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基恐怖秀》:有一头无限开挂的怪物,名叫“主角”

拜伊良
2018-04-02 15:29:28

畸形皇冠上的明珠

科技的发展让谁受益最大?常常是在旧秩序中被压抑甚至被边缘化的群体。科技革命,宏观上改变社会整体的生产和发展的模式;中观的人类群体中也出现与科技更匹配的规训;微观视角下的日常生活,更是处处焕发变革的动力,这源于少数派因科技的赋能而释放出的影响力。

要概括少数派的典型面相,只用LGBT做标签向来苍白,何况在本片上映的上世纪70年代,革命遍地开花,任何一个和意识形态有关的话题,都能映照出新旧势力之间的冰火两重天。当是种种以“解放”为名的革命,都是在为呼之欲出的新世界锻造一朵畸形的皇冠。《洛基恐怖秀》号称影史第一cult片,毫无疑问就是那畸形皇冠上无法的被忽视的明珠。

尽管cult但经典永传,任何想了解当年那些革命传奇的人都应该观看膜拜。所谓经典,便是能让部分人看出反乌托邦的讽喻;又能给相对立的另一部分人燃起个性解放的豪情;还能让多数吃瓜专业户不明就里地心潮澎湃。这就是经典的魅力,而全片的十分魅力中,九成九都汇聚在主角弗兰克博士身上。他是怪物,是太阳,是巨星,是秀场狂魔,是上帝和撒旦,是男人也是女人,还同时占有男人和女人。

...
显示全文

畸形皇冠上的明珠

科技的发展让谁受益最大?常常是在旧秩序中被压抑甚至被边缘化的群体。科技革命,宏观上改变社会整体的生产和发展的模式;中观的人类群体中也出现与科技更匹配的规训;微观视角下的日常生活,更是处处焕发变革的动力,这源于少数派因科技的赋能而释放出的影响力。

要概括少数派的典型面相,只用LGBT做标签向来苍白,何况在本片上映的上世纪70年代,革命遍地开花,任何一个和意识形态有关的话题,都能映照出新旧势力之间的冰火两重天。当是种种以“解放”为名的革命,都是在为呼之欲出的新世界锻造一朵畸形的皇冠。《洛基恐怖秀》号称影史第一cult片,毫无疑问就是那畸形皇冠上无法的被忽视的明珠。

尽管cult但经典永传,任何想了解当年那些革命传奇的人都应该观看膜拜。所谓经典,便是能让部分人看出反乌托邦的讽喻;又能给相对立的另一部分人燃起个性解放的豪情;还能让多数吃瓜专业户不明就里地心潮澎湃。这就是经典的魅力,而全片的十分魅力中,九成九都汇聚在主角弗兰克博士身上。他是怪物,是太阳,是巨星,是秀场狂魔,是上帝和撒旦,是男人也是女人,还同时占有男人和女人。他是影片中——也是秀场中——的主角,故而可以是任何离经叛道的存在,唯独不是一个正常人类。

古堡中的东方不败

不论故事里还是梦中,古堡都能隐喻异度空间,将世俗秩序阻挡在外。里面必然有诡异的哥特装饰,也可能有吸血鬼或狼人,当然还可以聚集各式各样的性别错乱者。古堡中全然一片颠倒的秩序,所有人共享同一使命,就是肆无忌惮地解放自我:做嬉皮士、穿异装、不分性别地滥交、在狂欢中以一切的外界的羞耻为傲。要说禁忌,只有一条,千万别抢了弗兰克博士的风头!他是整个秀场唯一且无可挑战的主角!

主角光环,让弗兰克博士化为一头可以无限开挂的怪物。所有人都是他随心所欲的道具,要是胆敢忤逆他......那个贸然闯入,一身low端朋克打扮的艾迪就是榜样。在秀场正式启动后,弗兰克博士姿态豪放地杀掉这个刺头,不出点人命,别人还真只把他的歌舞当做表演。在这充溢着邪典气息的异度空间里,他是“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东方不败”。

布莱登和珍妮——活脱脱一对从童话世界走失的佳偶——因共同的老师而结识;在朋友肃穆的婚礼上定情;夜路同行时已然形如举案齐眉的伉俪。在旁白的形容里,他们young、ordinary、healthy,这些特性预示了他们要在颠倒秩序的秀场中脱胎换骨。

弗兰克博士始终在身体力行地教育大众“Don’t dream it,be it!”他以无法抗拒的魅力统治古堡、指挥派对,不管杀人、造人还是诱惑人,他都手到擒来。在这与世隔绝的新世界里,所有人都该爱他如上帝。古堡,在当年就是容纳一切解放运动的乌托邦,弗兰克博士再造了这里的秩序,当然有资格成为这里的上帝。

