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拆电影】电影是「腔调」比「故事」更重要

关灯拆电影
2018-04-0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冰

电影,是「腔调」比「故事」更重要。

「故事」比「腔调」更重要的,那是电视剧。

这部影片,别看它当年只有这点票房。

好电影都是慢慢显现出它的价值。

《罗曼蒂克消亡史》里面的罗曼蒂克就是浪漫的意思,片中老上海那些大亨闻人妓女马仔,身上都充满着一种神秘的浪漫气息

这部影片也被誉为“东方的《教父》”,确实从拍摄手法上有不少地方借鉴了西方电影中各色黑帮片。

抄得聪明,就叫致敬。

致敬,也要有腔调。

关灯特约,请勿转载

文/一冰 向黑帮片致敬

人物造型有特色

教父肯定不是普通人,所以在人物形象的设计上肯定要有自己的特色。

在科波拉的《教父》当中,老教父马龙白兰度的脸好像做过“反拉皮”手术一样,耷拉在两边。

其实是导演往他的腮帮子里都塞上了吸水棉,故意臌胀起来的。加上他头发朝后梳成背头,专门为了让老教父看起来像一条斗牛犬,高贵有杀气

而且片中不管白天黑夜,《教父》都喜欢用顶光,这就让老教父的眼窝深陷入阴影中,看起来有一种不可捉摸,深不可测的感觉。

《罗曼蒂克消亡史》也是一样,导演拍东方教父陆先生的时候用了逆光,专门要突出葛优的两只招风耳

一方面是陆先生的原型杜月笙的耳朵就很大,另一方面招风耳的造型还能给人一种耳听八方,消息灵通,机敏聪明的印象。

逆光照明造氛围,百叶窗户有玄机

这场戏是葛优在会客厅里和日本人谈公事。光穿过百叶窗射进屋内,里面的人物都是逆光拍摄的,所以看起来比较暗。

逆光+百叶窗的组合是《教父》里的一种经典照明效果,最早百叶窗元素也在希区柯克的惊悚片当中出现,不过现在已经变成黑帮片的符号化语言了。

《教父》里有百叶窗的地方正是马龙白兰度办公的场所,在这样的布光下谈公事,说明他们谈的事情不是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操作的,阴暗的室内也加深了庄严感和神秘气息。

后来麦克当上新教父以后也在这里办公。

这种布光法是由著名摄影师戈登·威利斯设计的,他在美国被称为阴影大师。

2009年的时候他还被授予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上海人喜欢边搓麻将边嘎山湖,上海的教父也难免这个俗。

陆先生,渡部,张啸林几个围在一起打麻将,还要聊点公务上的事情,陆先生叫妹夫渡部陪他第二天和几个日本人谈生意。

这场麻将戏用的也是逆光,虽然人物面部有补光,但是逆光在这里依然很明显。

有逆光说明有阴谋,有见不得人的事。

原来渡部是个日本间谍,潜伏在陆先生家里。陆先生主动邀他以日本人的身份陪同,他当然就要掩饰一下了,于是他就用上海话宣称自己是一个上海人

有模有样,还搬出老婆孩子加以佐证。

值得提一句的是渡部的演员浅野忠信真是个尽职的演员

他虽然不会说上海话,声音都是后期配的,但是为了口型对,他就把台词嘴型全背出来了,据说在片场给我们中国演员很大的震撼。

音乐配画面,上帝看人间

这边渡部已经派人杀掉了陆先生的家人,陆家被灭门了。

这一段剪辑的时候特别致敬了彼得·格林纳威的著名黑帮片《厨师、大盗、他的太太和她的情人》。

背景音乐都是一段优美的旋律,有一个小男孩在吟唱。

画面是一个全景的移动镜头,就好像上帝正看着人间的残忍一样,有异曲同工之妙。

配角有趣味,人物有质感

黑帮有老大,就有小马仔。

一般杀人这种事,肯定是不需要老大亲自干的,都是老大下指令,马仔在背后操作。杀人还不能直截了当地说,要用暗语才有腔调

这边葛优发布命令要一些点心,佣人就拿来了小笼包之类的真点心。

马仔拿来的是另一道特别为周先生所安排的点心。

马仔把点心拿回来,周先生打开一看,发现是情人的一只手。吓得他立刻服帖,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事情都招了。

