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 孙中山 6.3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2 21:39:25

以往中外历史人物的传记片,不外乎两种艺术模式:其一采用戏剧性结构形式,截取历史人物生平中富于传奇性、轶事性的片断,铺衍成具有观赏性的戏剧性情节。另一种侧重于纪实,比较忠实地记叙人物的主要业绩,近似文学中的传记。还有一种则是戏剧性与纪实性的折中形式。无论哪种结构形式,在电影的影像层面上,基本上倾向于纪实,真实地再现历史环境中的历史人物。

《孙中山》在历史人物传记片中,可谓独树一帜,另辟蹊径。在结构上既非戏剧性的,亦非纪实性的,也不是两者的折中。导演丁荫楠表白他的意图是要“努力在以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为特定历史氛围的影片中,结构成以心理情绪为主体内容,以艺术的造型与声音为表现形式的一部哲理性的心理情绪片。”(《<孙中山>影片制作构想的美学原则》)对传记片的创作而言,这种探索是整体性的,美学层次的。影片基本上成功地实现了这一构想。

《孙中山》的探索当然寓有强烈的主体意识,但这种美学选择也并非是主观随意性的。它至少受到两个重要因素的制约,一是特定的题材内容,一是中国的美学传统。孙中山一生的史实浩瀚,进行了近40年艰苦卓绝的战斗,足迹遍及三大洲。选择一件或几件事,难以概括这位

...
显示全文

以往中外历史人物的传记片,不外乎两种艺术模式:其一采用戏剧性结构形式,截取历史人物生平中富于传奇性、轶事性的片断,铺衍成具有观赏性的戏剧性情节。另一种侧重于纪实,比较忠实地记叙人物的主要业绩,近似文学中的传记。还有一种则是戏剧性与纪实性的折中形式。无论哪种结构形式,在电影的影像层面上,基本上倾向于纪实,真实地再现历史环境中的历史人物。

《孙中山》在历史人物传记片中,可谓独树一帜,另辟蹊径。在结构上既非戏剧性的,亦非纪实性的,也不是两者的折中。导演丁荫楠表白他的意图是要“努力在以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为特定历史氛围的影片中,结构成以心理情绪为主体内容,以艺术的造型与声音为表现形式的一部哲理性的心理情绪片。”(《<孙中山>影片制作构想的美学原则》)对传记片的创作而言,这种探索是整体性的,美学层次的。影片基本上成功地实现了这一构想。

《孙中山》的探索当然寓有强烈的主体意识,但这种美学选择也并非是主观随意性的。它至少受到两个重要因素的制约,一是特定的题材内容,一是中国的美学传统。孙中山一生的史实浩瀚,进行了近40年艰苦卓绝的战斗,足迹遍及三大洲。选择一件或几件事,难以概括这位历史伟人思想性格的全貌。以心理情绪作为结构的枢轴,可能更直接触及人物的心灵;在把握繁复的历史事件上无须拘泥于因果的交代,取得较大的灵活性。这就有利于扩大影片的容量,加强艺术概括力和作者主体意念的抒发,赋予作品以史诗式的宏伟气势。

无论编导是否明确地意识到,《孙中山》总体构思的写意性和表现性溯源于中国的传统美学。以往中国电影在美学上的民族特色,主要表现为叙事的传奇性和构筑情景交融的意境,《孙中山》这样史诗规模的写意性把握,则是一种新探索。

如影片导演所言,《孙中山》美学探索的主要艺术手段,是独特的空间造型和声音处理。兹以影片开场和结尾为例。

开场的第一组镜头。在熊熊烈焰的映衬下,富于塑雕感的孙中山缓缓回眸,眼里充满了深沉的思索和忧郁,像是回顾苍茫的神州大地。

一群群拖着辫子呆滞麻木的农民在风沙里;

满清王朝的龙旗在风中抖动;

刽子手的大刀和覆盖芦席的烈士尸体;

紫禁城中隆裕太后的鸾驾;

茫茫大海上行驶的货船。一群华工“猪仔”被塞在阴暗潮湿的货舱里呼号、挣扎。舱门打开,华工被驱上甲板,外国水手用水龙头向他们喷射消毒液……

这一组并无因果关联的画面,非常简练地概括了特定的时代背景和时代氛围。这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悲惨图景,又似通过孙中山的沉思和忧郁的眼神观察的,时代苦难激起人物心绪的波澜,为孙中山一生献身革命提供客观依据,人物与环境互相转换渗透。画面造型是写实基础上的写意,时空跳动很大,具有很大的概括性和情绪冲击力。

