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行 釜山行 8.3分

我们一直在抵抗“互相伤害病毒”——《釜山行》脆弱良知的崩坏之路

拜伊良
2018-04-03 11:05:45

“从本质上说,人是恨对方的。”from《狂热分子》

与vampire题材不同,zombie给人的是明显缺少逼格的印象,如果说vampire的剧情梗更集中在善与恶混沌一团的矛盾交锋中,那zombie则是直接给出了一个丧失人性的标准参照物以发人自省。可以认为,所谓人性即是个体在特定群体情境中实现最大共赢的适应力,如果在运行正常的文明社会里人性一直稳定在千人一面的基线上,那么对于极端情况的假设最适合作为合格人性的测试器,zombie危机的爆发就是极端中的极端。

不同于多数灾难题材,影片不钟情于宏观叙事,也不着重个人英雄主义,只是用接近三一律的模式把矛盾最高潮的部分紧锁在通往釜山的封闭列车当中。对于车上绝大多数人类而言虽然都是由生到死单线旅程,却也由恐惧和私心催化着让人性嬗变到不同的歧路上,有人逃避、有人坚守、有人堕落、有人升华。

越是自洽的人性越缺少对外部危机的抵抗力,如果被用于自洽的是美德,那这种所谓的良知最适合堕落成为平庸之恶的渊薮。所以许多日常的符合道德范式的好公民都成了损人利己的蝼蚁,反倒是主角因为平时赚惯了基金管理的黑心钱,面对人吃人的绝境反倒走上救赎之路。用道德武装外表的人,内心最缺少反脆弱性,以

...
显示全文

“从本质上说,人是恨对方的。”from《狂热分子》

与vampire题材不同,zombie给人的是明显缺少逼格的印象,如果说vampire的剧情梗更集中在善与恶混沌一团的矛盾交锋中,那zombie则是直接给出了一个丧失人性的标准参照物以发人自省。可以认为,所谓人性即是个体在特定群体情境中实现最大共赢的适应力,如果在运行正常的文明社会里人性一直稳定在千人一面的基线上,那么对于极端情况的假设最适合作为合格人性的测试器,zombie危机的爆发就是极端中的极端。

不同于多数灾难题材,影片不钟情于宏观叙事,也不着重个人英雄主义,只是用接近三一律的模式把矛盾最高潮的部分紧锁在通往釜山的封闭列车当中。对于车上绝大多数人类而言虽然都是由生到死单线旅程,却也由恐惧和私心催化着让人性嬗变到不同的歧路上,有人逃避、有人坚守、有人堕落、有人升华。

越是自洽的人性越缺少对外部危机的抵抗力,如果被用于自洽的是美德,那这种所谓的良知最适合堕落成为平庸之恶的渊薮。所以许多日常的符合道德范式的好公民都成了损人利己的蝼蚁,反倒是主角因为平时赚惯了基金管理的黑心钱,面对人吃人的绝境反倒走上救赎之路。用道德武装外表的人,内心最缺少反脆弱性,以那位欠揍的人渣常务为代表的庸众为我们在彻底告别人性之前所能堕落的程度做了最刺眼的锚定。如果危机只是一场零和博弈,大家还可以坚守公平的底线,可惜,在无差别的死亡碾压而来的灾难中,我们面对的是负和竞争,一切出卖与堕落充其量只是延迟灾难降临己身的顺序,却也不得不作此选择。

当然,人性的光明面还是应该褒扬的,即便不能拯救世界,也要有一副不甘与现实一同堕落的架势。膂力过人的准爸爸,练就摔跤手发达的四肢也不自诩有才智,只将守护家庭、帮扶弱者作为第一荣耀;情窦半开的棒球少年在男女交往上出尽了草食男的糗,却也因为品格单纯而在危机前没有越出良知之外的算计;再加上玩腻了人性套路,如今为爱女爆发舍身取义觉悟的主角,他们三位一体,一个用简单的头脑和发达的四肢坚守存粹的人生信条;一个秉性单纯得还难以被复杂的世俗的尔虞我诈浸染;一个从过去自私的迷惘中幡然悔悟想要重启温暖的人生,三个人的良知具备不同模式的抵抗力暂时组成了反脆弱铁三角。在主角光环的加持下,组合方阵的战斗力臻至佳境,那些在一出场时狼奔豸突得像是被外星黑科技制造出来的吃人怪物,此时仅仅就是一波看见什么咬什么的行尸走肉,还暴露出一系列弱点。照此形势发展,人类还是可以用智商和团结找到生机的。

可惜了,多数人的良知都太过脆弱,其崩坏的节奏比火车脱轨还叫人猝不及防。对人性最大的拷问降临了,为了多攫取些虚妄的安全感,人类开始毫无远见的互相伤害。没有人想要做英雄,做一个活着的蝼蚁已是求之不得,仅有的利他情怀也只是匀给差序格局中最接近自身的那些亲友。

固然,观众可以在安全的处境中一面批判盲目求生者堕落的人性,同时嘲讽那些因为短视不慎丢掉小命的失败伎俩。明明应该组建成一支希望大军,却因为突破不了囚徒博弈的认知困境,而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拿去交了智商税。就连编剧一直罩着的主角也在力挽狂澜之后,面对尸变当中的人渣常务 ,没用常识作出紧急的御敌之策,只怪良知过于反脆弱了,结果因为一时的迟疑搭进了对尸毒没有抵抗力的身体。也罢,圣徒的灿烂牺牲只会升华其光辉的人性。

可以判断,我们的人性深处就一直滋长着“互相伤害病毒”,在日常情况下,人性维持着一个运作正常的免疫系统,还能有足够的抵抗力。等到社会秩序的塌陷带动良知崩坏之后,人与人之间就只剩下互相伤害了。大胆假设一下,尸毒只是瓦解了人性的免疫系统,让那互相伤害的病症尽情爆发,我们在本质中是恨对方的,例外的是那位人生一片虚无的老姐姐,似乎因为吃苦太多不知从何处恨起,在众zombie中保持着出旧有的安静从容;而列车刚启动时冲进去的第一位尸毒携带者,在毒素侵蚀大脑的挣扎中,不住念着“对不起”,许是因为人性中最后崩坏的就是那些让人既愧疚又生狠的记忆;话说回那位尸变中的人渣常务,用幼稚的腔调念着要找妈妈和家庭住址,似乎暗示了他那渣到地狱里的人格也是源于一个应该博取同情的孤儿的悲惨经历。

尸毒只是给人性划出一道可以无限堕落至消失的悬崖。当良知挂在悬崖边缘挣扎时,感知最真切的就是死死扣住石缝的手指和牵扯身体立刻下坠的重量,前者是可以当做对良知最好的回馈的幸福时刻,比如主角尸变前眼中浮现出的是女儿初生时的笑脸;后者则是比前者沉重许多的纯粹恶意,所以互相伤害就是早晚注定决堤的洪水。

影片中最后幸存下来的是代表能抵御灾难力量的职业军人和承载种族延续希望的孕妇跟少女,二者间差一点又造成不可挽回的杀戮。但愿少女的励志歌曲能成为一剂疫苗,让我们在世界归零后,停止伤害,重拾希望。

附言:常言道,以形补形。可以说vampire的存在象征着一小波高智商、有地位的反社会人格者,他们有理智却没有人性的温度,所以要吸人血来维持社会人的形态保证长期博弈的优势;而zombie则是一群只会凭本能破坏一切,同化旁人的狂热分子,他们的头脑一片虚无,所以要吃脑子来假装有智慧,带给世界的是爆发式的伤痛和之后仅剩下希望的废墟。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釜山行的更多影评

推荐釜山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