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的时代感

宫紫嫣
2018-04-03 19:12:06

说书人以旁观者视角娓娓道来南海十三郎谱写的传奇,三个叙事层协调关联故事元素,与《罗生门》同样的套层结构将数十载的命运无常、星霜代谢浓缩在110分钟内。第一层是具有双重叙述身份的说书人,他是故事的讲述者,也可能是故事的参与者小翔;第二层是南海十三郎跌宕起伏的人生图景;第三层是摄像机客观冷静的记录。第二层是影片最主要的叙述层,勾勒出大时代下个人命运起落、香港影视行业发展以及粤剧的兴衰历史。

创新叙事方式引起受众对于文本形式的建构是影片最终目的,说书人作为一个功能性人物,既成为推动故事发展的内在动力,也抛出一个又一个悬念吊足人胃口,导演利用受众的好奇心跟随剧情一点一点答疑解惑,听故事的人代替观众发问、展开讨论,十三郎真疯还是假疯, 用“一个潦倒编剧在讲另一个潦倒编剧的故事”解释说书人与十三郎的人物关系,故事的真实性与可信度可待商榷。“游离于历史的真幻间,虚构的故事配以年代纪元确凿的字幕或旁白作叙事的大背景,制作历史故事,而不是制作历史”,“间离式”的叙事刻意拉开两个时空的距离,双线并行的开放式结局引人遐想与深思。

彩色与黑白之间的切换成为一种影像手段,薛觉先的

...
显示全文

说书人以旁观者视角娓娓道来南海十三郎谱写的传奇,三个叙事层协调关联故事元素,与《罗生门》同样的套层结构将数十载的命运无常、星霜代谢浓缩在110分钟内。第一层是具有双重叙述身份的说书人,他是故事的讲述者,也可能是故事的参与者小翔;第二层是南海十三郎跌宕起伏的人生图景;第三层是摄像机客观冷静的记录。第二层是影片最主要的叙述层,勾勒出大时代下个人命运起落、香港影视行业发展以及粤剧的兴衰历史。

创新叙事方式引起受众对于文本形式的建构是影片最终目的,说书人作为一个功能性人物,既成为推动故事发展的内在动力,也抛出一个又一个悬念吊足人胃口,导演利用受众的好奇心跟随剧情一点一点答疑解惑,听故事的人代替观众发问、展开讨论,十三郎真疯还是假疯, 用“一个潦倒编剧在讲另一个潦倒编剧的故事”解释说书人与十三郎的人物关系,故事的真实性与可信度可待商榷。“游离于历史的真幻间,虚构的故事配以年代纪元确凿的字幕或旁白作叙事的大背景,制作历史故事,而不是制作历史”,“间离式”的叙事刻意拉开两个时空的距离,双线并行的开放式结局引人遐想与深思。

彩色与黑白之间的切换成为一种影像手段,薛觉先的一曲《寒江钓雪》穿插着十三郎消失的两年空白期,一分钟的时间里概述了这段草草收场的爱情悲剧,十三郎穷困潦倒之际回忆往昔同样采用黑白影像,曾经的辉煌成就黯淡消逝。《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的莫妮卡·贝鲁奇,生人勿近的上半身媚态尽显的下半身造就了人群中独行的缪斯女神,她坐在广场中央叼着烟,不同年龄段的男性纷纷将打火机送到了她的面前,这一载入影史的经典场景原来早在《南海十三郎》中出现过。在片场试镜的梅仙朱唇轻启嘴含香烟,三位男士不约而同递上了点燃的火柴,她就这样“从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跳到了另外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

十三郎痛骂任惜花“色诱三军,荼毒生灵”,尔后端茶倒水低头认错运用仰拍视角,讽刺任惜花装腔作势、荒腔走板。空有中国风形式的“禽兽版宝莲灯”演出以凌驾的姿态给予俯拍和倾斜式构图,其实是文化市场的失控和十三郎事业下坡路的暗喻。影片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背景音乐运用少,十三郎、唐涤生等人创作的唱词烘托渲染氛围,以曲中词义反观人物心态影射主流价值观。

“恃才傲物,宜谥曰骄”,性格悲剧致使他后半生神志反复疯傻痴癫,昔日壮志与才华全然告终。有艺术家的才华,有艺术家的个性,“我唱的都是大仁大义之戏,我作的都是有情有义之词”,他与薛觉生的对话反映了他们对艺术的坚守也成为他贯彻遵循一生的理念。十三郎活得明白透彻,做人需要时常“洗心”,唐涤生两次敬茶向他们这段光风霁月的君子之交致意。杜国威为了加重影片历史内涵,引入“三反五反”、“九一八事件”、广州解放等沉痛历史,个人在时代浪潮和政治力量面前的无力感压迫笼罩在心头。

国民文化水平提升,对唱词内涵有了进一步的要求,粤剧的衰落折射出编剧行业生态,日军侵占中国,“男儿雄壮,人强民安,群策保家乡” 这类具有人文关怀、家国忧患意识的剧作在市场遇冷,丰乳肥臀、露着细胳膊白大腿的摩登女郎们夺人眼球,第七军区与第八军区的较量是阳春白雪与恶俗猎奇的博弈,是传统文化与西方外来思想的拉锯战。“蟹美人大闹水晶宫”“甘地会西施”“希特勒梦会蔺相如”,商业化的影视制作人不遗余力的纵容迎合受众,用诗意的遮羞布来掩盖赤裸裸的经济真相。

通过幻想十三郎完成身份转换,企图用“精神胜利法”挽救一段死亡的爱情,两次幻想均是为了在Lily心中塑造一个完美英俊的绅士形象,嫁作他人妇的Lily曾经说过“我不认识你人也认识你眼镜”,“眼镜”已经成为一种身份标识,但酒店门口她认不出衣衫褴褛、穷困潦倒的十三郎,推推搡搡间眼镜掉落,应了那句“一弯新月,未许人有圆圆意”。十三郎报警声称自己的鞋被英国人和日本人偷走,揭示出中国的殖民背景、领土被列强瓜分政权岌岌可危,最后的穿鞋说明国家统一、领土完整,他死在和平年代下的新中国也算是得偿所愿。个人命运延伸至社会层面,说英文、跳交谊舞的时髦“舶来品”占领了上流社会,“独立自主”“五四精神”这样的新名词频繁的出现在现代化进程中,外来文化冲击传统文化,在这种社会变迁下坚持什么样的文化立场、传统文化何去何从随着时间的推移答案逐渐明晰,香港历史遗留的政治忧患、身份焦虑和“孤儿意识”在电影中呈现发展成为特有的艺术风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海十三郎的更多影评

推荐南海十三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