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者之爱 贤者之爱 7.5分

拘囿与贪求

云恪
2018-04-03 10:55:04

之前一直想写真由和百合这对相爱相杀的“闺蜜”,当时想的主题是——旧贵族的拘囿和暴发户的贪求。百合家里是暴发户无疑了,而各种影评里都没有从阶级上点名两人的象征意义,所以我觉得很值得一说。而真由就是和暴发户形成对比的“旧贵族”。

之所以将真由和旧贵族联系在一起,是第一话中真由和妈妈提到的电影《豹》。借电影中的主人公,说出这样一句话:“我们贵族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这句话带着自怜自惜的意味,可以从正反两方面理解。

一方面,创作者是在感叹江河日下,人心不古的世道。为旧贵族的种种优势宣传。从这一角度来看,百合为代表的暴发户是值得批判的靶子。

从居住环境来说,百合原生家庭虽然有现代的家具和设施,但环境脏乱差。真由家里是几代流传下来的有家族文化的旧物品,墙上都是书。院子里布置得如同世外桃源。

从父母相处,家庭关系上来看,百合的父母请保姆照顾子女,母亲不会做饭,也不曾做过饭。他们无暇顾及子女。百合说,没有人为自己的行为生气,这是她无人关心的深刻写照。有些忙于工作的父母,会对子女发脾气以抒发工作的不满,而她父母连对她发脾气都没有。而真由活在父慈母爱的家庭里。母亲会在下午准备好下午茶,会在真由看情色小说时担心地告诉真由爸爸。他们温馨的家也是母亲打理的结果。而真由爸爸甚是宽容,不为真由的阅读设限,会担心独生女没有朋友而鼓励她和同龄人接触。如此对比下来,我突然明白了有些人的妒忌是怎么出现的。一些人习以为常的平淡生活,是另一些人难以企及的梦想,轻易将这梦想实现的人和事,对缺失者就是罪恶。

从性情塑造的结果来看,百合强要项链、耳环的行为都是她贪婪、没素质的丑态。她和成年男子多次的暧昧行为也表现为低自尊和无廉耻心。在她弟弟溺死之后,她未感到心痛,体现出她情感的丧失。百合的个性未必是恶,但也绝不是善。反观真由,永远优雅得体,更重要的是,内心宽容而有爱。真由对百合的掠夺,最初是宽容甚至纵容。而被同学欺负时,她也更多表现出无助感。这些归根到底是她对恶的无知,以及富足的爱的力量。她虽然不喜百合的贪婪和没教养,但在看到她的弟弟们打架,看到她鸡飞狗跳的家以后,对她的同情心迅速占了上峰。她会为百合缺爱的哭喊而哭泣,这是多么柔软的一颗心。

这里想插一句题外话,一对温文尔雅的父母,该怎么培养自己的孩子?像真由父母那样,总是与孩子温和的交谈,对孩子宽容又宠爱,如果孩子个性又敏感沉静,那么他\她很可能如真由,在父母以外的人面前招架不住。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那样有文化有素质,更多的是千奇百怪的性格,难以捉摸的企图。所以这种父母更要狠心地从小就把孩子推出去,让他多和外界的人接触,学更多技能。他独立时将面对的,和家里那个安乐窝出入太大。

上面是从支持真由的角度分析真由和百合的高下之分。另一方面,“贵族的时代已经结束”,其原因,是他们已经和社会发展脱节,他们所赖以生存的一整套行为方式,早已成为拖他们后腿的累赘。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与真由这样的人相交,常会感到不真实。在年幼的真由身上,看不到情绪的大波动。温和浅笑,或者低眉伤心,这些情绪都很淡。如果说那时的她还未经世事,那么成年后的真由,在百合强要耳环后,依然摘下来给了她。她这时候脸上是委屈和不情愿的表情,这种心里不愿意,但是被教养拘束着不拒绝的行为,在现实生活中让自己和别人都会很难受。

谅一娶了百合这件事,真由输在对人性的错误认识上。她以为教养是决定一个人高低的标尺,对原始的性欲等无所知。这就好比一个从小住在高楼上的小姐,未曾真正地踏在土地上,不知人们吃的穿的是经历了怎样的辛苦和肮脏得来的。她不能接受粗鲁的言辞,在母亲面前批评百合没教养,都会被制止。百合以她的美貌、主动、易得性,抢走了谅一。多年复仇的真由,拿起的武器依然是教养、礼仪与文化。

强调教养,对生活、人性片面的认识,使得真由的生活受限。此外,百合比真由看问题更实际。真由母亲打算卖房子,真由不愿放弃被不断侵蚀的屋子,想着让它自然消亡也好。对于修补房子需要花一大笔钱,她也觉得值得。她不在乎这个房子会带来的金钱上的回报,对高昂的修补费用也不眨下眼。相比之下,百合在看了谅一改变的电影之后,表示没看懂,但是她认为卖座才是真正重要的事。这样谅一的书才好卖。这样两种态度下的人生经营,自然是百合得利,真由高雅。而高雅在实际的竞争中,未必可以作为武器。百合抢夺事物的直接与迅速,和真由复仇的隐藏与漫长,也是一组对比。