曲线完美的人造人

凭什么说弗兰克博士不是怪物,而是上帝?在外界,他只能是千夫所指的怪物;在古堡里,他固然可以离经叛道无所不为,只是,要登上上帝的位格,还缺一点神迹......3、2、1,bingo!神迹来啦!弗兰克博士成功创造了一个生命!随着绷带缓缓解开,一个四肢发达、性特征齐全的俊男——洛基,他才刚诞生就扭动起莹润的曲线叫观众血脉喷张。

这是最渎神的卖弄!看看古堡外面那些獐头鼠目的众生,又丑又蠢还自诩是上帝优秀的作品。而弗兰克博士的作品,才是最完美的生命!这说明他的能力,至少在古堡里,已经超越上帝。

洛基的美,全在肉体上,也只有纯粹肉体的美才最有说服力。假如随便一个庸碌的丑八怪都敢自称怀着上帝加持过的美丽心灵,从而牟取自己配不上的地位,世界岂不是乱套了?对呀!外面的世界早就乱套了,只是还裹着伦理道德的外衣:所有人都在说谎,所有人都乐意被骗,所有人都强行区分出男女善恶......

虽然弗兰克博士是不容争辩的主角,镜头还是忍不住给洛基来了一连串超VIP待遇的特写。那匀称的体型与耀眼的金发、豪放的身姿和浑厚的嗓音,浓缩着只消一个眼神就触发性高潮的魅力。他的诞生,宣告了“平庸即是罪!”——古堡外的世界早已罪孽滔天!

洛基就是弗兰克博士的“亚当”,是他纯净的小分身。尽管心思单纯,却先天承担着开启新纪元的使命。在解放运动中蓬勃扩张的新世界里,不再有阳奉阴违和尔虞我诈,原本坚固的世俗规训也将与狗屎无异,所有人只追求纯粹的美与超越,让天性来决定我们应得的地位。为了庆祝洛基的第一个生日,也是伟大革命的开端,必须举办这场足以成为神话的“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

Attention!千万注意!名义上秀场是为洛基举办的,但是伟大、可爱、睿智,拥有一切,享受一切,创造一切又超越一切的弗兰克博士,才是最最最最最耀眼的主角!

肉体开光后的神启

布莱恩和珍妮都还只把自己当看客,他们代表外界相当一部分青年,单纯,而且是明哲保身的单纯。长辈和主流社会施予的“道德律令”,他们虚心承袭;面对古堡中种种“伤风败俗”,也保持友善和包容。“即便是我还活着,也不必管那洪水滔天。”——利己,尽管未必精致,对正在发生的一切纷乱不予置评,是看客最重要的自我修养。

看客虽秉持人畜无害的立场,但那只是表象。他们也并非刻意隐藏,只是对自己的内心是在所知甚少。如上帝般爱所有人的弗兰克博士,自然要把他们当做自己的“苹果派”,好生调教一番。一对刚刚海誓山盟,计划好在余生相濡以沫,偏偏对性还所知甚少的青年男女,最适合被一个不男不女的异装癖怪物插足。

一夜之间,弗兰克博士先后办了二人。让这对纯情男女初尝禁果只是手段,目的是要引导他们释放最纯粹的自我,成为能适应未来新世界的新人类。布莱登本是个充满偏见却强装体面,害怕与众不同的古板青年,被冲破防线后,陷入前所未有的彷徨;珍妮更是变化巨大,从跟布莱登口头上的以身相许,到面对弗兰克博士时的半推半就,最后竟能在单纯的洛基面前成为套路娴熟的荡妇,展现出优异的悟性和潜力。

两人都在“导师”弗兰克博士的引导下,与旧世界告别。在这个颠倒秩序,甚至毫无秩序的古堡里,他们以“解放”为名,不自觉也成为秀场的参与者。将敌对世界中的年轻人引诱进自己统治的新世界,等同于创造了新人类。毫无疑问,这又是神迹,证明了秀场主角弗兰克博士的伟大光荣正确。

不希望落幕的狂欢

狂欢的高潮少不了闯入者,老对头斯科特博士以“坐轮椅穿墙”的神迹,前来搅局。此时,秀场陷入了真假难辨的危机。斯科特博士声称来找自己的外甥艾迪,就是秀场开始时被弗兰克博士杀掉的low端朋克,这一前后呼应是事先埋好的梗,还是场面失控的起点?珍妮如此驾轻就熟地诱惑洛基,是真的天赋异禀还是在完成女特务的工作?而布莱登究竟只是外强中干随波逐流,还是企图勾结外部势力把方兴未艾的新世界扼杀在摇篮里?最可疑的就是弗兰克博士的两位仆人——里弗和马真塔,他们被弗兰克博士视为值得信任的同类,但一开始就隐隐暴露出对主人的算计......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仍然不受威胁的就是弗兰克博士的主角光环。所谓主角,就是不论情节怎么失控,他只要略显身手就可以力挽狂澜。剧幕前的秀场难道全是谎言吗?yes and no!假作真时真亦假!弗兰克博士一人掀起的独角戏就足以high翻全场。他要追求极乐!他要让午夜春梦胜过世间一切!他要把纯粹的肉欲当做永恒的宝藏!秀场就是那个让他可以无所不为的新世界,周围一个个可疑的旁观者,都在他的歌舞中再次沦陷,连代表外界公序良俗的斯科特博士都舞动起瘫痪下身上的黑丝袜。damn it!原来他是隐藏的异装癖,估计还是个深柜。

