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姐 桃姐 8.3分

【关灯拆电影】从看到这张照片的那一刻起,我的眼泪就没停过

关灯拆电影
2018-04-03 看过

一冰

要说我心中的中国影坛谁是第一女神,就数导演许鞍华了。

外形上,万年不变的冬菇头已然变成了她的标志;

平常衣物是涂鸦运动鞋和宽大的卡通T恤,只有几条名牌连衣裙到了重大场合才拿出来穿。

听说这身川久保玲的裙装是她最贵重的礼服。

70岁了至今未婚,也许叫她中国影坛最大龄少女更贴切。

香港资深影评人列孚曾说:1984年,许鞍华如日中天,比今日的王家卫更红。

七、八十年代的她引领了香港电影的新浪潮,作品《疯劫》和《投奔怒海》在口碑和票房上实现了双丰收。

《疯劫》剧照

《疯劫》作为许鞍华的首部长片,她是很有野心的,甚至为了拍好画面而去看法医解剖人的头颅。

拍《桃姐》的时候她又去敬老院呆了很长一段时间,还自嘲说是“就当预知未来的生活”了。

《桃姐》剧照

“你给部戏我拍,我会很开心。但我不想因为戏而发愁,只要不让老板亏钱就好啦……”

网上流传的多数“鞍华语录”都像如此富有少女感和市井气息,诸如此类的她还说过“我拍完《书剑恩仇录》还清所有钱,数目不算大,十几万,事后才知道自己蠢,因为这行根本没人会还钱……”

钱对于许鞍华真的就像常说的身外之物一般,是游离在外的。

相比同行早就香车豪宅,夜夜笙歌的生活,今年许鞍华70岁了依然和老母蜗居在香港北角的一处出租屋当中。

当年她大胆地在《锵锵三人行》中回答窦文涛:“为什么一定要买房子,租房子一样可以住,买了你也没有拥有它啊。”

有人评论说,现代女导演都迫不及待扛出“女性主义”大旗时,许鞍华作品中的女性反而是“向下”的,是“失败的女性群像”

许鞍华作品中无论是独立自主的新女性,还是操持家务的老太婆,都是相似的。她们没有用金钱证明自己,而是在卑微中始终抱存的温暖与乐观。

这一点和许鞍华本人也是相似的。

今天我们就通过许鞍华眼睛来看她《桃姐》。

关灯特约,请勿转载

文/一冰

这才是真女神啊

以下根据许鞍华导演同声评论整理:

《桃姐》的故事最初是《女人四十》的监制李恩霖(Roger)拿来给许鞍华的。

左1:李恩霖 左2:许鞍华 右1:刘德华 右2:叶德娴

钟春桃是李家做了六十多年的老工人,李恩霖对她感情颇深。桃姐去世后,他感到难以抒发心中的压抑,便把故事带给许鞍华,二人共同完成了电影《桃姐》。

许鞍华没见过桃姐,但和桃姐讲过电话。过去她给李电话的时候总是桃姐先接的,一开始许导以为桃姐是李恩霖的妈妈,因为她听起来很凶。

许问李,谁是他心目中最最像桃姐的人?

李答:叶德娴。外貌不像,但是气质很像

演Roger的人选很多,但是考虑到叶德娴已经十年没有上银幕了,就把Roger定为90年代和叶德娴演过不少对手戏的刘德华。

他们找到经纪公司,对方却嫌《桃姐》是一部剧情片,还是一部老年电影,婉拒。

没想到刘德华倒是很喜欢这部剧本,最后才促成了这对老、中年组合。

不得不说华仔还是比较有眼力见的。

看到剧照那一刻眼泪就掉下来了,后来发现豆瓣上有一大批和我一样的人。

刘德华扮演的Roger是个电影监制,常年在外出差。偶尔回家一趟,桃姐总是帮他备上最好的饭菜。

正片开始的第一个画面是桃姐买菜上楼梯,她一弯腰观众发现原来上面已经有一堆菜了。

老太太一次搬不完,必须分几次搬运。这个细节是叶德娴通过自己的观察而设计的。

给Roger做的菜虽说是家常菜,但也是考究和贵气的。

为此剧组特意请了一个厨师来做。

真实的桃姐原本是穿西装和衬衣的,但是叶德娴觉得不满意,亲自带着美术指导文念中去市场上扯布,最后做出来一身黑灰色,许鞍华看了很是惊喜。

影片中Roger的家,正是李恩霖在香港的住处,这里承载着他和桃姐的回忆。电器、家具,许鞍华都没怎么动,尽量还原了家中的生活状态。

这盏装饰灯已经在Roger家呆了几十年,市场上早就没得卖了。

这处房产位于深水埗的边缘,也是香港六、七十年代第一批比较像样的中产公寓之一,所以里面住的都是不奢华但殷实讲究的家庭。

Roger的衣服则是参照李恩霖平时的穿着置办的,只是没李的那么贵,“算是平价版”。

Roger去上班,周旋在大导演中间。徐克和洪金宝,不用多介绍了吧。

还有个脸不熟的是博纳的大老板于冬(也就是本片的投资人)。

拍这场戏的时候许鞍华一边拍一边笑,她直呼“太怪异了”。因为除了刘德华以外,其他三个人都在演他们自己,而刘德华在演她的监制Roger。

徐克

许鞍华也没想到徐克会这么爽快地答应来友情出演,更意外的是徐克还把剧本改了,给这场办公室里的闹剧加了打戏。_(:з」∠)_

“我非常委婉地和他说,我们没有那个钱和那个时间。”

