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的“史诗”

Loreene
2018-04-03 11:19:3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若我未曾先触碰文本,这部电影给我的感受或许无法如此般震撼。贝奥武夫是中世纪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史诗,而这部电影却是现代人对人性的解读与阐发。说白了,壳还是那个壳,只是内核已改得“面目全非”了。 所有的一切都“师出有名”,或许这是现代人渴望用一种逻辑去解释混沌不清的心理状态,诚实地说,我亦然。所以在故事的阐释方面我无疑偏爱电影,因为它不像文本中以一句“他无法忍受鹿厅内日复一日的飨宴,悦耳的竖琴,嘹亮的歌喉”便算是交代了格伦德尔杀丹麦人的动机,当然我不否认这恰恰是与现代有着一千多年的人们在制造“故事”时的思维方式。只是在一种审美的角度而言,改编对于我这种看客来说是赏心悦目的——即使又是以“复仇”这一主题。说到复仇背后的沉重感,大概又可以牵涉到无穷无尽去。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是个扛把子,还有《伊利亚特》中科勒马科斯亦有为奥德修斯“复仇”的意念……是否复仇是人类道德制高点的表现?赋予着人类伸张正义的道义凛然?不可否认的是,许多流芳百世的戏剧家不约而同得有这种倾向。所以,在格伦德尔为父报仇的原动力下,很难去苛责格伦德尔所谓的“残暴”,且借贝奥武甫之口还道出了格伦德尔不曾杀老人、妇女、儿童的事

...
显示全文

如若我未曾先触碰文本,这部电影给我的感受或许无法如此般震撼。贝奥武夫是中世纪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史诗,而这部电影却是现代人对人性的解读与阐发。说白了,壳还是那个壳,只是内核已改得“面目全非”了。 所有的一切都“师出有名”,或许这是现代人渴望用一种逻辑去解释混沌不清的心理状态,诚实地说,我亦然。所以在故事的阐释方面我无疑偏爱电影,因为它不像文本中以一句“他无法忍受鹿厅内日复一日的飨宴,悦耳的竖琴,嘹亮的歌喉”便算是交代了格伦德尔杀丹麦人的动机,当然我不否认这恰恰是与现代有着一千多年的人们在制造“故事”时的思维方式。只是在一种审美的角度而言,改编对于我这种看客来说是赏心悦目的——即使又是以“复仇”这一主题。说到复仇背后的沉重感,大概又可以牵涉到无穷无尽去。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是个扛把子,还有《伊利亚特》中科勒马科斯亦有为奥德修斯“复仇”的意念……是否复仇是人类道德制高点的表现?赋予着人类伸张正义的道义凛然?不可否认的是,许多流芳百世的戏剧家不约而同得有这种倾向。所以,在格伦德尔为父报仇的原动力下,很难去苛责格伦德尔所谓的“残暴”,且借贝奥武甫之口还道出了格伦德尔不曾杀老人、妇女、儿童的事实,不得不说,影片似乎有意颠覆这种固化的“人物形象”,我喜欢这种人性中的不确定性,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简单地用一个好坏的标签就被定格住。 是的,就连英雄也是这样。那英勇善战日耳曼英雄贝奥武甫似乎更多了几分常人的平凡,他没有洞察格伦德尔杀丹麦人真相的本领,他也会犹疑不定产生质疑;他面对俏丽冷酷的女巫萨尔玛,也有着身为男人的生理冲动。让我深深难以忘怀的是那个暧昧的夜晚,贝奥武甫和萨尔玛的对话。格伦德尔杀死了贝奥武甫的好朋友,萨尔玛却对伤心不已的贝奥武甫抛出了这样一句话:你觉得伤心是因为死去的是你的好朋友,但若这个人与你无关呢?生命的价值似乎是以自我为圆心,以与外界的联系为半径形成的一个圆,萨尔玛的一句话或许是这部影片的弦外之音。是的,它在消解绝对的英雄主义,绝对的善恶之分,绝对的孰是孰非。如若让我给这部影片定位它对应的历史,我想它更多蕴含的是文艺复兴时期觉醒的人性,充斥着理性的光辉。贝奥武甫对国王的质疑与动摇是一个寻找真相的过程,这个过程不是天神赋予的超能力,是作为一个“人”的探索历程。或许这是现代英雄的阐释方式,不是赢取荣耀的那份蛮力造就一个英雄,而是在勇敢的背后还能去探索真相,原宥一切。 谈及原宥,似乎这是宗教的本职,只是在影片里,对基督教的态度是有几分暧昧不明的嘲弄。云游牧师布伦丹就是一个小丑般的存在,虽然人们对匪夷所思的念词与行为不予苟同,可是身体终究诚实地照着牧师说的做了。犹如闹剧一般的嚷杂,让我觉得这在影片中或许有着调节气氛的作用。还有提到的宗教异端——该隐是格伦德尔的先人,故而格伦德尔也成了一个异端。到了远帆启航的最后一幕,当贝奥武甫的同伴在设想他们在后人口中流传的事迹之时,有一人又谈到:该隐是凶手,谁说我们又不是凶手呢? 聊聊 史诗: 一个有意思且为中文人津津乐道的话题是“为什么西方远古的文学多以史诗为滥觞,而汉族却仿佛未曾有这样一块宝藏”,当然此处用汉族也意下之藏族亦有《格萨尔王传》此类云云。其实大可不必大做文章。人类文学史甚而整套历史的发展有自己的轨迹,不是一两句你我的质问或发难便敷衍了事的。西方之荷马的《奥德赛》《伊利亚特》乃至中世纪的《贝奥武夫》《罗兰之歌》《尼伯龙根之歌》都经久不衰,为人津津乐道,词章之华丽与气势之磅礴丝毫没有在时间的打磨下受损。于是观望着大洋彼岸文学繁华愈显的我们,似乎心有戚戚然,只是这样的自卑真的有必要吗?君又可见遥远的诗三百从两千多年前传来阵阵回响,先秦散文虽没有史诗的宏达却散发着富有逻辑的智慧之光辉,大赋虽不免乏味然其华彩并不亚于史诗,更枉提唐诗宋词等文学之巅峰。一个地域孕育了一种文学,而这种孕育的条件与经济地理政治自然条件等等无不紧密相连,而这些我想高中的文科知识用来乃绰绰有余,虽不免笼统,但基本核心却是如此。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贝奥武夫与怪兽格兰戴尔的更多影评

推荐贝奥武夫与怪兽格兰戴尔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