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鬼·情 人·鬼·情 8.3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3 21:56:56

本片是秋芸——戏曲女演员35年生活经历的写照。她从历史生活的深处向我们走来,从她那非同寻常的经历中,折射出世态炎凉、命运挑战,以及发出了作为一个女性内心痛苦的呐喊。然而,导演无意通过秋芸的“磨难——奋斗——成功”的常见命运模式来点化这种人生哲理意味,而是采用了模糊的镜语非常细腻地展示秋芸在坎坷人生路上的种种感受和感悟,以及对秋芸那孤独女性的心理流程的揭示,从而将一个受压抑于伦理桎梏、受禁锢于世俗樊篱的事业上的女性强者和生活中的失意者,立体地呈示在观众面前,并从她的风风雨雨的生活历程中,感受时代的声音与政治的风云变幻。

导演也并不是拘泥于秋芸作为普通人的生活历程,而是注重发现了戏曲演员不同于一般常人的生活特点,采用了戏中戏的叙事模式,把现实与舞台完美地糅合起来,赋予影片独特、完美的艺术特色。

首先,影片用了三种叙述方式。①靠叙述性的语言再现了秋芸从童年到成年的35年的坎坷生活。这是现实生活的叙述性反映,客观而写实,以一种较为全知的视角如实地不加评判地反映着秋芸那坎坷、孤独的一生:母亲的偷情,母亲与“后脑勺”的私奔,从艺的艰辛,爱情的受挫,成功后的被妒,以及婚后的不幸等等。然而,

...
显示全文

本片是秋芸——戏曲女演员35年生活经历的写照。她从历史生活的深处向我们走来,从她那非同寻常的经历中,折射出世态炎凉、命运挑战,以及发出了作为一个女性内心痛苦的呐喊。然而,导演无意通过秋芸的“磨难——奋斗——成功”的常见命运模式来点化这种人生哲理意味,而是采用了模糊的镜语非常细腻地展示秋芸在坎坷人生路上的种种感受和感悟,以及对秋芸那孤独女性的心理流程的揭示,从而将一个受压抑于伦理桎梏、受禁锢于世俗樊篱的事业上的女性强者和生活中的失意者,立体地呈示在观众面前,并从她的风风雨雨的生活历程中,感受时代的声音与政治的风云变幻。

导演也并不是拘泥于秋芸作为普通人的生活历程,而是注重发现了戏曲演员不同于一般常人的生活特点,采用了戏中戏的叙事模式,把现实与舞台完美地糅合起来,赋予影片独特、完美的艺术特色。

首先,影片用了三种叙述方式。①靠叙述性的语言再现了秋芸从童年到成年的35年的坎坷生活。这是现实生活的叙述性反映,客观而写实,以一种较为全知的视角如实地不加评判地反映着秋芸那坎坷、孤独的一生:母亲的偷情,母亲与“后脑勺”的私奔,从艺的艰辛,爱情的受挫,成功后的被妒,以及婚后的不幸等等。然而,这种叙述也并不是严格的生活再现,而有一定程度的风格化显现。如影片结尾,秋芸父亲宴请剧团后,只剩下父女俩,在一片红烛光中,秋芸父趁着酒劲在打鬼、说要把整世界鬼全打光。此时,秋芸感慨地对父亲说:她早想通了,“看不见摸不着的才是真鬼”,并说钟馗孤灯破伞、跋山涉水,只是想为妹妹找个好男人。这种在一定程度风格化的场景布置与表演中,让观众深深地体会到秋芸那一生无处诉说的悲苦艰辛。②“钟馗世界”的叙述:这是一个完全由戏曲来表现的虚幻的神鬼世界,高度风格化和程式化的表演完全是表现性的。这个世界对秋芸的心理世界起着非常重要的“宣泄”和“补偿”作用。它随着“秋芸世界”在影片展开过程中交替出现,每当秋芸命运转折关头,钟馗总是从另一世界关照着她。他那善良、富有人情味的温柔目光对秋芸的心理起到了烘托作用;同时,更让观众感到秋芸那作为一个女人不得不埋藏了她的女性美而以男人丑陋的面目出现的痛苦与悲愤。③“舞台生活世界”:这是介乎秋芸与钟馗之间的现实世界,是一道桥梁,为“秋芸世界”与“钟馗世界”的转换作了必要的衔接。它既是叙述性的,又具有非常强的表现性。特别是影片开头的一组短镜头组接的化妆,那多面镜子中钟馗与秋芸的多次对视,都为后面两个世界的交流作了铺垫。当秋芸在舞台上成功之后,遭到了不少人的嫉妒。一次演出《三岔口》,秋芸遭了暗算,她悲苦欲绝、孤身一人坐在化妆间内,这时:

