鳄鱼邓迪 鳄鱼邓迪 7.2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3 21:41:24

《鳄鱼邓迪》是澳大利亚电影史上少有的几部能引起世界性轰动的佳片之一。它的拍摄成本只有600万美元,但它仅在美国就赚取了7000万,成为当年的第二卖座片。在其他各国,影片也大受欢迎,得到观众和影评界的一致好评。

本片的成功不仅在于它那妙趣横生的喜剧情节,更主要的还在于它那富有哲理意味的主题。进入80年代后,人们对现代工业文明有了更多的思考、对“文明”与“野蛮”也赋予了与以往大异其趣的新内涵。高度发达的工业社会作为现代文明的象征,在人们眼中已不再是一片光明,人们更多地看到了它的瑕疵,更多地承受了它所导致的恶果。工业文明意味着对环境的破坏与污染,文明社会中的人际关系也被贪欲所毒化,侠义温情早已荡然无存,人际间只有冷冰冰的利害关系,只有欺诈与利用。在对工业文明进行批判性的审视的同时,人们更怀念那早已逝去的前工业文明的质朴、自然。人们在感情上潜意识地渴望着一种对自然的回归,不仅是对自然的环境,而且也是对自然的人性。《鳄鱼邓迪》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的。由于它正好满足了人们这种潜在的心理渴求,影片一推出便引起人们强烈的共鸣,因而它在世界各国,尤其是工业发达国家大受欢迎也就不难理喻了。

...
显示全文

《鳄鱼邓迪》是澳大利亚电影史上少有的几部能引起世界性轰动的佳片之一。它的拍摄成本只有600万美元,但它仅在美国就赚取了7000万,成为当年的第二卖座片。在其他各国,影片也大受欢迎,得到观众和影评界的一致好评。

本片的成功不仅在于它那妙趣横生的喜剧情节,更主要的还在于它那富有哲理意味的主题。进入80年代后,人们对现代工业文明有了更多的思考、对“文明”与“野蛮”也赋予了与以往大异其趣的新内涵。高度发达的工业社会作为现代文明的象征,在人们眼中已不再是一片光明,人们更多地看到了它的瑕疵,更多地承受了它所导致的恶果。工业文明意味着对环境的破坏与污染,文明社会中的人际关系也被贪欲所毒化,侠义温情早已荡然无存,人际间只有冷冰冰的利害关系,只有欺诈与利用。在对工业文明进行批判性的审视的同时,人们更怀念那早已逝去的前工业文明的质朴、自然。人们在感情上潜意识地渴望着一种对自然的回归,不仅是对自然的环境,而且也是对自然的人性。《鳄鱼邓迪》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的。由于它正好满足了人们这种潜在的心理渴求,影片一推出便引起人们强烈的共鸣,因而它在世界各国,尤其是工业发达国家大受欢迎也就不难理喻了。

澳大利亚电影创作者选取这样一个题材拍片并非偶然,它正可显扬其国情优势。澳大利亚既是一个工业发达国家,又是一个举世闻名的注重环境保护的国家。不仅大量生机盎然的原始森林、野生动物等自然生态得以维系,而且土著居民的生活方式也受到尊重;在广袤的农牧地区,欧洲白人先民的那些前工业文明的淳朴民风也得以存续。就此而言,澳大利亚和同是以欧洲移民为主要民族的美国等发达国家有着显著的差异。在美国,高度的工业化文明不仅毁灭了印第安文化,而且也吞噬了西部牛仔等令美国人引以为傲的早期拓荒者文化。从这层意义来说,本片具有浓郁的澳大利亚国情特色。而这一特色也为编导阐扬本片主题——文明与野蛮的错位与再定位——提供了最适宜的背景。

从剧情上说本片是个现代神话故事,它以夸张的对比手法描述一个文明人进入热带丛林所遇到的种种险情和一个丛林里的“野蛮人”进入文明大都市时同样遇到的种种麻烦。在这里,编导运用对比和夸张来揭示并深化主题。影片中“野蛮人”锁定为澳大利亚人,而“文明”则给了美国。编导所以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最具有工业文明的代表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编导在拍片伊始就决定打“国际牌”,为影片的全球发行作准备。

