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箭穿心 万箭穿心 8.5分

一个终于有资格逃离的女人——《万箭穿心》留不下一条清晰的伤痕

拜伊良
2018-04-03 09:46:0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一直感到需要过一种更为真实的生活。”from《逃离》

电影一开场就很容易看出,李宝莉是一个自尊极高的女人,却又是那种已经形成自洽的自尊,所以她不需要太多考虑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谁跟自己不爽,立马怼回去;看什么不顺眼,张嘴就喷;比起记仇,她更习惯及时清算,凭着一根直肠子完美演绎武汉女人的霸气。

她的尊严有粗壮的神经作为保护网,即便是“万箭穿心”,只要箭穿过去了,心里也留不下一条伤痕。

也不能说李宝莉是一个低共情的女人,她的情绪回路只适应特定的圈子。片中所有的矛盾、不幸和救赎,可以说都肇始于这个女人的心智模式与家庭环境的不匹配。在武汉女人眼里,非武汉的湖北人都是外乡来的。她出自武汉劳工阶层,选择知识分子家庭的外乡人马学武算是很公平,再加上自己不缺本地人追的颜值,马学武显然是高攀了。她的婚姻是主动选择的,事事要做主也就顺理成章。

在那个刚开始推行市场经济的九十年代,人都被迫卷入社会的变迁。能有幸成为赢家的人,除去纯粹的运气,要么具备远见卓识,敢于把握时机;要么就是神经大条,在任何苦难

...
显示全文

“我一直感到需要过一种更为真实的生活。”from《逃离》

电影一开场就很容易看出,李宝莉是一个自尊极高的女人,却又是那种已经形成自洽的自尊,所以她不需要太多考虑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谁跟自己不爽,立马怼回去;看什么不顺眼,张嘴就喷;比起记仇,她更习惯及时清算,凭着一根直肠子完美演绎武汉女人的霸气。

她的尊严有粗壮的神经作为保护网,即便是“万箭穿心”,只要箭穿过去了,心里也留不下一条伤痕。

也不能说李宝莉是一个低共情的女人,她的情绪回路只适应特定的圈子。片中所有的矛盾、不幸和救赎,可以说都肇始于这个女人的心智模式与家庭环境的不匹配。在武汉女人眼里,非武汉的湖北人都是外乡来的。她出自武汉劳工阶层,选择知识分子家庭的外乡人马学武算是很公平,再加上自己不缺本地人追的颜值,马学武显然是高攀了。她的婚姻是主动选择的,事事要做主也就顺理成章。

在那个刚开始推行市场经济的九十年代,人都被迫卷入社会的变迁。能有幸成为赢家的人,除去纯粹的运气,要么具备远见卓识,敢于把握时机;要么就是神经大条,在任何苦难面前都有无比耐操的坚韧。而大多数人都是被动期待着被发展的风向带到水草丰美的地方长久安居。如果不小心被塞进了自己不能适应的生态环境中,内心不断反射出的冲动就是“逃离”。

马学武想要逃离,这股压抑的欲望贯穿了整个角色。知识分子的自尊不比李宝莉那样自洽,需要靠整个社会生态来喂养,人际关系中的任何波动都可能触发价值感危机。他对自己最满意的人设是工厂主任,价值感来源于在广大职工的簇拥和领导的注视下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此类推,他当然觉得在家中应该有一位贤惠的老婆来配合自己一家之主的正统地位。可惜他老婆偏偏是能叫搬运工都低看她一眼的李宝莉。

淡定说出想要离婚时,马学武心里立马嘚瑟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的逃离方式也遵循他习惯了的喊口号、摆姿态,搞不出什么实锤。然后他出轨了,并没有主动预谋,更像是被缘分的风向带到了误以为水草丰美的地方。作为高自尊的知识分子,他最受用这种不期而至的浪漫。但是这不能算是逃离,就是一场被抓到实锤的出轨。他因为自尊而任性地要逃离,凭着本能逃向浪漫,却又因此在自尊所依赖的社会关系中被定义为失格之人,自己最珍惜的人设崩塌成齑粉。然后是李宝莉翻盘后的不依不饶;是被下岗证明的社会失能;是内心以为能共享浪漫净土的出轨对象告知的残酷真相;然后他跳江了,这似乎是唯一适合他的逃离方式。