于是,我们看到谅一在半推半就中选择了百合。百合在各方面都和真由不能比,但是她凭着小兽般的抢夺和真实的吸引力,快速地抢占了真由的幸福。这是百合的胜利。

剧中有这样一段,百合在谅一回家后,惊讶得说,以为你在银座附近喝酒呢,而晾一回答,又不是以前的文人。不是以前的文人,那以前的文人是怎么做的?这句话中或许隐藏着日本文人的变迁史,但我从中嗅到人们信念的转变。不再尊崇冗余的教养,更偏爱实际的个性。文人也不再孤芳自赏,对影自怜,越实际越好。

而下一代人的代表——直巳,他坚定地选择真由。这或许代表了暴发户的子女们的选择。钱财、地位这些硬件他们不缺,他们想要教养、素质、文化来装点门面。如果要彻底改变阶级属性,他们要从根本上抛弃惟利是图、粗俗无礼的旧貌。而事实上,已经远离人间疾苦的后代们也深深地拥抱这些文化,将它们作为自己空虚人生的寄托。被暴发户打败的旧贵族们的那一套范式,又被暴发户的后代们拾起来。兜兜转转,质与文不断博弈下去。


以上是从阶级层面,分析不同阶级的价值取向,最后得出暴发户打败旧贵族,又被旧贵族同化的命运走向。

认为真由是贵族,是百合曾提到:真由家有个别墅,在八岳。真由家很有钱,和自己这种暴发户不一样,一直都是有钱人。而且真由谈吐高雅,熟谙各种西餐礼仪,符合上层社会的形象。可是细想下来,真由家里无权无势,不是王公贵族更没提贵族血统。在一些人眼里,她们家算不上贵族。那么把真由的生活环境和文人家庭相联系,也是说的通的。她父母的文化水平和阶级属性,就算达不到贵族层次,也可以算得上是高知家庭。

剧中真由和百合也在不断修复自我。百合原生家庭总是脏乱差,而她和谅一的家则整洁如新(这里或许也想表现她内心的空洞)。比起父母,她起码知道了整洁(可代指礼仪)的重要。她的母亲不曾做过饭,而百合花大价钱去学做饭。对儿子的关心比起父母对她,也还是多一些的。

而真由在幸福生活被生生破坏后,意难平地去复仇,在其中她不断探索着人性的恶。和男人滥交,勾引幼童,利用谅一的愧疚当上主编。她对人性的认识越来越深刻。只是这一时期她还是没有撕破自己教养的面具。直到她复仇计划成功,直巳全心全意地依恋自己后,她才和母亲谈起对百合的讨厌。面对百合她直接地说出讨厌她,刚烈地表示再不来往。从这里看来,真由之前的好教养更多是父母对自己的期望。她心里也担心自己言语粗俗会让父母失望。而有了直巳无条件的爱以后,真由才真正有了底气。

从百合和真由摊牌后失魂落魄,选择同归于尽的行为看,创作者对百合为代表的暴发户依然是贬损的。同样经历不如意,真由可以在失去两个最重要的男人后,有独立的事业,更成功地复仇。而百合却心灵无所归依,对真由的厌弃感到天崩地裂。这也是创作者对暴发户们空洞世界的嘲讽,他们无法实现自我建设,只能贪婪地吸食别人的养分,靠夺取的快慰活着。表面光鲜亮丽,实则一无所有。

上面提到,我从百合身上,终于弄懂了妒忌是怎么来的。百合这个人物值得发掘的点有很多。

她不是坏人,但是她不断做着掠夺的坏事。而在她心里也不认为自己做错,因为她始终觉得自己一无所有,自己是被亏欠的那个人。从小不被关爱着长大,她习惯了自暴自弃没教养地活着了。可偏偏遇上了真由,这个对自己的抢夺总是纵容的真由。她说,真由好小气,明明她才是拥有一切的人,这么不喜欢跟别人分享。之前真由在一些小事物上忍受了她的争抢。让百合以为真由应该可以分享其他事物。百合对真由的好教养,事实上带着嘲讽的试探与破坏。她享受着真由的无力拒绝。

而最后她说自己比谁都喜欢真由,这个喜欢不是奉献式的爱,更多是自己理想人格的投射。她也对真由说,你必须积攒着足够的微笑,无故夺走你的微笑的人,我会杀了她的。或许百合也曾努力向真由靠拢,学她的素养。但在真由父亲自杀后,两人关系如同寒冰。她也在各种尝试后明白自己做不到那么优雅温和。

此时百合牢牢绑住自己和理想人格的办法,除了一个她父亲的秘密,就是恨了。她用恨缚住真由,让她脱不开身。

她们两个人成为朋友,是因为两个人之前一直没有朋友。真由孤高,百合低贱,都是不被欢迎的对象。想来父母在择居时,还是不要选择偏远地区,房子再大,也比不了子女广泛社交的重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贤者之爱的更多剧评

推荐贤者之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