本片的代表人物有三位,其中最重要最能体现编导创作意图的是邓迪。邓迪出生于澳大利亚边远的北部亚热带地区,在当地土著人的抚养下长大,成为打猎的行家和钓鱼能手。他生活在丛林里,与袋鼠为伍,与鳄鱼毗邻。他和土著人有兄弟般的亲密关系。他是丛林的主人,丛林又把他哺育成一个坚强、机灵、开朗、讲信义的斗士。邓迪是自然之子,同时又是白人移民文化的承载者,早期移民的淳朴民风在他身上有鲜明的体现:吃苦耐劳、勇敢刚毅、乐天达观、豪爽侠义。他是自然与传统的象征(因此带有“野蛮”的色彩),但同时作为20世纪的白人,他又有与现代文明相通的一面(尽管仍不脱“乡巴佬”习气),可以说他是个典型的澳大利亚人。他在丛林里如鱼得水,与大自然、与土著显得极为和谐;然而当他迈入现代大都市时却感到处处受制、事事掣肘,不断出洋相。一副乡下人打扮,被人当做野蛮人观看、取笑。但他毫不介意,兴趣盎然地既满足别人的好奇,同时自己也四处猎奇。他在上流社会的社交场合浑身不自在,兴味索然;然而到了小酒店他则感到十分欢畅,与那里的人大声说笑。作为一个“野蛮人”,他和文明社会的反差是相当大的,编导由此制造了不少噱头,引得观众开怀大笑。但编导也不时揭露文明社会的野蛮面,面对这种种野蛮现象,邓迪这个“野蛮人”又成了文明的捍卫者,如他和妓女们聊天,关切地询问她们的生活。当拉皮条的过来干预时,邓迪毫不妥协地把他一拳击倒在地。当他和休走在路上,一伙歹徒挥舞着弹簧刀企图夺他钱包时,邓迪不露声色,猛地抽出自己那把宰野狗的刀,逼近歹徒,把歹徒吓得魂飞魄散,狼狈奔逃。

休的男友梅森是邓迪的对立面,他是个“城里人”,是力图涉足上层社会的“文明人”。他觊觎财富,于是便极尽谄媚之能事,企妄骗取休的爱情和休父的信任,夺取报社产业,这实际上是一种用文明外表包装的野蛮行径。编导有意安排了几场对手戏来对比两人的差异。如在休和邓迪到达纽约的当天晚上,梅森为了讨好休,请她去意大利餐馆晚餐,善良的休一定要带着邓迪同去。梅森故意让从未进过意大利餐馆的邓迪自己点菜,并且不时地嘲笑他对文明社会的无知,建议他“干脆要一客烤袋鼠肉”。邓迪不露声色,趁休不注意时挥手一拳打晕了梅森,却谎称梅森喝醉了。对于休的埋怨,邓迪也仅仅付之一笑。他用自己质朴的方式来对付“城里人”的奸滑。在这里,文明与野蛮又一次错了位。

报社女记者休是编导着力刻画的又一主要人物。她是80年代的新文明人,编导正是通过她的视角来对文明和野蛮进行反思的。休在大城市长大,习惯了都市喧闹繁忙的生活。当她乍一来到偏远的澳大利亚,看到那朴实无华的乡间小镇,接触到当地开朗、热情的乡民,立即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及至她随邓迪来到热带丛林,更为那里美丽的自然风光和充满勃勃生机的动物世界所迷醉。那里没有污染,没有核武器的威胁,没有尔虞我诈的商场争斗,没有吸毒和犯罪,没有现代文明导致的种种文明病。那里的人际关系也是那样的淳朴、温煦,即便土著人也不是吃人生番的野蛮形象。他们保持着本民族的传统习俗,他们待人友善直爽,反倒看不惯“城里人的虚伪”。这些都给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使她对文明和野蛮有了全新的感受。同是都市人,休和梅森却因对文明和野蛮的看法迥异而最终选择不同的人生道路。编导在这里又用了一层对比。如果说最初休和梅森还有恋爱基础的话(同是文明人,一个风流倜傥,一个家境殷实),那么当休对文明和野蛮有了新认识后,她所面对的两个男人在她心目中的位置便完全颠倒了过来——看起来粗野的邓迪心灵上更文明,而外表文明的梅森内心里却很龌龊。

休对邓迪的感情也随着她对文明与野蛮的看法转化而发生变化。最初她对邓迪的兴趣主要还在于猎奇。随着交往的加深,她对邓迪性格的各个侧面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他待人真诚豪爽而不贪恋钱财;他疾恶如仇,路见不平敢于拔刀相助;他幽默开朗,遇到尴尬事,总能毫不尴尬地应付过去。这一切使他具有一种特殊的魅力,深深地吸引着休。休从感情上渐渐认同了邓迪而不自知,直到宴会上见不到他才若有所失。当得知他即将返回澳大利亚时,休真正明白了她不能没有他,于是最终又演出了一场地铁追人、人流传情的喜剧。休在整部影片中的视角,实际上正是编导寄望于观众的视角。休对邓迪的认同,反映了观众对邓迪的认同,通过这种认同,编导巧妙地向观众传输了影片的主题思想——文明与野蛮的错位及再定位。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鳄鱼邓迪的更多影评

推荐鳄鱼邓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