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度嫌疑人》:或许是迄今为止最“难懂”的是枝裕和电影

MoriLee
2018-04-02 18:48:1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文丨梨子冰 编丨往事如烟

本文由深焦DeepFocus公众号首发,原标题为:是枝裕和的悬疑尝试你打几分?

作为当今影坛为数不多蜚声国际的日本导演之一,55岁的是枝裕和正处在创作巅峰期。近年来他保持着“一年至两年一作”的拍摄节奏,以其细腻入微的影像风格,带来了诸如《如父如子》,《海街日记》,《比海更深》等载誉而归的影片。这些作品中带着他拿手的叙事手法的烙印:以家庭为轴心,日常生活为舞台,述尽漫漫人生路。是枝裕和的影像是隐忍却敏锐的,苦难与无常是故事里的常客,而看似中立的镜头下,饱含着他对人类社会的深思与疑问,这些困惑也成为了多部影片的创作动机。

例如,《无人知晓》以西巢鸭弃婴事件为原型改编,《距离》以轰动一时的奥姆真理教投毒事件为背景,《如父如子》中亦隐含着他对日本婴儿调包案的思考。这次与国内观众见面的新作《第三度嫌疑人》,也取材于2009年的一个真实事件:一个进过两次监狱的人,第一次是因为谋财杀人,第二次却是为了保护某个人而犯罪。这也是是枝裕和首次挑战法庭心理片。

...
显示全文

文丨梨子冰 编丨往事如烟

本文由深焦DeepFocus公众号首发,原标题为:是枝裕和的悬疑尝试你打几分?

作为当今影坛为数不多蜚声国际的日本导演之一,55岁的是枝裕和正处在创作巅峰期。近年来他保持着“一年至两年一作”的拍摄节奏,以其细腻入微的影像风格,带来了诸如《如父如子》,《海街日记》,《比海更深》等载誉而归的影片。这些作品中带着他拿手的叙事手法的烙印:以家庭为轴心,日常生活为舞台,述尽漫漫人生路。是枝裕和的影像是隐忍却敏锐的,苦难与无常是故事里的常客,而看似中立的镜头下,饱含着他对人类社会的深思与疑问,这些困惑也成为了多部影片的创作动机。

例如,《无人知晓》以西巢鸭弃婴事件为原型改编,《距离》以轰动一时的奥姆真理教投毒事件为背景,《如父如子》中亦隐含着他对日本婴儿调包案的思考。这次与国内观众见面的新作《第三度嫌疑人》,也取材于2009年的一个真实事件:一个进过两次监狱的人,第一次是因为谋财杀人,第二次却是为了保护某个人而犯罪。这也是是枝裕和首次挑战法庭心理片。

拍摄现场的是枝裕和

故事发生在2017年秋,胜负欲强烈的精英律师重盛朋章(福山雅治 饰)负责为有犯罪前科的三隅高司(役所广司 饰)进行辩护,三隅被指控抢劫杀人,若罪名成立毫无疑问会被判死刑,他本人虽认罪,但每次都说法不一,这让重盛的同事头疼不已,尽管胜算甚微,重盛仍试图为其杀人动机进行辩护,从而帮助三隅减刑。在调查过程中,重盛发现三隅与死者的妻子山中美津江(齐藤由贵 饰)和女儿咲江(广濑铃 饰)都有着紧密联系,随着调查的深入,三隅也不断改变着口供,这使得本就不明朗的事件真相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重盛朋章(福山雅治 饰)与 三隅高司(役所广司 饰)

虽然影片被包装成了“悬疑片”,但看到最后会发现,是枝裕和根本无意探讨事件本身,他力图还原的是从沟通到庭审的全过程,并将疑问抛给观众:法庭真的是追求真相伸张正义的场所吗?这个在大众看来理所当然的观点,在本片中显得岌岌可危。影片一开始,重盛就告诉涉世未深的理想主义后辈(满岛真之介 饰):“辩护不是交朋友,不需要理解和共鸣。” 重盛对事件展开调查是为了改变“事实关系”而不是还原事件真相,是为了搜集有利证据帮助委托人减刑,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赢下这场官司,不愧对他“精英律师”的头衔。在采证前期,重盛先后将三隅的杀人动机改为仇杀与共谋罪,企图在庭审时占到上风,对此检察官筱原一葵(市川实日子 饰)直指道:“像你这样的律师,只会妨碍犯人直面真相”,一语道出日本司法系统的困境:司法人员在办案时各自站在态度预设的立场,而非维持公平或追求正义。

