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 小姐 8.0分

东方美学中的女性意识

宫紫嫣
2018-04-02 14:21:51

《小姐》的灵感来源于英国同性恋女作家莎拉·沃特斯的作品《指匠情挑》,讲述小姐和女仆之间的同性爱情故事,朴赞郁将这个英国故事本土化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韩国电影。影片的背景设定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朝鲜与日本之间的殖民关系,朝鲜长期属于被压迫的状态,阴郁的政治下男性角色在这种长期规范性压抑内在情欲已经变成了一种集体情绪,他们迫切需要寻找一个发泄的出口,具有宗教化仪式感的情色朗诵会应运而生。

以藤原、上月为代表的男性在整部影片中都处于一种反面形象、被两位女性玩弄的低姿态,朗诵会上秀子与木质人偶在舞台中央处于一种悬空状态,这暗示女性视角中男性的形象如同人偶,冷冰冰的触感、丝毫激不起情欲的波澜,以及任务式作为工具的演出。参与朗诵会的上流人士在秀子声情并茂的朗读中通过幻想皮鞭抽打臀部的SM形式满足了性渴求,所谓的上层阶级不过是一群道貌岸然践踏女性尊严的无耻混蛋。

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片中同时出现的日语、韩语对白体现出了后殖民主义的混杂性,日语代表文化帝国主义,上月对于日本文化的推崇实则是当时社会背景下部分人奴化意识的折射;韩语所象征的亲密关系在秀子与淑姬之间的交流呈现出一种自然流动。藤原对淑姬说过“在自己所处的阶层中,天真是一种犯罪”揭示了上层阶级与底层民众的冲突与矛盾,聚焦于个人命运揭示深层次的社会、伦理问题,但是缺乏历史厚度与批判性,格局大、立意小。

非线性结构在影片中大放异彩,叙事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以淑姬视角伴随着独白抛出悬念,第二部秀子缓缓道来机关算尽的局中局,所有的谜团在这个部分真相大白,第三部分运用上帝视角交代秀子和淑姬、上月和藤原的结局。不同视角的切换类似于视觉游戏,一个人将另一个人的故事看在眼里进行复述,但这种模式所具有的局限性只有荧幕前的受众能够了然于心、完完整整目睹整个事件的发展经过。

灰沉沉的绿色是影片中的主色调,给人一种阴暗感的同时带来怀旧意蕴,对称式构图、封闭式构图大量运用。对称的体位、对称的屋脊、对称的人物调度,彰显着对于中正平衡理念的遵循,最经典的封闭构图是淑姬代替秀子进入疯人院,冰冷灰色的墙壁将孤立无援的淑姬框在画面内,背叛后的无力感和恐惧感在密闭的空间中不断放大延伸至受众的感官。油画质感、舒缓的镜头调度、冷静客观的叙事口吻展现出独特的东方美学,极具韵律美与神秘感。

朴赞郁的电影离不开“暴力”与“复仇”两个母题,藤原的身份被揭破后与之而来的是难以承受的代价,“暴力是朴赞郁将韩国电影推向世界舞台的秘籍,期间隐藏着他深切的人文关怀,以及对荒诞人生的热爱”,剁手指、贯穿手掌等血腥暴力元素挑战视觉神经,没有撕心裂肺的吼叫、狰狞扭曲的表情运行轨迹,取而代之的是克制压抑、接受这场逃脱不了的审判。秀子最后一封寄给上月报复性的信件给了男权社会致命一击,让男性长期以来无与伦比的优越感土崩瓦解。藤原吃桃子咬的汁水四溢与“熟透了”台词相呼应,营造一种啼笑皆非的情色氛围,不失一贯以来的“黑色幽默”,刑具室后景里多触手黏黏腻腻的大章鱼为影片增添了超现实主义色彩。

作为性爱工具的缅铃成为宣告女性性解放的标志,淑姬和秀子在离开前将书房存放的淫书春宫给予毁灭性的破坏象征着女性意识的觉醒。守门的眼镜蛇隐喻着男性生殖器和危险信号,打碎守门蛇是女性个体对待不公正社会的反抗、挣脱封建思想的枷锁,黎明时分在草原奔跑、肆意大笑让多年阴郁压制的负面情绪得以释放。室内和室外不同取景具有可深入挖掘内涵,室内的主要场所有上月的豪宅、私奔后居住的旅馆、疯人院,无一例外都禁锢两位女性角色,森林、草原、樱花树等户外场景是淑姬和秀子对于自由的争取和奔赴。

“她眼里有雾,她媚得入骨”是对《小姐》中的金敏喜最完美恰切的形容,她给人一种淡淡的慢慢的疏离感,古典外形散发着难以触及的贵族气息,简单细缓的举动中蕴含着巨大的信息量,让人想要探寻她冰山外表下原始的欲望和生命力。淑姬帮泡在热水和花瓣里的秀子磨牙,金敏喜的眼神又纯又欲,单纯无害的伪装勾得人抓心挠肺,眉目尽风月,风情不风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姐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