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戏 村戏 8.2分

去哪里找一片荒滩——《村戏》观影

松鼠Robin
2018-04-03 22:39: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村戏》是一部院线没有排片的的电影,不过有了大象点映和热心的人,城市里面观影癖好相同的人得以在电影院解解瘾。因为大象点映的电影,虽然小众,却多有深度,而深度思考可以给人带来解瘾的感受。

电影以80年代初的河北农村为背景展开,当时公社制度还没有退出舞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即将登场,如何面对昨天公社的遗留问题?如何处理今天分地的利益纠纷?这些问题都围绕一场村戏展开,因为村支书说,过年唱完戏,再说分地。而且县里要求唱老戏,不唱样板戏,支书便委托懂老戏的“老鹤”排戏,村子里人们的心态默默发生着变化。

除旧布新的时代,矛盾错综复杂。

老鹤的女儿陆小芬是个唱戏的好手,又正好是老鹤负责排戏,所以唱女主是没有问题,可是谁唱男主呢?和小芬年龄差不多的树满,一直和小芬搭档唱戏,也是生产队里的文艺骨干,单从唱戏上说,男主就是树满。可这次分地前的唱戏,老鹤并不满意树满,不单因为以生产的眼光看,树满很瘦,不会种地,更因为他爸是个疯子。

当年树满他爸失手打死了自己在花生地偷吃花生的女儿,本身已经悔不当初,无法与自己的内心妥协,可迫于全村人能吃上救济粮的压力,被迫承认自己的“过失杀人”是“大义

...
显示全文

《村戏》是一部院线没有排片的的电影,不过有了大象点映和热心的人,城市里面观影癖好相同的人得以在电影院解解瘾。因为大象点映的电影,虽然小众,却多有深度,而深度思考可以给人带来解瘾的感受。

电影以80年代初的河北农村为背景展开,当时公社制度还没有退出舞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即将登场,如何面对昨天公社的遗留问题?如何处理今天分地的利益纠纷?这些问题都围绕一场村戏展开,因为村支书说,过年唱完戏,再说分地。而且县里要求唱老戏,不唱样板戏,支书便委托懂老戏的“老鹤”排戏,村子里人们的心态默默发生着变化。

除旧布新的时代,矛盾错综复杂。

老鹤的女儿陆小芬是个唱戏的好手,又正好是老鹤负责排戏,所以唱女主是没有问题,可是谁唱男主呢?和小芬年龄差不多的树满,一直和小芬搭档唱戏,也是生产队里的文艺骨干,单从唱戏上说,男主就是树满。可这次分地前的唱戏,老鹤并不满意树满,不单因为以生产的眼光看,树满很瘦,不会种地,更因为他爸是个疯子。

当年树满他爸失手打死了自己在花生地偷吃花生的女儿,本身已经悔不当初,无法与自己的内心妥协,可迫于全村人能吃上救济粮的压力,被迫承认自己的“过失杀人”是“大义灭亲”,成为县里保护集体财产的积极分子。表彰大会发言后,丢失自我的树满他爸成为了“奎疯子”,守护着当初他女儿偷吃花生所在的九亩半的肥沃土地,村民们心里愧疚,也就默许了他对九亩半的使用权。

现在要分地了,原来吃着救济粮的乡亲们惦记上了九亩半,老支书也再护不住奎疯子,奎疯子从集体的英雄成为了集体的绊脚石,他的儿子树满也从一个集体的消耗品——文艺骨干变成了一个集体的抛弃对象——疯子的儿子、不会种地的瘦子。

电影没有演到唱村戏的那天就结束了,县里的人从来没有出现,这里发生的一切却都是因县里的要求发生的。故事的最后“奎疯子”被“老鹤”使坏,被自己的儿子绑了,送往精神病医院,再没有人拦着大家分那肥沃的九亩半了。故事从为了集体开始,到为了集体结束。

电影中的大多数画面都是黑白色,少数回忆的内容采用了红绿色的彩色,十分醒目,冲击着观众的眼球,可恰恰就是那股红和绿让当时的生活显得如此黑白,所以电影的彩色是一种不舒服的彩色,刺痛人的彩色,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更苦涩的黑白。

我觉得电影中唯一的亮色是小芬,让人感到幸福快乐,她直接表达对树满的爱,对树满他爸奎疯子的理解与照顾,最后甚至把老鹤和树满抛在一边,坐上送走奎疯子的车,听奎叔呼唤出他的女儿的名字:“彩……云”。自由表达的感情在集体中显得那么亮眼,对个体生命的呼唤在集体的抹杀下显得如此珍贵。

真希望,人不止在政治的边缘游荡,更在一片荒滩上成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村戏的更多影评

推荐村戏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