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走出《心迷宫》,走入《暴裂无声》丨忻钰坤导演深度专访

冯小强
2018-04-02 18:48:18

我不能因为资本层面的原因去算计观众

【泉城时光】:《心迷宫》取得了非常高的成就,得到了电影界和观众的一致好评,您可以说是“一炮而红”,就凭这几年中国电影市场的火热程度和优秀人才的匮乏程度,应该有很多项目邀请您执导,但我们并没有看到您参与其他的项目,而是依然坚持自主创作,为什么?

【忻钰坤】:我觉得这也是个双向选择。 有一个项目,大IP,想操盘做一个市场需求很大的电影,但我对剧本没有强烈的兴趣,也觉得剧本很糟糕。但他们不认为好剧本是好电影的基础,认为人物故事差不多就行了,有大IP有流量演员,导演也能成为增加关注度的一个点。我也只能是这个项目里的一颗螺丝钉,不可能影响到作品太多,我就没有兴趣。 大的商业片其实蛮难拍的,导演是不是有足够的经验,是不是能做到对一个庞大剧组的掌控…我现在都认为《心迷宫》是有很多问题的,不能因为大家都说好,你就自认为好。 我既然给不了人家想要的东西,我也不喜欢这个项目,就选择不参与。 从我的逻辑角度,我特别愿意跟观众沟通,愿意在剧情层面做交流互动,也愿意为观众做妥
...
显示全文

我不能因为资本层面的原因去算计观众

【泉城时光】:《心迷宫》取得了非常高的成就,得到了电影界和观众的一致好评,您可以说是“一炮而红”,就凭这几年中国电影市场的火热程度和优秀人才的匮乏程度,应该有很多项目邀请您执导,但我们并没有看到您参与其他的项目,而是依然坚持自主创作,为什么?

【忻钰坤】:我觉得这也是个双向选择。 有一个项目,大IP,想操盘做一个市场需求很大的电影,但我对剧本没有强烈的兴趣,也觉得剧本很糟糕。但他们不认为好剧本是好电影的基础,认为人物故事差不多就行了,有大IP有流量演员,导演也能成为增加关注度的一个点。我也只能是这个项目里的一颗螺丝钉,不可能影响到作品太多,我就没有兴趣。 大的商业片其实蛮难拍的,导演是不是有足够的经验,是不是能做到对一个庞大剧组的掌控…我现在都认为《心迷宫》是有很多问题的,不能因为大家都说好,你就自认为好。 我既然给不了人家想要的东西,我也不喜欢这个项目,就选择不参与。 从我的逻辑角度,我特别愿意跟观众沟通,愿意在剧情层面做交流互动,也愿意为观众做妥协的。如果因为资本层面的原因对观众做妥协,那就是算计观众。 你觉得观众喜欢流量明星,你就拉过来。 你觉得观众喜欢搞笑题材,你就拍喜剧。 我觉得这不是一种认真对待观众的态度,我还是想做自己的东西。

【泉城时光】:《心迷宫》已经过去三年了,目前豆瓣上有超过17万人评价,评分8.6,这么高的评价,有没有对您后来的创作造成一些压力?

【忻钰坤】:当然是有压力。 当时决定要开始改《暴裂无声》剧本的时候,我就考虑一个问题,很多看过《心迷宫》的观众会想,你是否还要延续那样的标签(非线性叙事)? 这个标签很清晰,确实也很难撕掉,撕掉即意味着把你以前所有的特点都撕掉了。我在想怎么办? 我发现《暴裂无声》其实不具备做非线性叙事/复杂叙事的可能性,如果为了满足观众的这种期待,刻意搞复杂,一定会损害到故事的主题。 当时做《心迷宫》的时候,也面临很多选择,要不要用国外影展最喜欢的那种更写实的方式去拍,但最后还是用了我最喜欢的故事结构。 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电影观,故事好,不光是要有技巧,有好的内核和人物关系,也会是一个好故事。 其实压力是一直伴随着《暴裂无声》的创作过程。

《暴裂无声》的剧本在《心迷宫》之前就有了

【泉城时光】:《心迷宫》成本非常低,看到了您“小钱办大事”的爆发力。《暴裂无声》成本高了不少,有了复杂的运镜、精致的布光、极具设计感的场景和牛逼的配乐,看到了您“把钱都用对地方”的掌控力。您在创作过程中考虑“对投资人负责/商业回报”这样的问题吗?

【忻钰坤】:会考虑。 我很确定要拍一个自己喜欢的文本,在跟出品人沟通的时候,我也知道这个文本不是市场需求最大的,那就要想到,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 这部影片最大的成本是花在了置景上,电影感主要是通过美术/场景设计体现出来的。钱确实花到位了,观众也能感受到。 按道理来说,作为一个导演,其实不应该想这么多。导演专注于创作就行了,这更应该是制片人的事情。但如果导演一点都不管的话,很可能盘子会搞得原来越大,最后会反噬你的创作。

【泉城时光】:《暴裂无声》的故事是怎么来的?三个主要角色,矿工张保民、煤老板昌万年、律师徐文杰,怎么设计的?

