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灵 闪灵 8.0分

《闪灵》| 库布里克惊悚恐怖的电影语言之下另有其深意

Van-Tomorrow
2018-04-03 00:59:3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天才导演在电影技法的运用以及影片最终所达到的效果上必定是登峰造极的,希区柯克、斯坦利·库布里克、昆汀·塔伦蒂洛等都属于这一类。库布里克在《闪灵》中不带感情色彩的非典型叙事、对人性的扭曲所持的偏狭态度、以及运用电影语言所营造的另类恐怖与惊悚,将一个无序无效的世界毫无遮拦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混乱中透露着有序,使得影片极富质感。然而,仅从直观感受上理解库布里克的《闪灵》会遗失很多重要的东西,在恐怖惊悚之下,其实另有其深意,库布里克偷偷埋藏了一座富矿待人挖掘。

《闪灵》根据斯蒂芬·金同名畅销小说改编,考虑到电影篇幅时长以及电影与小说表达形式的不同,影片隐去一些关于杰克·托兰斯的背景介绍。当观众将同情与担忧全部赠予深处危机中的温迪和丹尼时,不妨进一步从库布里克的精湛银幕叙事和剪辑中一点点探寻根源,打开另一种视野去多元看待和深入分析悲剧的核心。

故事背景设定: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美国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美国,经历着因水门事件、越战、性解放以及直线蹿升的离婚率引起的价值观和人们社会生活行为方式的转变,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危机,充斥着精神压力和各种暴力倾向。美国社会所推崇的美国梦建

...
显示全文

天才导演在电影技法的运用以及影片最终所达到的效果上必定是登峰造极的,希区柯克、斯坦利·库布里克、昆汀·塔伦蒂洛等都属于这一类。库布里克在《闪灵》中不带感情色彩的非典型叙事、对人性的扭曲所持的偏狭态度、以及运用电影语言所营造的另类恐怖与惊悚,将一个无序无效的世界毫无遮拦地呈现在观众面前,混乱中透露着有序,使得影片极富质感。然而,仅从直观感受上理解库布里克的《闪灵》会遗失很多重要的东西,在恐怖惊悚之下,其实另有其深意,库布里克偷偷埋藏了一座富矿待人挖掘。

《闪灵》根据斯蒂芬·金同名畅销小说改编,考虑到电影篇幅时长以及电影与小说表达形式的不同,影片隐去一些关于杰克·托兰斯的背景介绍。当观众将同情与担忧全部赠予深处危机中的温迪和丹尼时,不妨进一步从库布里克的精湛银幕叙事和剪辑中一点点探寻根源,打开另一种视野去多元看待和深入分析悲剧的核心。

故事背景设定: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美国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美国,经历着因水门事件、越战、性解放以及直线蹿升的离婚率引起的价值观和人们社会生活行为方式的转变,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危机,充斥着精神压力和各种暴力倾向。美国社会所推崇的美国梦建立在男性权威与家长制之上,家暴、家庭核心成员关系冷漠的现象极为常见,对美国往昔的回忆、对当下社会的无奈排斥与反思等情绪充塞着美国人的大脑。《闪灵》中有着精神问题的父亲杰克·托兰斯正是这样一个社会下的悲剧人物,成为家长制社会罪恶的替罪羊。

身为白种美国人的中产阶级父亲杰克给人的外在形象足以激起观众的全部愤怒,压力过大后的他极度专制、醉酒后愤怒无常、与鬼魂为伍受其控制、精神失常后持斧追杀妻儿并杀害想要介入营救温迪与丹尼的饭店前主厨黑人哈洛伦,宛如一个杀人狂魔。杰克的这一形象并未在一开始就呈现给观众,而是在影片的缓慢推进中慢慢揭示出的。库布里克聚焦于父亲杰克的精神错乱之上,让一个具有正常结构的家庭关系处于岌岌可危、最终分崩离析的境地,让那种亲密关系中的疏离与仇恨、泯灭人性的施暴行为、甚至是最终的自我毁灭,深深攫住观众的心。然而,在恐怖惊悚之余,观众也应该深思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杰克这一颠覆荧幕形象的非人化的恶魔的诞生。

杀人狂魔的悲剧由来

本性善良的佛蒙特中学教师是个不可救药的酗酒者,因为虐待儿童而失去工作,在歇业季节里被委任为一座偏远地区的豪华饭店的看守人,因为承担着养家的重责、对成功的虚假神话的痴迷和愚守、以及被家长权威所迷惑,杰克背着沉重的枷锁极度艰难地向前迈进。他与妻儿之间缺乏真正意义上的关爱、沟通和相互理解。从他妻子抽烟时的焦虑、以及儿子丹尼即便被恐怖折磨也不向父亲需求任何帮助,便可以看出这个家庭的关系早已貌合神离,大家都以一种恐惧的心理在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夫妻、父子之间并不心心相印,这种疏远的家庭关系也会在部分观众心中唤起强烈的共鸣。

狂魔杰克也有着一段受虐的童年,他与富有却缺乏责任心的父亲式人物阿尔·肖克利的可悲关系、以及他与妻子儿子并不深入亲密的关系,都有助于解释杰克的酗酒问题和在婚姻家庭关系中表现出的粗暴和冷漠。