狂欢到极致的弗兰克博士终于不再那么像上帝,甚至也不是个全情投入角色的怪物。歌舞中透露的彷徨最是真切动人。他的内心,不是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强大,但仍全力撑起秀场的盛景。而秀场终究是秀场,哪怕他魅力万丈;哪怕他有洛基这样完美的作品;哪怕他有能力把旁观和搅局的人都改造成秀场的狂热成员;哪怕没人挑战他的主角光环......可惜,弗兰克博士的神通广大只限于秀场内部,当有限的外人都被他吸收进来,还有谁来做观众呢?最后的秀场,只能靠演员给自己鼓掌。

纯粹的“解放”必将面临与秀场一样的困境:当强调对自我保持绝对忠诚时,就只能靠隐遁或者自欺来与客观世界相处,高潮之后,剩下的只有苦苦拖延。

遥远的异装癖星球

既然只是一场秀,那终究是要落幕的,弗兰克博士的困兽犹斗,只会给结局添上一层血腥的底色。他那本该忠诚的同类兼仆人,里弗和马真塔,彻底亮出反叛者的面相,拿着赛博朋克式的武器强行宣告秀场结束!

只是宣告结束,就是说秀场还有时间散发最后的神韵。只听弗兰克博士继续放歌,用凄美的嗓音表达自己留恋这纸醉金迷不舍离去,没料想,转而又是一场主角光环的挽尊!他再次宣告自己是秀场的巨星,是古堡的主人,是不死不灭的上帝。然而,然而,然而,如果他真的要死的话,那一定是他自己想死。于是,他把生命和这喧嚣的一切紧紧绑在一起,杀死他的目的就是让秀场落幕。他大可以说自己不怕死,却必须恐惧秀场落幕后自己不再是主角。

必须赞叹弗兰克博士自圆其说的能力,甚至把里弗和马真塔这对反叛的兄妹解释成自己的分身,安排他们杀死自己,其实就是自己想让秀场结束。这也许真是他内心深处的声音,却也难保不是新一波唬人的把戏。可惜,弗兰克博士的表演只能蛊惑无知又浅薄的外人,内部的反叛者早已免疫了他的套路,直接用镭射枪,毫无仪式感地结果了他,接着当然是他那个虚有其表的作品——洛基。

秀场终于结束了,剩下的人该怎么办?从哪来回哪去呗。尽管内心已经嬗变,但装成什么都没发生过也不需要太多演技。里弗和马真塔告诉众人,他们和弗兰克博士都来自遥远的异装癖星球特兰西瓦尼亚,这诡异的古堡其实是一架飞船,而他们反叛的目的就是结束在地球的客居,驾驶飞船回到故乡。

在影片最后,惶然之中,一切隐喻竟那么不言自明:秀场是一次自我解放的狂欢,也是注定夭折的理想国;弗兰克博士是解放运动的领袖,更是主角,着急把自己的离经叛道升华成传染病毒来改变世界;里弗和马真塔虽然和他是同类,却有不与世界为敌的自知之明,只想守住属于异装癖的净土。他们极可能勾结了代表外界旧制度的势力以求得绥靖,也将成为个性解放这股革命潮流实现自我约束的新制度;洛基和其他人都是革命的受众,革命之后即该归于原位,而没有归处的洛基也只能追随着自己的创造者一同离世。

变回飞船的古堡从世界消失了,暴露出当年那一波波革命运动,其实都是无本之木,突兀的存在难以持续。至于那遥远的异装癖星球特兰西瓦尼亚,这个名字在地图上是找得到的。现在罗马尼亚的一大部分,在很长的历史里都是特兰西瓦尼亚公国,那里先后定居着阿瓦尔人和马扎尔人,也在基督和穆斯林两个敌对势力的夹缝中艰难求存,与之毗邻的瓦拉几亚公国甚至还诞生了传说中主动叛离人之道的德古拉伯爵。总之,那是一个诡异却与世无争的遥远国度,可能是世外桃源,也难保不是无间地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洛基恐怖秀的更多影评

推荐洛基恐怖秀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