影片结尾,孙中山应邀北上,在前门火车站广场受到十多万民众的欢迎。这个场面的处理带有浓厚风格化和写意性。首先色彩就非纪实,这样一个盛大的欢迎会以白色为基调:无数民众手中挥动的小旗是白色的,竖立的超大条幅是白的,孙中山的衣着也是白的,构成一片白色的海洋。白色,代表纯洁、高尚,象征孙中山的品格;白色是中国人的孝服,这欢迎场面又意味马上要来临的孙中山的葬礼。孙中山坐在藤椅上被卫士抬着进入人群,人群缓缓流动,孙中山被民众拥托着向前飘浮而去……这显然不是那个历史性场面的真实再现,而是它的升华和诗化。孙中山为国为民鞠躬尽瘁,他的灵魂也汇入民众的海洋……

类似的带有抒情、思辨色彩的场面还可以列举许多。在孙中山庄严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仪式之后,一个人在长廊上踽踽独行,清道夫扫去盛大庆祝仪式留下的爆竹屑;卸任临时大总统后,孑然一身走向黄光笼罩的拱门;孙中山和宋庆龄北上之前,向72烈士墓地告别的画外心声,等等。

《孙中山》上集集中表现孙中山为了推翻腐败的满清皇朝,发动一次又一次起义,屡战屡败却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终于取得辛亥革命的胜利。影片选择12次起义中的四次作为上集结构的框架。这四次起义在空间造型和音响上都各具特色。第一次广州起义,主要表现革命军的火轮和清军数十艘舢舨的战斗,突出的造型元素乃弥漫的江雾。第二次惠州起义,是一个宏伟的野战场面。起义军排山倒海的冲杀,战场上尸横遍野,用直升飞机进行半圆形横移,悲怆而壮烈。第三次镇南关大战,炮火烟尘与大炮的交响,突出烟的造型元素。第四场黄花岗起义,没有枪炮声和战斗呐喊声,在燃烧的熊熊烈焰中,回荡着如火如荼的音乐。四场战斗均未具体描述战役发生、发展和失败的过程,只撷取每场战役并富有特征性的片断,以不同造型元素、色彩和音乐,产生一种强烈的情绪冲击力,并感受到起义者前赴后继的大无畏精神和战斗的氛围。这些战斗场面是写意的而不是纪实的。

影片的下集以孙中山的四个亲密战友黄兴、宋教仁、陈其美、朱执信一个个离去作为结构框架,他们的牺牲投射到孙中山的心理情绪上,反映出革命先驱的孤独感和悲怆感。辛亥革命之后,孙中山从他事业的第一个巅峰上滑落下来,末代皇帝的皇冠落地并未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之命运。国事纷乱坎坷,老战友或被害、或病故,把握住人物的孤独感和悲怆感,是有心理深度的。在具体艺术体现上,则参差不齐。黄兴、宋教仁的牺牲脉络比较清楚,孙中山心理情绪的冲击也较强烈。陈其美和朱执信的死,主要由于他们的形象——对革命的贡献和与孙中山的情谊——太弱,折射到孙中山心灵的震动就不那么大了。

心理情绪结构方式的局限在于叙事上掐头去尾,时空跳跃过大,容易导致叙事线索的紊乱。影片下集的某些段落存在这种缺陷。看来对素材的酝酿、剪裁和提炼尚有不足。

《孙中山》作为一种整体性的美学探索,一种崭新的传记片风格,要求电影的各种艺术元素均能按照总体艺术构思进行独创性处理。影片的制作在整体上是相当出色的,这从第七届电影金鸡奖的评奖中就充分反映出来。《孙中山》除获最佳故事片奖外,还获得其他八项最佳奖及录音、照明、烟火等项奖的提名。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在这些方面已臻于完美。就以影片成就辉煌的空间造型而言,结尾时前门车站的风格化场面与前面某些较写实的场面,在艺术风格上尚未臻至浑然一体。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孙中山的更多影评

推荐孙中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