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定要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才能活得更好么?

乖怪
2018-04-03 19:10: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996年在凇江的一片建筑工地上,农民工们为了生存养家,从乡下来到这里挣钱。他们住在灰尘密布的工棚里,每天从早到晚马不停蹄地干着搬砖和水泥的重活,中午吃着馒头,就着萝卜白菜,辛辛苦苦工作了半年后,在合同上动手脚的老板利用农民不懂法律的弱点,拖欠着工资迟迟不发,从此民工们踏上了漫长的讨薪之路。在这条讨薪路上,我深深感受到了世界的残酷,民工弱势群体生存的艰难,在悲愤社会不公,悲悯民工处境艰之余,暂别大环境,引我深思的是讨薪路上的主角——三个老民工,两个年轻民工。

民工老陆精打细算,狡猾薄情,两面三刀;民工谢老大表里不一,对干儿子栓子是爱还是利用界限很模糊,是典型的无利不往,无利不善的类型;民工王家才唯唯诺诺,圆滑伪善,是典型的讨好型。对于三个年老的人来说,这些特质是多年总结出来的最有效率的经验,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他们仨在大同小异的环境里,一遍遍地筛选着自己的交友处事方式,在一次次吃亏占便宜的过程中舍弃了那些让自己处于危险的行为,留下那些让自己获益的举措,最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适应生存的人格特质。这些选择即是主动的,也是被动。他们仅仅是抱着活着,或者活得更好的目的,在一次次偶然事件中固化了某种模式,就像巴普洛夫的小狗一样。多年后他们偶然惊醒,会哀叹自己怎么成为了曾经最讨厌的样子,随后又安慰自己“皆是生活所迫”,还不忘提醒后辈“你将来也会成为你最讨厌的样子的”。在这些人的口中,他们是被动的,是不得不的,是被生活逼的,他们是这场变化的受害者,是个丧失自由选择权利的无辜者。这些有时是他们安慰自己的说辞,有时又的确是事实,在决定自己的样子这件事情上他们确实向生存放弃了很多坚持,做了很多妥协。他们想着过上好的生活却忘了成为好的自己。他们凭经验告诉自己,在前进的路上,带着一个目标会比背负两个期望走得更容易。可是这些多年形成的“精明”特质,能让他们在工地上占到小便宜,却不能帮他们在与老板的这场斗争中取得胜利。

与他们形成强烈对比的是两个年轻民工——杨志刚和栓子。杨志刚充满血性,爱恨分明,敢作敢当,不卑不亢,充满善意柔情。仿佛是年轻时的老陆,只是老陆在岁月中褪去了敢作敢当和可贵的善意,异化成只敢背后叫嚣,临危却当缩头乌龟的人。栓子真诚善良,知恩图报,哪怕一点一滴的恩情都放在心上。作为一名15岁的童工,他知道自己很多事情都不懂,一直很虚心地听周围叔叔哥哥的教导,尤其听干爹谢老大的话。但是这些哥哥叔叔所教给他的东西都是自身的经验,虽然在某种程度上都能保护自己,但不是每一种都是好的、善的。栓子边听话边摸索,最后留下了那些善的部分。

栓子和志刚一直坚持美好的品质,同时追求更好的生活。在这种坚持里,他们过得很坎坷。杨志刚的血性使他挨了不少顿打,住了好几次医院。栓子的善良被利用,干爹骗他去卖血,周师傅骗他去偷工地上的材料卖钱,害得他差点被捉起来。但也正是他们俩坚持的这些精明人眼中的傻特质帮助民工们在夺钱这场斗争种扭转了局势,也帮助两人遇见了贵人,改变了命运。杨志刚的血性使他与仇人化敌为友,赢得对手的尊重,凭借敌人的帮忙成功救出了谢老大。栓子的善良知恩,让知识分子芮爷爷愿意资助他上学,从此摆脱民工的命运。

不是要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才能活得更好,而且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也不一定能活得更好。能帮助我们过上更好生活的,是日益增长的智慧,日渐精湛的技能,而不是抛弃美好的品质。带着美好的品质,虽然有时吃的苦比别人多,前进得比别人慢,但却能走得更远,更心安,更踏实,才能在过上美好生活的同时,也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存之民工的更多剧评

推荐生存之民工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