下面就轮到收拾周先生了。

《罗曼蒂克消亡史》里面是以比较幽默的形式表现马仔的。

马仔押送周先生的这场戏,是以车的中心线为一条轴线拍的,一直在轴线的一侧拍另一侧,始终不翻转过来,对话也很有趣,谈一个很隐私的问题。

他们的聊天好像是随机的(后面再解释),很像是昆汀的影片,喜欢杀人前闲聊。

昆汀在他那部拿了戛纳金棕榈的《低俗小说》里面就这样表现过两个黑帮马仔,杀人之前还在不断聊天,吹自己之前在荷兰的经历,后面有什么计划等等……

马上要杀人了,但是在杀之前居然完全可以沉浸在自我的世界当中,说着他们的这些八卦事情,也许是天天要杀人,所以觉得杀人已经无所谓了,这是昆汀电影的一个特点。

这边都到人门前了还在聊妹子。

一般这种聊天都是比较幽默,比较受观众喜欢的段落,讲的东西虽然零散,实际上是为了增加人物的质感

现在又回来看这个污得不行的“打洞”,其实有两个意思。

第一个很污,大家都懂。

第二个就是真的挖洞了。杀人埋尸当然要洞,这就是为死鬼周先生挖好的洞。

他们在车子上污的那段,所谓的打(开)洞(苞)也可以指杜江演的小马仔第一次杀人,是黑社会中的开苞

小马仔第一次杀人就很猛,血都喷在他脸上,这就好像是处女之血

没想到小弟第一次这么猛,难怪王传君演的大马仔在边上看的呆了,感叹他将来是要做大事儿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车上要聊打(开)洞(苞)。

奶油黄影调,《教父》是鼻祖

《罗曼蒂克消亡史》里的画面整体是偏黄的。

照进车里的光线是黄调的,

袁泉演的吴小姐家里的家具也是淡淡的黄色,

连天上的云都是奶黄色的。

这种黄黄的影调,还有一种专门的名字,叫奶油黄,也是前面说的阴影大师戈登·威利斯发明的。

他在《教父》当中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是室外还是室内,都追求这种高级的奶油黄作为基调,以至于后来很多表现40 年代的影片都开始以奶油黄作为它的色彩基调,比如后来的《美国往事》。

这就是《教父》的影响力。

一则八卦:这个戈登还曾经很傲地表示科波拉根本不懂打光和色调,都是他自己一手包揽的。

环境优美,事件残忍,反差造美

回到押送周先生的这场戏,车窗外面景象很美。

我们已经知道马上要在这样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干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就是把周先生做掉。

这种桥段在《教父》里也有,两个马仔开车到郊外把保利干掉,外面的环境也是草长莺飞非常美的。

一般来讲,在黑帮片中风景优美的地常常比较合适来干残忍的事情,这就反差

《罗曼蒂克消亡史》里这样的情节还不止一处,渡部帮陆先生把章子怡演的小六送去苏州,路上起了歹念想把章子怡占为己有,于是就把司机和前座另一个倒霉蛋给崩了。

埋尸体的地方也是珊珊可爱的一派秋日景色,又一次在美景里干残忍的事

在车里杀了人,就要搞一下清洁工作,这就很像《低俗小说》里面洗车的一段。

《罗曼蒂克消亡史》处理得还挺唯美,

《低俗小说》就比较血腥了。

渡部手里的手绢是章子怡给他的,章子怡在后面安心地睡着了,说明她对渡部很有安全感

擦完血迹,渡部把手绢擦掉,因为他不想再杀人了,否则不要拿手绢再擦吗?

他把车门一关开回了上海,从此把女人藏在了自己的地下室。

所以说男女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真是很神秘的东西,小六成了渡部的一个秘密,也是一根软肋,所以才有了后来小六带陆先生找到渡部报灭门之仇。又是浪漫使人发昏。

没想到一部电影背后还有这么多门门道道吧?电影是「腔调」比「故事」更重要电影是「腔调」比「故事」更重要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罗曼蒂克消亡史的更多影评

推荐罗曼蒂克消亡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