搬家并未解决这个家庭的生存与人际关系紧张问题。美国主流价值观中对男性权威的尊崇,“真”男子就应该是一个硬汉形象,绝不能是懦弱的娘娘腔。作为劳资方的饭店的强势与全面操控,又因为他不稳定的经济状况以及出于“荣誉感”的责任心,可以明显对比出杰克在这一份家养糊口的工作中的弱势地位。女性在社会和婚姻中的传统形象与弱势地位,也预示着温迪不可能承担帮助杰克分担家庭重担、最为可悲的是,她也没有做到用一颗理解和关爱的心对待夫妻之间的感情,帮助杰克缓解压力和精神危机,所以,当杰克因温迪太过紧张呵护儿子而忽视他的感受时的咆哮,其实是令人心碎的。正是这种绝望,在家庭亲密关系以及社会关系中的惨败,才会让一个人关起心门,最终在潜意识里寻求本我的帮助。被伤害了的自尊、被家庭重担所压的精神压力、被抛弃被疏远被憎恨,都将会激发邪恶的种子,出现在家庭破裂那一秒的极端恐惧和无一饶恕的心理。

影片中尽显怀旧基调

库布里克在影片中多处营造出怀旧的氛围,暗示要探询美国本土传统。从饭店的布景来看,走廊和办公室内的照片墙、美洲土产挂毯、饭店纳瓦霍风格的装饰,库布里克无不想要提醒观众美国对土印第安人资源的开发,圣物只是满足现代美国人的装饰目的,并非对印第安人的尊重,这也进一步佐证饭店占据土著坟茔的渎圣事实。由此可见,一代代对祖先的传承充满磨难。以美国国旗基色红白蓝为主的色调在影片中也随处可见,无不为了凸显美国梦的主题,饭店的看守者似乎也隐喻着美国梦的守卫者,这一刻,饭店与国家同命运了。

库布里克的电影语言

库布里克对恐怖类型片的把握和处理已日臻化境,他用“鬼屋”这一形式将怀旧、过去与现实的对比引入这一家暴恐怖片中,似乎也暗示着美国人对鬼混迷信的真实原因在于对美国梦的追逐(最危险的鬼魂)和不容挑战的父权/男性威严的神化。

影片之处,巴托克的配乐响起,航拍角度讲观众带入一副山水画的全景之中。在这里,摄影师玩了一个拍摄技巧,一个具有表现主义色彩的内翻转,再向右倾斜,这两个动作并不流畅,还有一些生硬,似乎在此就暗示观众一种潜在威胁的存在。在杰克驱车前往饭店面试时,用号角和铜管乐器搭配演奏的音乐以及道路两旁野兽的鸣吼,都在暗示着非同一般的危险。这种怪异的场景也衬托出杰克内心的极度孤独,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危机和劫难。

杰克面试时得知发生在饭店的凶杀案,在家里的妻子温迪和儿子丹尼所经历的受惊事件,这两条线并行发展,也是库布里克做的一次意味深长的同步安排。杰克在重大事件面前从不与家人商量,不考虑他们的意见和感受,独断专行;而妻儿在遇到问题时也从不向他求助;这里就暗示着这个家庭成员关系疏离,缺乏沟通与关爱。

库布里克在视觉描述上遵守了西方所熟悉的表现手法—— 用无限大的自然外景与室内有限的空间做对比,实质是为用“ 荒野的极纯极净来对比文明社会幽闭、腐败的本质”。

虽然影片之处并未详细介绍家庭成员的关系,直接揭示社会背景,细心的观众其实可以在每一处找到这个家庭即将分崩离析的蛛丝马迹。在温迪带丹尼去看精神科医生的那场戏里,有着许多看似不合常理的戏份,细想之下,却是库布里克的高明之处。坐在沙发上的精神科医生被动倾听、没有任何一句对丹尼受虐待原因的深究、也没有一句对温迪鼓励的话,这一点并不符合精神科医生的职业习惯,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精神科医生早已对孩子受虐待和婚姻问题司空见惯。

在电影形式与风格的选择与把握上,库布里克更是协调布景、画面、音效和剪辑的大师。他让每一个构图都具有当下画面所需要传递的全部信息,同时还肩负着连接整部电影叙事的作用。哈洛兰与丹尼在厨房交谈的一场戏里,早已显示了二人之间的关系,两人存在一定意义上的感应。这个时候,丹尼的父亲杰克刚刚签下合约,称为饭店的临时看守人。这一帧画面里,在厨房中极为自然常见的厨具菜刀,在后景中看起来却被排放在丹尼头顶上方。这里,其实是库布里克在为观众准备接下来的情节。因为稍后丹尼的母亲温迪会取下一把菜刀用来防御他那失心成魔的父亲杰克。

在塑造角色方面,库布里克很善于发挥演员自身的特质以到达更好的表演效果。温迪的扮演者谢莉风格古怪,眼睛圆鼓突出、有点小龅牙、颧骨突出,绝对不属于温婉美女类型,也非属艳丽迷人之列,但恰恰是这一无法归类的相貌加剧了温迪这个角色的失望和绝望,才使得这种破裂的家庭关系更令人压抑。丹尼的表演简直是天才级别的,纯真无邪、恐惧游离,诡异机灵,毫无表演成分,当然与库布里克的有效指导不无关系。

所以,

在惊悚恐怖之余,库布里克也是在暗示托兰斯一家的悲剧命运也即是美国核心家庭瓦解的一个缩影。在温迪与丹尼作为弱势一方遭遇危机与险境时,库布里克似乎还用一种反讽的手法示意观众,不要忘记杀人狂魔父亲杰克的“危机”,是什么让他逐渐失去人性,走上了一条自我毁灭之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闪灵的更多影评

推荐闪灵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