镜547:(全)化妆间门半开着。

镜548:(全)钟馗从里处出现走上前来。

镜549:(推全—全)钟馗主观:半开的门里透着光亮。

镜550:(推全—中)钟馗走上前。

镜551:(推全—中)门(推成近)看见秋芸侧身而坐。

这里,导演在镜头548后用了一个钟馗的主观镜头,让观众产生错觉,还以为是钟馗在现实的化妆间外偷偷窥视着秋芸。这时秋芸终于忍受不住这种痛楚,边往脸上抹油彩,边长嘶呐喊。

镜553:(全)秋芸大叫,跳上桌子。

镜554:(特)仰天大哭的秋芸。

镜555:(仰、特)泣不成声的秋芸。

镜556:(推全—特)钟馗走到门前,唱道:“来到家门前,门庭多冷落,有心把门叫,又恐妹受惊……”

钟馗满眼含泪地望着门缝内低声抽泣和仰天大哭的秋芸,这是由于摄影机的视角关系,把“钟妹”与秋芸幻同为一人,为那情绪高度的强化找到了心理上的契合,剑拔弩张的钟馗来到阳世同样变得孤独凄凉。这时,钟馗已不是鬼神世界里的捉鬼人了,而是秋芸此时此刻凄苦内心的写照。我们在这个段落里,通过那“舞台生活世界”——化妆室的转换,把现实与戏曲同一了,“缝合”了,同时看到了秋芸与钟馗的内心悲怆的世界。

因此,三种不同的叙述线决定了影片整体独特的美学风格,即实现了再现与表现、写实与写意、逼真与假定的综合显示,这样就为影片构思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天地。导演通过那个舞台生活的衔接以及音乐的整体构成,巧妙地将看似全然对立的两界结合起来,又决无突兀之感,相互交织,相互映衬,相辅相成,构成了现实与非现实、戏剧与非戏剧、叙事与非叙事的成功综合。

整部影片结构框架严谨,干净、洗练,导演通过大胆的时间省略,把一切政治运动的具象描绘排除在故事之外,留出大量的镜头着意对人物心态和环境心态的展示,力塑人物本身。在描述人物的心态时,也不是借用于富有戏剧性的夸张情节与动作,而是通过与当时的人物心情有关的环境与人在自然生活中的细微动作来揭示。如秋芸跟张老师到省剧团去了,秋芸父不得不一人回乡耕田务农。在分别时,并没有直接表现秋芸与父亲那依依不舍的分离之情,而是秋芸没有见到父亲,坐吉普车走了,这时秋芸父正孤苦一人地蹲在墙角树下。导演在这里用了一只被遗弃的小狗来侧写秋芸父当时离开女儿的痛苦心情,不着一语,却淋漓尽致。导演在这里对戏的处理有相当的功力,达到了一种挥洒自如的境界。又如“后脑勺”是秋芸坎坷生命之途中最重要的一个心理因素。自从她初知人事时在偶然的场合发现了那“后脑勺”后,就一直在寻找这个“后脑勺”。然而始终没有找到。最终成名后,母亲才告诉她“后脑勺”是她的生父,并带她去见生父。秋芸在面馆里看到了“后脑勺”。

镜616:(摇、中)面馆内“后脑勺”正在低头吃面。

镜617:(近)秋芸的目光停止了。

镜618:(中)吃面的“后脑勺”。

镜619:(摇、近)秋芸(跟摇)走向“后脑勺”,坐下。

镜620:(特)透过秋芸脑后看到吃面的“后脑勺”侧面。

镜621:(推、近)秋芸认真观察着。

镜622:(近)“后脑勺”擦汗。

镜623:(拉近—中)秋芸拿出红手帕放在桌上。

镜624:(近)“后脑勺”端碗猛吃着、呛着,掩面而去。

镜625:(近)秋芸看着。

在这里,“后脑勺”始终没有回过脸,然而在此醒目的“后脑勺”给人以一种强烈的视觉震撼,不但表现了导演精巧的构思,还带给观众许多画面以外的伦理上的启迪与深思。影片中诸如此类的细节处理比比皆是。影片就是用许多在男尊女卑的社会里最能触及女性痛楚的细小事件的有机结合,来对秋芸那孤独的女性心灵进行超负荷的重压,而促使她向精神寄托钟馗靠近。终于,在影片结尾处,让秋芸面对钟馗吐露出心声:“我已嫁了,是你让我嫁给了舞台!”这一句话,点画出了秋芸人生的困惑和内心的孤独,她深深地感到只有在那外表丑陋、内心真诚的钟馗世界中,即在她献身的艺术世界中,自己才能得到解脱。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鬼·情的更多影评

推荐人·鬼·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