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邪 中邪 6.8分

中邪:手持摄像机的惊悚 文/王珉

珉的情书
2018-04-02 15:08:4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中邪:手持摄像机的惊悚 文/王珉

以智能手机拍摄电影,似乎是社交媒体的主流阵地。但是以手持摄像机拍摄恐怖惊悚鬼片,却很少见,《中邪》并非耍花招,而是以伪纪录片的形式,追求电影制作初体验时的人性激情,有种身临其境的实感。它取材自本土民俗的真实题材故事切入,构思上并非拍摄总局禁令的怪力乱神,而是隐藏在魑魅魍魉的、见不得光的人心。

导演马凯和剧组演员并非是知名的阵容,全是来自横店的临时演员,所有的电影画面基本处于晃动位移,场景大多发生在夜间,甚至照明效果也极差。它却摘得FIRST青年电影展的最佳艺术探索奖,也开了7万元成本创作手持摄像机电影标签的先河。许多观众许是出于好奇才观赏,其实,用这种方式拍摄的主流电影并非罕见,2015年辛贝加导演的《橘色》,票房收入为制作预算的8倍,他坦言:我其实很担心菲林死亡,无论在数码摄像机装上任何滤色镜,亦无法实现同样效果。

扮演小人物弟弟“大庆”的赵树达,做过传菜员,也在横店做过临时演员,以往饰演都是诸如“报告首长,敌军来了”的跑龙套。但此次导演马凯找到他担当“大庆”却完美呈现出老实巴交、穿着朴素的乡下男人形象,电影中他饰演的弟弟,他和姐姐很早就知道母亲,是被王婆两人因为药物服用过量谋杀致死的,于是合伙设计报仇。后来,锒铛入狱的“大庆”低下头悔不当初,娓娓道来故事的真相,大学刚毕业的青年俊才,就这么被断送在监狱度过余生。弟弟虽然全程都在装傻,但是他明白事理,同时又将城府藏到片末。

《中邪》以第一视角摄像机的镜头晃来晃去,却将全片的阴森诡异基调提升了档次。夜风中飘忽不定的红纸灯笼、明暗交织的恐怖娃娃和纸人,上吊驱鬼,借鬼上身等,都在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人心的丑陋——荒诞不经的“中邪”之事展现乡土的封建迷信和真实生活,正在观众面前悄悄上演恐怖的阴谋。王婆和王叔的作恶,全部被与时俱进的数码摄像头,烟盒针孔摄像头记录下来,所以观众的观看方式,交互离不开手机与平板电脑,正如社交媒体那样自然而然地产生惊悚感。

毋庸讳言,《中邪》这种独辟蹊径的心理类恐怖片,透过原汁原味的真实民俗与阴森可怖的驱邪仪式的边缘文化,看到被死亡的气息压得透不过气的复仇与逃生,听到猝不及防的尖叫声,深切体会到何谓人心险恶,何为“中邪”的真实内涵。正如导演马凯所言:“中邪”之事本不可怕,需要警觉提防的是人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邪的更多影评

推荐中邪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