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之形 声之形 6.8分

这个不温柔的世界

如山清
2018-04-03 21:49:2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声之形》是2016年9月在日本上映的动画电影,影片由京都动画制作。对于影片的评价呈现两极分化的倾向。作品从主角将也的视角讲述了一个欺凌者变被欺凌者,弥补过去的过错,最终从过去的阴影走出的故事。故事整体的观感尚可,但对于观众的情绪把控的不是很好。从剧情上可以看出作品想要探讨的东西很多,校园欺凌、旁观者的不作为、被害者的心理问题等等,但故事的整体叙述并没有撑起制作者的野心。

但对于当今的中国社会,霸凌其实是一个值得收到广泛关注的话题。屡次曝光的校园霸凌的恶性事件是不断为社会敲响警钟。但这一题材制作成动画其实并不讨好,很大程度上让观众陷入了连续不断的道德评判,却缺乏确确实实的带入感(当然也存在动画制作者的问题,剧本的短板已经是京都动画相当一段时间的问题了)。在这里我不妨带着大家做一点简单的分析,也或许可以解释一部分影片之中看似不合理的部分。

首先是女主西宫硝子对于霸凌的态度,为什么她不去反抗霸凌,反而一次又一次的摆出笑脸。硝子有可能有着讨好型人格,她对自己存在的价值产生了质疑,有着严重的自卑心理,难以表达自身的正当诉求。在影片之中,硝子唯一一次的爆发,是和将也扭打起来的时候,她大喊着:“我也有在努力啊。”她努力的去融入人群,但是却是以降低姿态的方式。她觉得自己会给别人造成麻烦,把诸多问题都归咎于自己(类似的还包括在《超级巨星》中女主角的母亲尽管遭受家暴,却只将其归咎于这是“女人的命”,当然,这两者的性质又有所不同)。

在高中又一次见到将也时,硝子脸上表现出很明显的情绪变化。一开始是惊愕,发现眼前这个人是曾经欺负她的石田将也,下一个镜头表现出害怕的神情,之后的表情变为不情愿的但是礼貌性的微笑,之后是慌张,不知道应该以什么表情面对将也。再转变为生气的神情,但是转眼又变成了有些底气不足的神情,之后就跑掉了。而她惯常示人的微笑其实大多不是自己的本心,而是一种表演。

硝子再次遇见将也时的面部表情变化

在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中,有这样一段情节:主角的父亲出差,问孩子们要带什么,闻到主角的时候,父亲以为他想要一个玩具,但主角并未回答,导致父亲略有些不高兴。但主角却反应过度,一夜辗转难眠,最终偷偷的在晚上在父亲的笔记本上写下那个玩具的名称,让父亲以为自己想要但是不好意思说。

而将也之后遭受霸凌也同样是因为自卑,他的自卑源于罪恶感。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获得友情,甚至认为自己死不足惜。而在影片开头做的,打工将母亲为自己赔偿的钱还给母亲,将放假打扫的干干净净也是出于一种补偿心理。而在面对他人被霸凌时(永束被他人强行借走自行车),他所做的也不是反抗,而是以自身损失的方式去弥补他人的损失。

除开被欺凌者自身,为什么欺凌时旁观者不来阻止或者伸张正义呢?这中间可能涉及到责任扩散效应和从众心理。所谓“责任扩散效应”,简单来讲是人的这样一个心理模式,当有人求助时,围观者越多,救助责任就越谈越薄,对围观者个人而言救助的义务就越轻。如果你处于繁华区,发现一个老人摔倒在地的时候,你会自然而然的觉得那么多人自然会有人去报警和救助。可是事实上,围观者越多,老人被救助的概率越低。而对于欺凌的围观者的无动于衷,很大程度上也是相似的逻辑。因为整个事件的责任都摊在了集体,而非个人头上。每个人都有救助的责任,到最后就变成了谁都不救助。

片中还有一个现象值得我们思考:将也是毫无疑问的欺凌者,但是除去旁观者以外,他还有诸多“共谋”。这些人在欺凌中起着煽风点火的作用,也直接或间接的参与了这一过程。那么他们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责任的呢?影片中的川井未希的表现较为典型,她在班级中担任班长,但事实上不但没有尽到作为班长的阻止之责,某种程度上还是直接的参与者。但她却将责任都一股脑推到了将也的身上。她又是怎么想的呢?

在心理学中有一个名词,叫“认知失调”。简单而言就是,人的行为一旦与他的认知发生冲突,他就会对这一行为进行解释。这种解释最常见的情况就是去寻找外因。一个很常见的逻辑是:我认为努力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行为上并不努力——有什么原因造成了我不努力——遗传、天赋、文化环境(寻找外因)。这是一种人类对于自身的保护程式,用于在特殊状况下缓解心理问题。又比如一个非常著名的例子是纳粹战犯艾希曼在受到种族灭绝罪名指控的时候,他为自己进行辩护。他并不认为自己如此深重的罪孽,他只是听从上级的命令。他作为一个公职人员应当履行自己的职责,这又一例较为典型的“认知失调”的表现。

影片所引发的争议,源于诸多的“不理解”,处于立场不同、经历不同的人不断的相互争吵。我并不否认这种争吵的必要性,但无意介入。我始终对于抱有着某种道德对他人进行判断这件事怀有着深深的警惕,过去如是,现在亦如是。

在结尾的地方,我想以我在《看见》中看到的一段话收尾。

上世纪三十年代,吴经熊曾是上海特区法院的院长,签署过不少死刑判决。他在自传中写道:“我当法官时,常认真地履行我的职责,实际上我也是如此做的。但在我内心深处,潜伏着这么一种意识:我只是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着一个法官的角色。每当我判一个人死刑,都秘密地向他的灵魂祈求,要他原谅我这么做,我判他的刑只因为这是我的角色,而非因为这是我的意愿。我觉得像彼拉多一样,并且希望洗干净我的手,免得沾上人的血,尽管他也许有罪。唯有完人才够资格向罪人扔石头,但是,完人是没有的。”

谁又是完人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声之形的更多影评

推荐声之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