片中身为前检察官的同事摄津大辅(吉田钢太郎 饰)对此感受颇深,他说:“虽然大家立场不同,但都坐在同一艘名为“司法”的船上。” 法官面对着大量的业务案件,如不按时审完,绩效评价便会受影响;三隅是以独犯被起诉,如果有证据显示是共谋杀人,检察官就会颜面扫地。在日本,一审有罪率高达99.9%,也就是说被检察官起诉的1000起案件中,只有一件会被判无罪,这个数字表明了日本司法人员“有罪推论一体化”的意识形态盛行,而判案的过程,与其说是厘清事实,不如说是各方为了维护司法尊严而对罪犯进行制裁。

是枝裕和将这冰冷的事实全盘托出,展现了理想与现实间的巨大差异。正如影片的最后,咲江问重盛:“谁制裁谁,由谁来决定?” 这或许也是是枝裕和心中最大的疑问。对此,影片的标题更是耐人寻味,日文直译为“第三次的杀人”,三隅只卷入过两次案件,而这第三次,或许主语就是法律中的“死刑”。

除去对司法系统的批判,影片亦充满了对“真实”为何物的探索。在片中,司法人员善于绕开事件真相,通过经验进行先入为主的判断,如因三隅有过前科,便认定他再次犯案理所当然。有趣的是,片中布满了各种各样的谎言:重盛的14岁女儿在盗窃后,演起哭戏寻求谅解;在法庭上,尽管证据确凿,美津江却矢口否认面粉造假的事实;咲江也被指隐瞒了跛腿的真实原因;而嫌疑人三隅更是令人琢磨不透,一遍遍推翻证词,让人难辨真假。人是会说谎的动物,为了种种私利,出于种种意图。

从这一点上看,是枝裕和有力地呈现了沟通的复杂性与社交的虚伪性,并暗示杀人事件的所谓“真相”,只有当事人才心知肚明。而以“赢”为生存法则的重盛,在调查中逐渐触摸到了事件核心,这也使得他第一次跳出“律师”的身份,对三隅产生了理解与共鸣,然而这并没有帮助案件的解决,反而被同事提醒:“你这样是会输的”。当重盛终于开始拼凑事件的真相时,随之而来的是却是排山倒海的无力感,面对刺眼的夕阳,他像擦拭血迹一般摸了摸自己的脸,仿佛在确认自己并不是“谋杀”真相的凶手。

此外,影片也延续了是枝裕和一直以来对家庭关系,特别是父亲身份的思考。片中描绘了三段不尽人意的父女关系:重盛事业有成工作繁忙,家庭却处在崩坏的边缘,与妻子分居,与女儿鲜少见面,这也或多或少导致了女儿踏入歧途;咲江年纪轻轻,却深受禽兽父亲的折磨,母亲则是爱财如命,对她冷漠至极;三隅因犯罪连累女儿受苦,彼此互不相见,于是他将这份愧疚的亲情转移给了咲江,并为了保护她而再次杀人说谎。这些破碎的家庭关系是是枝裕和对冷漠社会的控诉,亦是对父亲身份的强调。片中重盛与三隅作为父亲都是不合格的,但两人仍在想办法补救,于是有了超现实的一幕:雪地里两人与咲江嬉笑打闹,无虑无忧。

作为“悬疑片”,《第三度嫌疑人》是让人困惑的,它并不采用抽丝剥茧的手法使真相大白,进而带领观众思考事件背后的深意;是枝裕和所做的恰恰相反,他延续了自己的克制美学,拒绝诱导观众,选择启发观众,他设置了大量的人物对话,复杂的人物关系,众多的讨论议题,及符号隐喻(如十字架的真意与逃走的金丝雀),可以说他在不断为观众制造疑点与不安,而随着影片的终结,观众会发现,脑海中的种种猜测不仅没有答案,更是随着影片结束堕入了无解的黑暗。

这种做法是极不讨好的,影片不服务于观众,导致了观影过程并不轻松愉悦,片中枯燥的法庭戏亦需要观众对日本司法系统有一定的了解。如果把《第三度嫌疑人》比作一个迷宫,笔者会这样形容:当观众用两个小时好不容易摸索到了出口,猛然抬头,会发现眼前并不是柳暗花明,而是迷雾重重。

原文链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