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真相,本身就是下落不明的。

巴塞电影
2018-04-02 18:55:51

月黑风高夜,恶狼杀人时。

在城市的河岸边,夜色的掩护下,三隅高司(役所广司 饰)杀死了自己供职工厂的老板。

从背后敲碎了他的脑袋后,三隅抢了他的钱包,在尸体上淋了汽油,一把大火送他归天。

三隅很快就被逮捕,抢劫杀人在日本可是很重的罪,他即将面临死刑的宣判。

此时,辩护律师重盛朋章(福山雅治 饰)和他的团队介入了这起凶案,按照义务给三隅辩护。

他们发现,有一点妨碍了定罪:三隅每一次的招供都不一样

一会说杀人的想法是喝完酒之后才有的,上一次又说是很久之前就想杀他了。如此前后不一致的证词,一共出现了4-5次。

然而这只是三隅作为“第二度嫌疑人”的登场。

调查过程中,重盛还发现了三隅更久之前的案底:

30年前,他就杀过一次人,当时也是这种一遍又一遍修改证词的行为,最终把动机辩成了仇杀,避开了死刑。

这是三隅高司的“第一度嫌疑人”

最终他只被判了30年,帮助他减刑的,正是自己的父亲——大法官重盛彰久。

△桥爪功 饰 重盛彰久

于是,重盛决定效仿父亲的辩护策略——将抢劫杀人辩为因开除产生的仇杀。

可就在这个时候,杀人案又在三隅的新证词下,诞生了另一个版本:

是社长夫人买凶杀人,付钱给三隅让他杀死了社长。

而社长女儿的出场,则彻底改变了这场犯罪的动机和走向。

三隅高司的“第三度嫌疑人”,正在拉开他的可怕序幕。

《第三度嫌疑人》是是枝裕和导演首度尝试悬疑题材的电影,没想到一试水就拿下了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女配角等7项大奖。

△是枝裕和

相较于日本国内的高评价,中国的粉丝们就不怎么买这笔账,纷纷给出了一般的评价:

“是枝裕和靠着这部片子走下神坛。” “导演完全抓不住悬疑片的节奏,以为含糊其辞就能把人性探讨高级了?”

我们印象中的是枝裕和是什么样子?

是《海街日记》中四姐妹穿着舒适的和服,在日式庭院里嬉戏打闹、放烟花的样子;

是《无人知晓》中,柳乐优弥在母亲离家出走后,带着三个“黑户”弟妹艰难维生的坚毅背影;

是《如父如子》中,完全没有关联的两家人因为抱错孩子而产生交汇,最后站在镜头前和睦微笑的幸福模样。

这些豆瓣8.5分以上的佳片,让我们对是枝裕和定了性:

他就该拍家庭伦理片,对生活细节炉火纯青的观察、对世界色泽去芜存菁的独到理解,都形成了他克制、干净、缓慢、舒服的影像风格。

可现年56岁的是枝裕和,已经在这个领域做到了头把交椅,难道我们不能接受他做一些前所未有的改变吗?

再来看看这种轻柔的风格,放在需要剧情推进十分迅猛的悬疑片中,虽然显得有一些所谓的“含糊”,但在这种慢慢悠悠的司法与人情的探讨中,还是提炼出了一些振聋发聩的反思。

比如日本杀人罪的判定,居然是以有无涉及钱财作为重要依据。

只要是牵扯到钱的问题,就会从重处理,但仇杀却可以解释为“有不得已的理由让人产生杀意”,从轻判罚。

都是杀人,却因为动机的一点不同,影响了最终判决的走向,法律真是不可思议的东西。

再比如片中关于“盲人摸象”的立体展现——

在三隅修改了证词后,打乱了重盛的庭审战术,他虽然为三隅口中的事实再次动摇,但依旧选择维持更能赢得最终胜利的庭审策略。

大法官在得知情况后,只用一个眼神就对双方表达了案件推倒重来在程序上的复杂性,为了不让案件逾越庭审期限影响自己的法庭评价,做出了在此基础上继续审判的决议。

瞎子摸象,看似沉浸站在观一隅而言全场的假象中,实则都是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做起的“罗生门”式辩护。

正如广濑铃饰演的社长女儿说的那样:

“这里谁也不说实话。”

在这种推诿塞责之中,每个人都对真相漠然视之,也正因如此,永不浮出水面的真相才会被杀人犯大加利用,成为审问人性的重要“容器”。

片中最大的一个亮点,当然是饰演杀人犯三隅高司的日本著名演员役所广司

他这个杀人犯,演的相当高级,那种若即若离的掌控感,让剧情能在各种推倒重建之中不显得无力和狗血。

豆瓣上有一个词形容得很绝,叫做“暧昧性”

具体来说,他就像是生活中温文尔雅的老大叔,你根本不会联想到他有凶残杀人的一面。

巧的是,剧本也在不停配合观众这种犹疑的情绪,他作为杀人犯的面目也开始模糊起来。

在承认杀人时,脸上淡然自若的表情,颠覆了我们对于“内疚”这一词的理解。

在被质疑是否是故意被抓住时,三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被你猜到了”的表情,随后又施展了“你被耍了”的微笑。

在演绎关键性的剧情“放走金丝雀”时,你是否也感觉到了有一只鸟从手掌飞出,那份死里逃生、重获自由的喜悦。

最后这个超级经典的叠影镜头,几乎把这种暧昧性演绎到了极致。

不管人是不是我杀的,你都在这个游戏中完成了对我“嫌疑人”身份的质疑。

你被审判了。

三隅高司这个角色,让我想到了一个最适合形容它的名词:

天生杀人狂。

这种人以杀人为娱乐,手段残忍,但想法却很单一,动机可能就一句“只是想杀了他。”

对这种人来说,杀人正常得就像野兽捕猎一样。

重盛的父亲也点明了这种杀人狂“天生”的属性:

“杀人的人和不杀人的人之间,有一条很深的鸿沟,是否能跨越它,出生的时候就决定了。”

但影片探讨了是否存在与之相对的另一种人:

没有被生下来才好的人。

他们被尘世所庇佑,为所欲为,作恶多端,难道不需要“天生杀人狂”一般的存在去制裁他们?

△制裁人类的物种:《寄生兽》

这可以说才是三隅高司“第三度嫌疑人”真正粉墨登场的时刻,他把自己作为“容器”,以一起命案作为入口,让所有人进入其中寻找答案:

我到底是天生杀人狂,还是没有被生下来才好的人,亦或是纯粹的审判者?

是枝裕和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

很多观众觉得,看悬疑片不给我真相,是导演的一种罪过,把电影搞得不明不白,这不就是故弄玄虚么?

但有一定阅历的人,都会明白,不是什么事情,你都有能力去搞个一清二楚。

生活的真相,本身就是下落不明的。

文丨一只华猪

巴塞电影

17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