【忻钰坤】:在我27/28岁的时候,就想着要在30岁之前给自己一个交代。那时候其实离电影行业越来越远,感觉年龄也到了一个槛。就想着赶紧写一个东西,算是做一个尝试或者完成一个使命吧,如果不成功,可能就不做这行了。 通常一个导演的处女作,要不就是自己家乡发生的故事,要不就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我并不擅长挖掘自己,那我就描述我生活的环境吧。 我从小到大经常听到一些关于开矿的矛盾,原来想着找一个类似《盲井》那样的故事,很有力量,很震撼。并且就发生在矿区,将来也好拍。就本着这样的初衷是收集素材,但是看多了这样的事件,就发现这样的故事还是太小了,就是利益撕扯而已。 我发现,很多人都是注重眼前的利益,没有人思考背后的原因。以前这样,当下还存在,以后肯定也还是。那我就从这个点重新建构一个故事吧… 三个人物,三个阶层。张保民,底层矿工。徐文杰,中产律师。昌万年,上层煤老板。 我希望让中产阶层在看电影的时候,感受到他的社会责任。这是主流大众所在的阶层,电影中,也是律师掌握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底层张保民,上层昌万年,他们都不会来看电影的。这样的话,人物关系就有了。 一开始呢,写了1000多字的大纲,我找到制片人商量一下。觉得这个故事很好,但拍摄太复杂了,汽车追逐戏/打戏,成本都很高,我们当时也没有经验,就先拍了《心迷宫》。现在想想确实有道理,如果当时有一个执念,一定要拍《暴裂无声》,可能现在也拍不出来。 《心迷宫》之后,我发现观众还是很需要一个有趣的故事,才能看进去,所以就设计了“找孩子”这个很普世的故事。

【泉城时光】:电影的故事发生在2004年,为什么做这样的时间设定?

【忻钰坤】:电影的故事背景,设定在开矿最繁荣也是最乱最猖獗的年代,这样才会产生故事中的矛盾。如果放在当下,其实更省钱,道具服装景观都更省事儿。你看电影的时候可能也会发现,影片其实不太敢拍到城市,因为一拍就穿帮了。但问题是,当下开矿产业已经变得非常萧条,国家的管控,资源价格的透明化,开矿没那么大利润了。当然这也方便了拍摄,我们真的可以到矿场拍摄那些真实震撼的景观了,以前生产很繁忙,拍不了的。

【泉城时光】:张保民的家和村镇的街头景观,都做了哪些设计,以求符合10几年前的样子?

【忻钰坤】:那一片乡村的发展,这么多年几乎是停滞的,村里的景,其实不难找。镇,确实不好找。内蒙那边所有的镇,都经过了翻新。我们拍的那个镇,以前是一个特别大的矿的宿舍区,现在大部分都废弃了。我们就在拍摄要求的范围了做了一些搭景,以符合我们需要的样子。

【泉城时光】:煤老板昌万年的办公室有非常有设计感,特别是那个密室,这里是怎么设计的?

【忻钰坤】:整个办公室是毛坯的,完全是搭起来的。拍摄中要砸毁嘛,不能砸一个真的办公室。特别是走廊,为了拍打戏,我们做了很复杂的设计,走廊是可以拆开的,方便从另一侧架机位。像包间、密室,也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

韩国《老男孩》动作团队设计动作戏

【泉城时光】:影片中的两场动作戏给人印象深刻,一个是矿场大乱斗,一个是煤老板办公室一对多,宋洋拍过多部徐浩峰导演的武侠片,拍动作戏当然没问题,但在《暴裂无声》里,他不是会功夫的大侠,只是一个底层矿工,如何设计动作戏的风格和打斗的套路,更符合人物身份呢?

【忻钰坤】:路演过程中,也有观众反映,宋洋这个人物失真呀,打不死呀… 但是你仔细看的话,在矿上的打斗,他也就是趁人不备去攻击两下子。他也没有正面硬碰硬,也要跑,也要躲。实在躲不了的时刻,煤老板的打手就过来说话,化解了这个局面。 办公室大战的时候,他带有很强烈的信念,他认为孩子就在煤老板包间里。这样一个父亲,一定是冲进去就干。人物的心理动机足够强烈,他那股劲儿也是成立的。你看他真打起来,还是扔东西,躲闪,躲不过去就抗一下,也是一路伤痕累累到最后。 我们请了韩国的动作设计团队,动作指导就是当时《老男孩》动作组的成员。他在设计动作的时候,完全懂“流氓打野架”的套路。

【泉城时光】:为什么设计张保民不能说话?

