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器

Pluviophile
2018-04-02 15:52:3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拍得很暧昧,导演运用镜头说出了很多事情

功课没做足,一开始把电影当作是悬疑片来看,发现其实与真相已经无关了

如果把它当作悬疑片来看的话,会觉得剧情节奏很慢

线索出现的也不系统,大有一个线索又推翻前面的线索的感觉

这是一部讲述人性的电影

导演的许多镜头里面都暗藏玄机(很多细节忘记的 多刷几遍的时候补上

例如十字路口与十字标志等

(剧透分界)

导演很善于运用镜头来讲述故事

一开始就是役所先生放火的镜头,毫无悬念地告诉大家,他是处理尸体的人,或者其中一人

自然把故事过渡到役所先生是为什么要处理尸体的这件事上

受害者母亲留下的泪与自己女儿留下的泪,暗示着受害者母亲并不是单纯的受害者

受害者母亲在家里对着广濑说起的保险金的事情,那个样子丝毫不为死去的丈夫而哀伤

导演就这样告诉了我们,这个死者一定是一个不好的丈夫、不好的父亲

还有燃烧尸体过后现场的十字的痕迹,与之后金丝雀的坟墓和福山梦中三人躺着雪中的姿态

可以看到役所先生和广濑丝丝躺的形态与福山躺着的形态是不一样的

役所和广濑的躺姿更像上面焚烧尸体后的痕迹

役所和广濑身边还有两道行走过的脚印

可以看到那个脚印是很不正常的,正常的脚印是类似于他们脚下方的痕迹

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脚印呢

这就使我突然回想到福山父亲说过的一句话“那些杀了人的人,与我们没有杀过人的人,是有一条鸿沟的”

导演运用镜头暗示了,杀人案件是与役所和广濑有关的

还有福山在役所家拜访后,一提及金丝雀的时候,役所先生的手部动作

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伤口发作有疼痛才有的手部特写,后来醒悟过来是因为他就是以双手合十的方式杀掉金丝雀的

在房东太太说了有为金丝雀做一个坟墓时,与前面福山对着自己女儿说,动物去世之后要为它们做好坟墓的片段呼应着

福山那时候就把自己的意识装进去役所这个容器里了

开始觉得役所的思考方式应该是与自己一样的

为了了解役所,为了了解第一次杀人的事件,为了从役所女儿中知道些什么,福山去了前面说不要去的北海道

里面的一位老警察说出了一个关键词,说役所简直就像是一个容器

意思是役所根本不愿意说出真相,而是把探案者的想法,放入自己体内罢了

留意到在谈话中导演运用的一个镜头,是福山的脸在玻璃前,玻璃映出役所的脸

这大概是导演告诉我们,福山把自己的意识已经放进去这个容器里面了

到最后役所告诉福山想错了的时候,是福山与役所在玻璃中重叠的脸慢慢的移开

福山知道了,他只是把自己的意识放进去了役所这个容器里面而已。

也是在那时,才知道原来走出裁判所的时候,福山擦掉的不是泪,而是作为同犯的血

一开始没想通福山的女儿登场的原因

现在想着才知道,因为福山是一个失败的父亲,忙于工作而无暇照顾女儿,导致女儿会以犯错误来换取见自己父亲一面

役所又何尝不是一个失败的父亲呢,被捕30年,女儿也一直背负着杀人犯的女儿的身份活着

所以役所可以感觉到同样的气息,同样的一股对自己女儿怀着抱歉之情的气息

当然电影中还有例如盲人摸象的借喻,到底我们现在得知的,是真相的哪一部分呢

或许役所真的是为了广濑丝丝杀的人,或者役所真的没有去过河边,或者广濑丝丝真的有被侵害

或者母亲是真的为了保险金,或者这些都不是真相

这些都不重要了

正如役所自己所说,与其被别人抓住把柄做着违心的事情活着

倒不如就这样迎接死亡

他成功的进行了第三次的杀人,掌握了自己的命运

电影里面的演员都演得很细腻

役所广司从一开始毫不在乎到最后的歇斯底里

还有演员们那些会说话的眼睛(就是那个满含泪光的眼睛,才让我错以为福山出来抹脸是流泪

加上一幕又一幕的暗喻明喻,可以体现出导演和演员的深厚功力

虽然在华几天了票房才200多万,可真的是一部难得的好片子呀

正想为它鸣不冤的时候想到,其实这部片子本身就是对制作团队最大的褒奖了

即使排片少票房低,丝毫不影响这部片子的优秀

(当然还是希望大家趁着能贡献票房的时候多贡献一点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