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度嫌疑人》仍然是典型的是枝裕和作品

柠檬炸弹
2018-04-0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对于很多中国观众来说,《第三度嫌疑人》是第一次有机会在大银幕看是枝裕和的影片。是枝裕和的作品在豆瓣评价极高,其中《步履不停》和《无人知晓》都入选了豆瓣top250,无论分数还是观看人数都非常高,所以有人说对是枝裕和的基本要求就是8.5分以上,毫不过分。

然而现实是,作为第一部在中国大陆公映的影片,《第三度嫌疑人》作为是枝裕和寻求新突破的作品,在豆瓣仅收获了6.9分的评价,更是被很多人指为是枝裕和转型失败之作。而笔者认为,其实是在是枝裕和拍摄家庭题材的时候,粉丝曲解了是枝裕和,才导致了今天的误解。

影片《步履不停》

是枝裕和往往被粉丝称为小津安二郎的继承者,因其之前多年拍摄了数部家庭题材影片,擅长使用固定镜头将一个小家庭的几位角色圈定其中,以旁观的视角事无巨细地观察家庭成员的一举一动,进而一步步揭示家庭内部的矛盾,并将这家庭矛盾融化在细枝末节的家庭琐事中。

小津安二郎《东京物语》

在家庭题材中,是枝裕和极少精炼线索,而是选择直观地呈现,这反而有助于展示“讲不清道不明”的家庭关系。而与小津安二郎最大的区别是,是枝裕和的影片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主题,只是将一种模糊的生活感受灌注其中。《东京物语》的小津是在主旨更加明晰的前提下,通过家庭关系的细节呈现,将传统日本家庭的解体融入日常生活去阐释。可以说小津传达的情绪更加明确。

《海街日记》(2015)是枝裕和

《第三度嫌疑人》,是枝裕和不再执着于细节琐事了,开始提炼和浓缩,这对于一部犯罪悬疑片是十分必要的。不变的是其“模棱两可”的私人化情感表达,在家庭题材中的人人都能从其影片中发掘到自己的情感需求指代,而《第三度嫌疑人》却不存在这种解读自由度。

脸上的血迹作为凶手的标记为后续留下伏笔

说其没有解读自由度,只是相对而言。没有给出真相的影片很多,而是枝裕和却连探索的过程都在模糊和迷惑观众,每个人看完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立场,解读自由仍在,只是被限制在了是枝裕和本人圈定的矛盾、困惑的谜题之中。

对准福山雅治和役所广司的微表情变化的固定镜头在影片中多次出现

影片中三隅的杀人案件随着线索一点点浮现,出现了多种所谓的真相,福山雅治饰演的重盛律师感慨对于真相的探索就像盲人摸象,你永远只能掌握有限的线索,所还原的真相总是有所偏差,一个关键细节的确实,故事可以完全不同。重要的是,你相信哪个故事,当你相信了一个故事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做出了裁决。律师只愿意采信有利于被告的信息,检察官只关心不利于被告的信息,法官作为法律程序正义代表,在其中起的作用与其说是辨别真相,更像是居中调和。似乎大家都在为案件奔走,但其实无人在关心真相。

律师重盛对辩护方向的选择本身就可以裁决嫌疑人三隅的生死

影片反复提到“容器”,嫌疑犯三隅是一个“容器”,他人将想象构筑在支离破碎的信息上,以填充这个容器。重盛在探访三隅第一次犯罪所在地时,一桩简单的案件背后的复杂动机,进而对法官父亲是否真的有权裁决生死产生了怀疑。法官当年手下留情,却导致30年后的一件命案,法官和律师为何就能如此操纵人的生死呢?最后重盛律师仍然深陷在自己想象的故事中,他其实并不相信三隅的无罪翻供,他和观众一样在脑海里构建了一个合理的故事,并且因此决定配合表演,直至最后见面时,三隅再次宣告了自己的胜利。三隅第一次犯罪时杀死了放高利贷者,或许出于贫困,或许出于正义感,总之是裁决了他人的生死,第二桩命案,无论是不是三隅所谓,受害者都受到了生死的裁决。结局重盛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隐喻他正是第三个凶手,因相信自己想象的故事,推进了三隅的死刑判决。

咲江只为提供“完美犯罪动机”而存在

是枝裕和并没有去批判现有的法律制度,而是在提供一个理性视角,以反思自己对待很多事情上的逻辑缺失。重盛和三隅都相信“有些人生来就是该死的”,当为谋杀找到一个正当理由的时候(我认为咲江被侵犯的情节是导演故意选择了一个最无法原谅的行为以美化犯罪动机,进而引出推论),谋杀虽然还是谋杀,却有了正义和良心的支持。性侵的故事版本也使得律师受到了正义感的鼓动,进而受到三隅的操纵,间接裁决了他人的生死,而这个故事却可能完全不是真的。

重盛想象的温馨场景,同样严重影响了他的决断

人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部分,出于视角和立场的不同,每个人都有了一套自己编纂的故事,甚至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但也许都不是真相。

编辑:老鹅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