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邪 中邪 6.8分

《中邪》,重新定义了国产恐怖片丨马凯导演深度专访

冯小强
2018-04-02 18:57:0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本次专访结束的时间是3月30日晚上8点,结果10点钟,传来消息,点映被取消,档期待定...此处省略10000字...期待《中邪》重新定档上映。

马凯,典型的山东大男孩,高大帅气,面部俊朗。

专访聊了一个多小时,我从他脸上看到了羞涩,从他眼睛里看到了希望。

一个男孩取得了一点成绩后被人夸奖时的羞涩。

一个优秀青年导演对自己未来电影之路的希望。

我只有在拍片的时候才能看到希望

【泉城时光】:您也是通过“横漂”进入影视行业的,开始也是做群众演员吧?拍过哪些戏?还从事过别的岗位吗?通过这些经历,您有那些积累?

【马凯】:《正者无敌》,《活佛济公》,《薛平贵与王宝钏》,《少年包青天》,电影有《鲛珠传》。戏份都特别少,也算不上有什么角色。 我还做过现场执行助理,演员副导演助理。 这些经历让我知道,在拍摄现场,导演是干嘛的,有了一个最基础的判断,看他们去调教演员,去摆机位,去跟工作人员沟通,学习一切能从现场学到的东西。

【泉城时光】:怎么想到要当

...
显示全文

本次专访结束的时间是3月30日晚上8点,结果10点钟,传来消息,点映被取消,档期待定...此处省略10000字...期待《中邪》重新定档上映。

马凯,典型的山东大男孩,高大帅气,面部俊朗。

专访聊了一个多小时,我从他脸上看到了羞涩,从他眼睛里看到了希望。

一个男孩取得了一点成绩后被人夸奖时的羞涩。

一个优秀青年导演对自己未来电影之路的希望。

我只有在拍片的时候才能看到希望

【泉城时光】:您也是通过“横漂”进入影视行业的,开始也是做群众演员吧?拍过哪些戏?还从事过别的岗位吗?通过这些经历,您有那些积累?

【马凯】:《正者无敌》,《活佛济公》,《薛平贵与王宝钏》,《少年包青天》,电影有《鲛珠传》。戏份都特别少,也算不上有什么角色。 我还做过现场执行助理,演员副导演助理。 这些经历让我知道,在拍摄现场,导演是干嘛的,有了一个最基础的判断,看他们去调教演员,去摆机位,去跟工作人员沟通,学习一切能从现场学到的东西。

【泉城时光】:怎么想到要当导演呢?

【马凯】:首先做编导是我的爱好,我一直没有想把它作为我的一个职业。 我在11年的时候就第一次尝试拍短片,失败了。12年又拍了一次,又失败了。13年没有拍,我转做幕后了,也没时间拍了。14年拍了两次,全都失败了。所有的拍摄都是我自掏腰包,我把所有赚的钱都投入到拍短片上了,没有任何回报。 但我还是想拍片,我觉得我能在拍片的时候看到希望,看到我在这一行坚持下去的希望。做演员的话,我看不到的。

我带着演员去墓地体验恐怖感

【泉城时光】:大多数新导演的处女作都是更偏自我表达的文艺片,您为什么一上来就拍类型片?并且还是类型化如此清晰明确的恐怖片?

【马凯】: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看恐怖片,之前我四次拍短片,三次都是恐怖片,所以拍长片还是恐怖片。

【泉城时光】:最初的版本,制作成本很低,伪纪录片的方式,是主动选择?还是预算太低不得不这样?

【马凯】:应该是双方面的,首先我想拍一个很真实的东西,呈现一个真实的世界,但我没那么多钱去营造。违纪录片的形式,恰到好处,既能实现我想要的真实世界,又弥补了资金不足。

【泉城时光】:《中邪》伪纪录片的形式,能看到很多《女巫布莱尔》/《鬼影实录》的影子,有从这些影片中借鉴一些套路嘛?

【马凯】:有,我最直接受影响的是《鬼影实录》,它让我知道了伪纪录片这种拍摄形式。

【泉城时光】:除了预算低,拍摄过程中还有哪些困难?都是怎么解决的?