马小宝也想要逃离,不过他比悲剧结局的父亲多出了超越少年心智的隐忍。李宝莉当初为了生出聪明孩子选择马学武时,并未考虑到这对聪明的父子从不跟自己一条心,于是丈夫死了,还有儿子的债要还。马小宝心里只能恨母亲,那是他自小的认知中唯一会搞事情的女人,而且搞出的都是恶心事。直接打骂的痛苦是李宝莉给的,失去父亲、家庭贫困、在他人面前被伤害的自尊,她肯定也脱不了关系。父亲和奶奶都是体贴自己的人,也是可以互相抚慰的受害者。

隐忍造就了马小宝的好成绩,也让他成了奶奶的乖孙子,但他最想要的,是面对内心的痛苦能找到立竿见影且一劳永逸的逃离方式,所以要忍,并且尽量远离李宝莉那个痛苦之源。终于,他成了高考状元,能上一流大学也自诩有人自力更生的本钱,再加上冥冥中弄清了父亲自杀的真相,一切痛苦都有了自洽的解释,病灶全在李宝莉。于是,万事俱备,只欠正式翻脸。

奶奶曾经想要逃离,比起儿子,她还有知识分子在自尊之外的自知之明,老来被嫌的日子过不了。可是这里还有需要她疼爱的孙子,加上儿子死前在遗书中留下的请托,使命感撑起了女人的价值感,从这点开始他和李宝莉有人格上的交集,也成做家庭决策时必须被尊重的商议对象。由此看来,女人的自尊似乎天然比男人更具适应力。

万小景选择不逃离,物资的享受对冲了婚姻的不幸。她算是影片中看得最明白的人,知道有得必有失的规则,不会无条件地维护自尊,也不会不留余地地要求男人。她的自尊靠的是豪车华服,也为此容忍老公沾花惹草。所以她会告诫李宝莉给马学武留一线情分,会提醒她生活的现状可能暗藏“万箭穿心”之祸,一样也会接受不了成为了“扁担”的李宝莉。

建建应该是最没有想过逃离的人。他刚出场时是玩溜了市井规则的混混,信奉义气和直来直去的暴力;在牢里受过多年教育出来后,开始主动拥抱变化。社会仍在发展,创业还有机会,市场经济基本成熟了,人与人不介意明码标价的有来有往,只要钱上不吃亏,没什么放不开的。

最后再说回李宝莉。作为一个辛苦了十几年如一日的“扁担”,她心里恐怕一直憋着一句“我一直感到需要过一种更为真实的生活。”最后她总算看透了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和偏执,看清了自己在他者生命中的位置。权当是为了儿子好吧,自己还能求什么呢?因为是逃离,所以她避开了儿子,留下房产证,挑着扁担,然后又顺水推舟地上了建建的车。就这么逃离太意犹未尽了,于是车子熄火,她干练地下来,骂一句“婊子养的”,把引擎又推动了。这样的逃离才不失是那个泼辣刚毅的李宝莉。

那头的角落里,马小宝亲眼目睹了母亲的逃离,心中定是没了着落。他一直想逃,似乎终于逃了,可现在又是身处何处呢?

附言:人的感情,尤其在被压抑太久之后,能够积蓄强大的现实扭曲力。马小宝想念父亲,记恨母亲,因此父亲的出轨被脑补为爱情;母亲的私生活则是“恶心”。那李宝莉就只能付出自己的感情,再把现实扭曲回来了——为了儿子好,什么尊严和存在感都是浮云。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万箭穿心的更多影评

推荐万箭穿心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