【忻钰坤】:最初的设计,张保民也是有台词的,只是很沉默,是一个更愿意用外部动作去沟通的人。后来觉得,没有难度,不够极致,就让他不说话。但他又不能是个先天的残障人士,他不用手语,他用写字和肢体动作跟你沟通。 我们也做了研究,舌头如果咬掉一大半,会有生命危险的。如果咬掉一点点,还是可以说话的,但发声会有问题。张保民选择我就不发声了,因此也必须用更多的肢体动作去解决问题。 这样一个人物,从头打到尾,最后也没有通过暴力解决问题,从这样的反差里,观众也更能感受到这个人物悲剧性。

拍摄难度最大的是山林追逐打斗戏

【泉城时光】:无论是两场重头打斗戏还是山野密林的追逐,摄影和调度都是非常复杂的,拍摄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忻钰坤】:当剧本确定要有很多山上的戏,我就想到了会有很多问题。 要爬山扛很多设备上去,还要考虑季节。我们选择了冬天,气温很低,日照时间很短。拍摄过程中,既不舒服,时间又很紧张,每天还必须保质保量的完成拍摄,就很焦虑。原来还考虑能在拍摄中做更多的调度安排,多试戏多磨戏,后来发现根本不行,节奏必须非常快,天光不等人。 我们最困难的就是最后的山林追逐打斗戏,本身景就很难找,刚要拍的时候,宋洋又受伤了,额头/鼻梁骨都伤了,就先送下山治疗。再要拍的时候,下雪了。制片组就安排所有的场务人员,扫雪。但那一片山林是针叶林,很多雪在缝隙里的,扫不掉的,只好用加汽油的吹雪机去吹。结果雪吹走了,树叶松针也吹走了,还必须再把松针撒回来,还原之前的状态。

【泉城时光】:影片整体的基调还是非常压抑沉重的,但我还是看到了一些笑点,煤老板小弟要喊话,一开始喇叭不响…张保民追煤老板小弟的车,都抛锚了,两人面面相觑…煤老板身后切羊肉的机器烧坏了…笑点确实很管用,为什么要做这些笑点的设计?为什么把笑点控制到这么少的程度?

【忻钰坤】:我觉得黑色幽默只要控制好了,观众就不会跳戏,也要稍微调节一下气氛。生活里也是这样,这种不经意的尴尬场景,是经常发生的,这也是一种真实的体现。

【泉城时光】:影片的配乐也让人印象深刻,在烘托电影的整体基调和呈现人物状态方面都发挥了很大作用,配乐是如何创作的?

【忻钰坤】:剧本定稿之后,我觉得不光是要在剧作方面有新东西,视听方面也要有。我也是个年轻的影迷,也想看到听到新东西。 以往这样的片子,可能传统乐器、民乐或者弦乐比较多,我想能不能做些不一样的额东西呢?这样我就不能跟一个有经验的人去聊,他必然是已经处于某种套路里的。 我有个做独立音乐人的朋友,他后来去爱尔兰学作曲。我就想要他这种没有经验,能有新鲜感的东西。看完剧本,他就发给我很多DEMO,是一种极简风格的音乐。定剪之后,我感觉他最初的那些DEMO太强烈,干扰到表演和情绪了。 我就把他从爱尔兰请回北京,一点点的改变。后来的28首原声,是从几百个DEMO最后磨成这样的。当然我也做了一些妥协,我觉得某些音乐特别棒,也会为此重新剪辑。比如一开始张保民回村那段戏,就为了配合音乐剪短了。

我会一直坚持创作自由度

【泉城时光】:跟《心迷宫》一样,《暴裂无声》片尾也来了个“字幕破案”,感觉如果最后一个镜头定格在小孩子画在墙上的画上,会更好。您是否认为这是一个遗憾?

【忻钰坤】: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在我的认知层面,为观众做妥协,是不会纠结的。 在我最早的剧本里,张保民身后的山一崩塌,就黑场了。最后剪辑的时候发现,我希望观众能感受到的那种强大的力量,必须建立在对剧情理解的基础上。你只有把整个故事搞明白了,那股力量才会一锤砸到你。所以就想着给观众一点点提示,就加了那场小孩画画的戏。 《心迷宫》的时候,开始也没想过会在院线上映,我随心所欲的剪辑。到了《暴裂无声》,我就更多的考虑不同层次的观众。不能把故事做的太惨,还是要给出一些释放的出口。 当我的电影要在院线上映,并且要承担一些社会责任的时候,就不想做的那么极致了。

【泉城时光】:有这样一种说法,评价一个导演是不是真牛逼,要看他的第二部作品,您的第二部作品《暴裂无声》显然也非常成功,您觉得在创作过程中的哪些坚持,让您的作品再一次成功呢?

【忻钰坤】:其实每一部电影都是一个新的探索过程。在《暴裂无声》开拍之前,我知道我要坚守什么。但是我不确定这些坚守是否能带来回报,市场的回报是一部分,还有更重要的,观众的口碑... 通过这几天路演跟观众的交流,我发现这些坚守是对的。我的电影理念是没错的,我看到了观众的需求,大家更想看到能对当下社会现实有关照的故事。 这种电影,目前是偏少的。从市场的角度讲,似乎形成了一个蓝海。我的电影,只要市场不是特别惨,只要能保证别让出品方赔钱,我就还会坚持我的创作自由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