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往事 童年往事 8.8分

《童年往事》中三代人的社会学解读

征服者张袭
2018-04-02 13:56:1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侯孝贤作为台湾的大师级导演,其创作自1980年初次执导《就是溜溜的她》至今日最新作品《刺客聂隐娘》,已有三十六年之久。其创作深刻反映了几十年来台湾社会面貌与民众心态的变迁。电影作为一种文化产物,与其生产环境具有重要的联系。“进而言之,影片是社会的再现,尽管这种再现是间接的,隐晦的。这就是说,电影的影像和声音,主题与故事最终都是从它们的社会环境中派生出来的。”本文基于以上理论,试图通过分析侯孝贤导演较早期的作品《童年往事》三代人的人物形象,作出一番相应的社会学解读。

《童年往事》是侯孝贤的自传性作品,以主人公“阿孝”的视角讲述了自己童年及青少年时期的一些经历,叙事年代为20世纪50年代末期到60年代间。影片中的阿孝一家共有三代人构成,阿婆构成的“老年一代”,父亲、母亲构成的“中年一代”以及阿孝与其兄弟姐妹组成的青少年一代。下面本文将尝试对以上人物分别进行解读。

老年一代——失语者

阿婆在影片中占的分量并不多,但她一直有一条自己的行为主线,那就是回大陆,所以在影片中她不断重复着“阿孝啊,阿婆带你回大陆好吗?沿着大路走,没过多久,过了河坝,就到了梅江桥,再走几步

...
显示全文

侯孝贤作为台湾的大师级导演,其创作自1980年初次执导《就是溜溜的她》至今日最新作品《刺客聂隐娘》,已有三十六年之久。其创作深刻反映了几十年来台湾社会面貌与民众心态的变迁。电影作为一种文化产物,与其生产环境具有重要的联系。“进而言之,影片是社会的再现,尽管这种再现是间接的,隐晦的。这就是说,电影的影像和声音,主题与故事最终都是从它们的社会环境中派生出来的。”本文基于以上理论,试图通过分析侯孝贤导演较早期的作品《童年往事》三代人的人物形象,作出一番相应的社会学解读。

《童年往事》是侯孝贤的自传性作品,以主人公“阿孝”的视角讲述了自己童年及青少年时期的一些经历,叙事年代为20世纪50年代末期到60年代间。影片中的阿孝一家共有三代人构成,阿婆构成的“老年一代”,父亲、母亲构成的“中年一代”以及阿孝与其兄弟姐妹组成的青少年一代。下面本文将尝试对以上人物分别进行解读。

老年一代——失语者

阿婆在影片中占的分量并不多,但她一直有一条自己的行为主线,那就是回大陆,所以在影片中她不断重复着“阿孝啊,阿婆带你回大陆好吗?沿着大路走,没过多久,过了河坝,就到了梅江桥,再走几步路啊,就到了湾下了……”从影片的设定我们可以推算出阿婆出生于清末,经历了清朝、北洋、民国等政权的迭代。阿婆作为传统的中国人,数银元“拿去阎王殿用”,“安土重迁”的思想深入心底,本能地对在台湾这块“化外之地”度过余生产生抗拒,这是其人物行为的根本动力。具体而言,阿婆的抗拒来源于一种语境的丧失,这在影片中表现为阿孝问阿婆“回大陆做什么?”以及向路人询问“梅江桥”在哪里时,对方根本听不懂自己所讲的客家话。这种失语是现实性的,在台湾的外省人中,年老的一代由于自身年龄的限制,始终无法溶入台湾社会,又不能回到故土,只能在这种身份与语境的错位中度过余生。这种错位甚至构成了一种荒诞,侯孝贤曾经就此谈到“我祖母一直要带我回内地,她说过梅江桥就回去了,因为她已经太老了,没有意识了,但这在她脑子里就是真实的,在她是真实的,这就是一种荒谬。”失语者正如一株脆弱得不能移植的花草,只有在原地生活才能维持生命。而现实留给失语者阿婆的,只有死亡。

中年一代——纠结者

中年一代的父母是作为“纠结者”出现在银幕上的,影片中,母亲脾气不太好,而父亲则重病缠身。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社会病在个人身上的体现。作为台湾本土人口中的“外省人”的主体,父母一代人一方面保留了阿婆一代人的一些习俗和思想,比如安土重迁,原打算只是在这里谋生一段时间,才会买竹质的家具,可以看出这代人还是把大陆看作自己真正的故土。但另一方面,他们又不像阿婆那样纯粹地一心回大陆,因为他们明白目前的大陆绝非世外桃源,“成分有问题,连书也不给读了”“制作的锁头啊、刀子啊、大锅啊,都拿去炼钢了”的大陆社会是他们不敢想象的。而即使安于现状也并非无忧,因为虽然不时有击落敌军飞机若干架的政治宣传报道出现,但现实中“反攻大陆”又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作为中年人,他们虽然相对老年人更容易融入这个社会,但也意味着更直接面对社会的浪潮。蒋氏政权为巩固统治而采取的戒严政策使整个台湾社会处于一种高压之下,而作为普通的外省民众,与原住民的矛盾又时常激化(这点在《悲情城市》中表现的更为直接),无论个人还是社会,都处于一种浮躁和爆裂的冲动中。这期间的一些台湾电影“通过对‘国族’历史的书写,在促进台湾本省民众对祖国大陆历史和文化的了解,以及舒缓来台外省人的怀乡之思方面,确实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然而,一旦回归到现实与宣传的落差,又是中年一代解不开的心结。他们不得不在思想的纷乱与纠结中默默存活。

青少年一代——分歧者

青少年一代受老年一代的影响更小,作为外省人的第一代原住民,他们系统地接受了台湾的教育,思想和行为都和上一代有了极大的差别。他们更溶于台湾社会,而对于大陆的印象是极其模糊的。因而阿婆兴冲冲地要带阿孝回大陆,阿孝却会问阿婆回大陆做什么。另外,身体的发育变化,青春的懵懂也使他们对于周围漂亮姑娘的兴趣远大于对政治的热情,因而面对台湾的政治生态,他们会把“我们要反攻大陆了”当作可有可无的玩笑,会毅然去反抗在陈副总统大殓的时候不准玩乐的规定。然而,他们浸浴在独特的政治环境中,就必然在不知不觉地受其影响。作为青少年,阿孝的不学无术,正日惹是生非固然是这个年纪常有的行为,但又和自身外省人的身份以及家庭的逐渐破碎难以撇开关系。阿孝和他的同伴肆意妄为的狂热、躁动是以拒绝或漠视现实的变化为前提的。待阿婆悄然去世,“那似乎象征着一个陈旧年代的结束,更象征着家庭的分崩离析与理想的破灭而不得不让少年所有的梦幻清醒。”现实生活中,作为分歧者的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的种种困境,继续生活下去。然而从更长远的意义上来看,阿婆、父母等与大陆直接血脉相关的人相继死去,似乎也意味着这代人将陷入到更大的自我身份认同的迷茫中。

侯孝贤曾在访谈中谈到,“我的片子里大都是在探讨人,至于社会结构和政治的批判,我不太重视,因为他自然会出现。”我们且简单地去探究一些自然会出现的东西,聊以表达对侯孝贤导演的尊敬。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童年往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童年往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