桃姐中风康复后,Roger把她送进了养老院。

为了让养老院和Roger家有一个统一的深水埗的感觉,许鞍华借着“我给亲戚来看看房间”的名义,看了深水埗大大小小三十来家养老院的景。

这些养老院条件差点的一个月四五千,好点的一个月七千到一万,需要特别护理还要加钱。

拍养老院的戏是个大难题。他们选定了拍摄的地点,离桃姐真正住的那家很近,剧组为难的是不知道怎么安置住在里面的老人。

许鞍华说能在里面拍实景是她想也不敢想的,能促成这一切还得感谢两位制片在饭桌上的努力,总算和养老院老板成了朋友,同意在不惊动老人的情况下拍摄。

拍摄过程中打灯不能太亮,电线也不能到处拉,就怕绊着老人家。

每天早上七点进场,拍到九点必须停工一小时等老人们排队洗澡。上午拍到十二点又要等老人们吃完饭再继续开机。

下午的工作从一点半开始,晚上六点必须收工,所有夜景戏都浓缩进三天里拍完,以免打扰老人休息。

可以说限制是非常多了。

一开始养老院不同意让住在里面的老人出镜,剧组就去一个老人剧团里借演员。

结果一开机,叶德娴一走进来,养老院里的老人家们都盯着看,还主动走上来给剧组拍摄。

这一幕是老人看到有新人住进来时的真实反映。

坐在门口的一位低智老人也是养老院的真实住户,他就很喜欢上镜。

所以片中的老人镜头里有请来的专业演员、非专业演员,也有真实的养老院住户。

对于多数剧组请来的老人演员来说,《桃姐》都是他们最后的银幕留念

图上这位戴黑帽子的演员拍完《桃姐》两年后就过世了。

所以他们都格外珍惜这次上镜的机会,拍摄的时候态度谦虚且认真。

这场喂饭的戏,对普通老人来说是有些委屈的,但演员们都非常配合,非常敬业

养老院的老板是黄秋生演的。当时他在另一部戏里做了指甲,许鞍华就让他保持这个造型。

黄老板还说自己的一只眼睛疼,许鞍华就给他配了个眼罩。

一来一去就有了这个市井霸王的形象。

宫雪花出演了养老院的前台小姐,她身上的衣服首饰都是本人带来的,刚好有庸脂俗粉的气息。

有人说许鞍华喜欢请大牌明星,她却认为是剧情需要。

因为《桃姐》的脉络主要是桃姐不停地遇见各色性格鲜明的人物,有一场戏正好是Roger带桃姐去参加电影首映式。

桃姐还为此专门化了妆。两人开玩笑互称“大帅哥”“大美女”,就像儿子带着妈妈去她从没去过的地方,着实令人温馨感动。

这些请来的明星真好符合许导需要的气质,何乐而不为呢?

还有一场Roger带桃姐去参加首映式的戏,本来没有想拍得那么高大上,但是刘德华请了邹文怀,剧组又找了Angelababy,许鞍华想索性就都找真正的影人来演吧。

一般人五刷之内是找不到Baby的

请了这么多明星其实并非出于虚荣心,更多的是好玩而已。

谈起秦海璐演的护士,许鞍华也是夸个不停。

桃姐住进养老院的那场戏,有个住在那的老人站在画面中央,秦海璐便自然地催促她找个地方坐好,关心中带着一点责备,入戏很深

拍到第二场秦海璐想试试用粤语对戏,但是没演两场就放弃了。她对许安华说自己一说粤语整个表演的节奏就被打乱了。

许鞍华立刻想起自己在执导《天水围的夜与雾》时,总觉得张静初的表情哪里怪怪的,这才明白是因为说的不是母语导致的。

好的演员也总能给善于倾听的导演以启发。

再比如桃姐在养老院里上厕所,许鞍华原本的处理是让桃姐颤颤巍巍地上厕所,但是遭到了叶德娴的反对。

她反而认为像桃姐这样的女人不应该是很惨很弱的感觉,所以她夸大了桃姐的动作,显得比较有尊严,还加上了往鼻子里塞厕纸的戏码。

多年后许鞍华回看这段戏,认为叶德娴的处理是得当的。

叶德娴为了演中风的桃姐也做了不少工作。

这场戏里她左手缩在后面,动作都让右手来完成,精准还原了中风老人的特征。

叶德娴脸上的皱纹,本来是没有这么多的,但她一演起桃姐来,皱纹就立刻出现了。

影片接近尾声时,Roger推着已经不能走动的桃姐到公园里小憩。

然而不久前桃姐才在同样的地方活动自如。

许鞍华喜欢拍这样重复的片段,一样的景物,人却不同了。

这种似是而非的场景很容易让观众入戏,感到物是人非,非常遗憾

最后Roger和影片开头一样回到公寓,他身上的装束都没有变,只是桃姐已经离开了人世。

又一次,相同的景,不同的人

然而不变的是对桃姐的回忆,将永远在门后等着Roger回家。

电影背后总是藏着许多你想不到的小心机。从看到这张照片的那一刻起,我的眼泪就没停过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桃姐的更多影评

推荐桃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