【马凯】:资金上,比如演员的衣服,拍摄过程中很可能弄脏或者粘上血,但我们只有一身,只能拍一条。拍摄之前必须花很多时间去排练,保证没任何问题了,开拍一条过。 我虽然之前做了大量的功课去研究违纪录片的拍摄,但真到了现场实施的时候,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我希望在镜头语言上有些突破,《鬼影实录》大部分镜头是固定的,《中邪》大部分是手持的。手持带来的问题是,演员会在镜头后面,拍不到演员的情绪,如何用镜头去展现演员在此时此刻的情绪? 比如影片很后面的一场戏,丁鑫和刘梦失散后再次相遇,那时候是丁鑫拿着镜头碎裂的摄像机,我就想,怎么把这场戏的动态拍出来? 剧情设计的是丁鑫被陈丽追,情绪是慌张的,镜头是晃动的,当他刚要翻墙的时候,刘梦突然出现在画面里,这时候,镜头突然往上甩,然后猛的坠下来,掉落到丁鑫的腿上,快速拍到人物的腿,然后随着身体转动,把人物被惊吓后的状态很真实的呈现出来。 实际拍摄中,就需要演员和摄影师很默契的配合,整个过程不可能一个人完成。镜头里看上去是一个人跌倒的,但实际上是摄影师先拿着摄像机,男演员在后面跟着,镜头往上一甩的时候,男演员快速躺到地上,摄像机快速掉下去,正好落在腿上,把人物关系带进画面。这样才能让观众认为是,拿着摄像机的男演员摔倒了…这一切看上去很顺畅,但都是花了很多心思设计出来的。

【泉城时光】:整个创作团队一共几个人?怎么搭建起来的?

【马凯】:一共11个人,6个演员,1个场记,1个摄影师,场务就是我自己,制片人,还有个负责伙食的。 场记在我拍短片的时候就有过很多合作,摄影师我们刚认识了一年,演员也都是这些年“横漂”认识的。

【泉城时光】:演员也都是非职业演员,您怎么跟演员沟通指导表演,已达到您的要求呢?伪纪录片毕竟是“伪”,表演也是很重要的…

【马凯】:他们以前只是拍过一些电视剧,拍电视剧的状态跟拍电影完全不一样,电视剧里演员不能乱动的,镜头固定的,一动就出画了。他们拍电视剧的时候,身体都是绷着的。我告诉他们,我要的东西不是那样的。我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把剧本过了一遍,告诉他们我要的是什么。你可以有很碎的动作,可以出画,出画就对了。 我带演员去墓地体验恐怖感。真实的被极度惊吓的感觉,我们在生活中几乎是体验不到的,就想到了这个办法,就半夜12点去。我知道很吓人,让演员先离远点,我自己先进去,我先体验一下恐惧到底多大,能不能承受。我确实感到很恐惧,但还能承受,然后让演员进去。

【泉城时光】:剧本是如何创作的?怎么想到的“还人”这个故事?“还人”的流程和仪式是怎么来的?

【马凯】:我在和制片人孙德强讨论要拍的时候,问他,临沂有类似“跳大神”这样的驱邪故事吗?他说有一种叫“还人”的,正好他有个亲戚就是干这个的。我们就去他家学习,要准备什么道具,要说什么话,应该怎么走,等等。 我也看了很多街头算命的,看他们的精神面貌是什么样子的,然后才能有针对性的去找演员,才能让演员去表演算命的。基本的流程我知道了,创作剧本的时候我才能写进去。

【泉城时光】:电影开篇的街头算命,看上去是偷拍,是真偷拍嘛?

【马凯】:有真偷拍,也有摆拍。

【泉城时光】:影片有大量的夜戏,还有设计出来的很多恐怖场景,拍摄过程中主创人员有没有被吓到?

【马凯】:拍摄过程中确实挺吓人的。我们人少,就11个,那个山庄在半山腰上,荒凉、偏僻。一到晚上,风吹得树枝晃来晃去,红灯笼也晃来晃去,真的很吓人,我们没人敢一个人上二楼的。还有那个小娃娃,这种心理暗示多强啊。

【泉城时光】:针孔摄像机的偷拍非常牛逼,既增加了叙事视角,又丰富了影像的层次,怎么想到的?

【马凯】:这个我也是想了很长时间,如果只有两台机器两个视角的话,你怎么去拍摄王叔王婆那边的戏份?我从新闻上看到过有些宾馆偷偷安装摄像头偷拍情侣,我也是受这个启发吧,就想到了偷拍这种形式。

【泉城时光】:《中邪》是恐怖片,最重要的类型元素当然是恐怖,但影片前半段有很多的喜剧元素,是有意做这样的类型融合和混搭嘛?

【马凯】:确实有意做这样的尝试,但我还是希望有一定的控制,不能让喜剧元素太过。我设计的喜剧元素都是王叔“我的梦中情人是刘晓庆”这样的,是从人物身上呈现出来的,符合人物的身份,也不会脱离纪实性。

【泉城时光】:恐怖片就是要吓人,《中邪》做到了。我周三晚上看片,几个惊吓点出来的时候,影院一片惊呼,有女观众被吓得捂住眼睛。怎么设计的这些惊吓点?以保证能吓到人?

【马凯】:想吓到观众,得先吓到我自己。我胆子其实很小的,但为了找那种恐怖感,我就特意晚上看恐怖片,把那种感觉加到我的创作里面去。只有导演害怕的时候,才能知道整体的氛围如何营造。

获奖的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泉城时光】:成片出来后,当时有什么展望嘛?有没有想过电影节拿奖?最终上院线?

