吸附于一种更高的善,抑或赋予主体agency以wield power?

这些问题希望在读The Psychic Life of Power的过程中持续思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我们的困境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