【马凯】:怎么可能呢,谁敢想啊...当时就想着卖网大,赚点钱。 当时很多周围的朋友都说不好,被打击的不行了,连卖网大的勇气都没了。但我就觉得你得对制片人有个交待,人家投了钱了,不能就这么搁着呀,那就应付一下,投个影展吧。

【泉城时光】:2016年第10届FIRST,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提名,最佳艺术探索奖,拿奖的感觉怎样?

【马凯】:太不可思议了,当时对FIRST的期望是最高的。主席是王家卫呀,我的天哪,什么级别呀...那一届有1300多部参赛影片,《中邪》这么低的投资,怎么可能会入围呢,不敢想啊...

【泉城时光】:我很早就看了最初的版本,周三晚上看了补拍后的院线版,明显看出来有了更加精致的剪辑,增加了纸人纸马纸轿子,恐怖指数提高了不少。补拍是按照什么原则进行的?是当初就想这样拍,但预算太低拍不了,现在补上?还是有后来的新创意?

【马凯】:首先,加这么多东西,也是为了更符合原创剧本。 另外,剧情方面,原创剧本里,王叔是被砍死的,院线版里,是被吓到后掉下去摔死的,这才是姐弟俩最初的用意。他们为什么要摆那么大的阵仗?就是为了不负法律责任嘛。当时男主角摔到腰了,我也只能临时改了个结尾,仓促结束了。后来补拍,我得把这个事圆过去。姐弟俩耗费这么大精力,把王叔王婆请来,就是为了不直接动手,把他们吓死,可能就判个几年。

【泉城时光】:对《中邪》的票房有什么样的期待?

【马凯】:肯定是越高越好了,现在也很忐忑,就想着上映那天,我把手机关了,关上一天。

【泉城时光】:对一个新导演来说,处女作能拿奖,还能上院线,已经是很大的成功了。中国电影目前最缺的,就是您这种能拍类型片的年轻导演。您怎么看待目前的成绩?

【马凯】:这简直就是梦幻之旅呀...我现在想想,都感觉太超现实了。 首先,制作成本很低。还有,我的身份问题。我就是横店一个那么小那么小的最底层的人,瞬间成为全国各大电影公司要挖掘的青年导演,这种巨大的差异,让我感觉很超现实。

我想做中国温子仁

【泉城时光】:近些年,国外有很多优秀的恐怖片,比如温子仁的《招魂》/《潜伏》系列、《它在身后》、《无名女尸》、《小丑回魂》等等,有哪些是你特别喜欢的嘛?

【马凯】:《它在身后》,我非常喜欢。

【泉城时光】:早些年呢,欧美恐怖片和日韩恐怖片的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欧美更偏向一种外化的恐怖,惊悚悬疑甚至血浆多一些,日韩更偏向一种内在的心理恐怖。随着跨越东西方的温子仁出现,目前是一种融合的趋势。我觉得《中邪》还是更偏向具有东方传统文化背景的心理恐怖多一些,有很多民俗元素,您更喜欢这一种嘛?还是因为审查等原因,某些元素我们不能拍,不得不这样?

【马凯】:主要还是更喜欢这种。我们的恐怖片都在模仿日韩,自己的文化元素很少,我什么不能拍一个地道的中国恐怖片呢。我从小听爷爷奶奶讲这些故事长大的,我自己拍一个多好。

【泉城时光】:一提到以往的国产恐怖片,全都是槽点,很多观众都把国产恐怖片当搞笑片看,因为真的不吓人,全是各种一惊一乍装神弄鬼的烂俗套路。有一种说法,国产恐怖片之所以拍不好,是因为“不让有鬼”,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马凯】:我认为这个理由不成立,责任不能全部推到广电那边。

【泉城时光】:以往国产恐怖片普遍质量差,但产量却一点都不少,各种笔仙/碟仙的,锅碗瓢盆都快拍遍了,有市场需求才有生产嘛,这些片子往往票房都还不错,大几千万上亿甚至几个亿,您觉得观众为什么想看恐怖片?

【马凯】:还是有很多观众喜欢看恐怖片的,喜欢那种恐怖刺激,喜欢被惊吓的感觉。但国外的我们不能引进,只能看国内的,有些观众也抱着“万一好看呢”这种态度。看国外的恐怖片,只能在电脑上看,没法在影院巨幕上看,效果是完全没法比的。

【泉城时光】:下一部作品还是恐怖片嘛?预算多少?现在进展都什么程度了?

【马凯】:还是,预算在千万以上,目前剧本已经写完了。

【泉城时光】:您是不是有志成为“中国温子仁”?

【马凯】:哈哈哈...我当然想成为“中国温子仁”...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邪的更多影评

推荐中邪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