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祭 青春祭 8.2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2 13:51:07

本片运用纪实性手法,反映民族生活,它摒弃了戏剧性的传统模式,采取重感情、重人物内心活动的散文结构形式,使银幕上再现的傣族生活具有一种质朴自然的流动形态,给人一种亲切感、逼真感。它把虚与实、今天与明天、梦幻与现实十分自然地交融在一起。它虽然是记述下乡知青李纯在傣寨一个生活片断的回忆,但却渗透着创作者的强烈感情色彩。它透过女主人公的眼睛,审视了傣乡的生活形态,立体地折射出傣族社会生活的横断面,对傣族人心理结构进行了探索,挖掘出蕴藏其中的深刻思想内涵。同时,让主人公在异域风情的直接的原初感受中,产生对傣乡人一种真诚的爱、温馨的回忆。

影片首先抓住了民族风情特征,透过一幅幅瑰丽多姿的画面,映照出傣乡古朴的民风与现实生活流程的美感,创造出充满生机、情趣无穷的意境,把清新的抒情与深沉的哲理思考协调起来,给人们以浮想联翩的诗的享受。它在展现傣家风情时,没有游离于情境之外,而是把它们作为电影元素或情节场面注入。

影片开始时的几组空镜头:那鳞次栉比的竹楼,高大粗粝的仙人掌丛,神秘而死寂的缅寺,挂着红布条的大青树。这几个画面就把人们带到辽阔、神奇、安谧的南国傣乡。然后,虚实相间,引出人物,展

...
显示全文

本片运用纪实性手法,反映民族生活,它摒弃了戏剧性的传统模式,采取重感情、重人物内心活动的散文结构形式,使银幕上再现的傣族生活具有一种质朴自然的流动形态,给人一种亲切感、逼真感。它把虚与实、今天与明天、梦幻与现实十分自然地交融在一起。它虽然是记述下乡知青李纯在傣寨一个生活片断的回忆,但却渗透着创作者的强烈感情色彩。它透过女主人公的眼睛,审视了傣乡的生活形态,立体地折射出傣族社会生活的横断面,对傣族人心理结构进行了探索,挖掘出蕴藏其中的深刻思想内涵。同时,让主人公在异域风情的直接的原初感受中,产生对傣乡人一种真诚的爱、温馨的回忆。

影片首先抓住了民族风情特征,透过一幅幅瑰丽多姿的画面,映照出傣乡古朴的民风与现实生活流程的美感,创造出充满生机、情趣无穷的意境,把清新的抒情与深沉的哲理思考协调起来,给人们以浮想联翩的诗的享受。它在展现傣家风情时,没有游离于情境之外,而是把它们作为电影元素或情节场面注入。

影片开始时的几组空镜头:那鳞次栉比的竹楼,高大粗粝的仙人掌丛,神秘而死寂的缅寺,挂着红布条的大青树。这几个画面就把人们带到辽阔、神奇、安谧的南国傣乡。然后,虚实相间,引出人物,展开故事,巧妙地把少女“洗澡”、“对歌”、“赶摆”、“猎少”、“杀牛祭谷”、“葬礼”等等风土习俗穿插其间,与青年人命运、不幸遭遇、爱情、事业、生与死相联系,酷似运动着的画卷,诉说了人们的欢乐、哀伤的心境。

特别是“庆丰收”的场面,全寨共杀吃一头牛宴请尝新,举行农业祭祀,祈求人畜兴旺。有些细节拍得很逼真,如大哥把牛抱着摔倒下去,一刀子捅进去,鲜血直流。顿时,一群小孩在田野奔跑,杀牛、煮饭、切菜等自然音响与优美的歌舞相交织。画面造型耀然映目,色调明快,意境清新。

这些饶有古朴风味的习俗场景,散发出一股浓郁淳朴“野味”的芳香。人们都说:看了《青春祭》给人的第一个印象是美。这么多傣族生活图景,在导演的处理下,显得那么丰富、热烈、绚丽、多姿。几乎每个镜头,都洋溢着浓烈的诗情,呈现出鲜明的民族特色。

为了突出民族性格特征,导演与作曲者瞿小松和刘索拉还把傣族独有的丁琴、铓锣、象脚鼓等乐器,巧妙地运用到影片音乐中去。它们的音调优美,悦耳动人,具有开阔、悠扬的风味,又富有感情色彩,对描绘人物的内心活动,发挥了特殊效果,使影片的民族味愈加浓郁。其中也溶进富有现代抒情色彩的音乐,如《青青的野葡萄》,偶然一听感到“洋”,似乎与整个民族古朴音乐不协调,在傣乡上映时,不仅无人提出意见,倒认为这个安排有独到的好处,从头至尾的音乐都是一个格调,没有变化也不好,这样,能让原始文化与现代音乐文化相融汇,使民族传统音乐充满生机,富有时代感。

本片导演张暖忻还大胆用傣族群众扮演角色,而且尽量让他们讲傣话,一般观众能从演员讲话中的神态、思绪、感情与动作中得到理解与意会。这是以往民族片中少见的。例如“伢”(老奶奶的尊称),她从始至终未讲一句话,都用动作表演。她对汉族知青李纯是那么关切。李纯上工,伢把芭蕉叶包好的饭团和热乎乎的糍粑送到她手里。李纯收工回来,伢又急忙为她舀饭热汤。李纯穿上了傣家的花筒裙,伢高兴地亲自给她扎上银腰带,还怜爱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亲切地碰了个脑门。再如放牛的巴布比,站在水中双腿布满了蓝色的刻纹,看起来很可怕,其实他非常善良:他走下河,摘下一朵荷花,来到李纯面前,把花递给她,再走上岸,向远处的牛群走去。他的一举一动,感情是那么真挚。通过这些细节描绘,质朴自然地披露出了傣家人温文尔雅的心态和美好的心灵。过去,我们拍民族片,恰恰在这个关键眼上把握得不很好。挑选演员偏重外形,忽视内在气质,追求外表华丽,不重本质的美,结果使剧中人物失去了人种的类型美,失去了生活中真正的自然美,失去了代表这个民族特征的美。

导演又不只是停留在纪实美学上,为了追求诗的意境,在表现形式上,既运用了纪实性手法,而又超越纪实性,带有创作主体的强烈的主观色彩,特别注重主观感情的抒发,达到一种艺术上的主观投射。其中李纯上大学告别乡亲的一场戏,是最有代表性的。画面是一片茫茫的泥石流,覆盖村寨。导演借此点明影片主旨。它表示女主人公在这里埋葬了青春与恋人。人们都清楚,知青下乡是被彻底否定了的事物,一批批天真无瑕的青年下到农村,生活上有所收获,但确实是没有学到更多的学问,本来有的人可以成为参天大树的,却变成了萎萎小草,葬送了不少青年的美好年华。可是,《青春祭》在同类题材上与众不同,有新的突破。它描述的知青到傣寨,却是另一个天地,他们受到截然不同的礼遇,傣乡人非常热爱他们,关心他们,从而使他们在这块沃土里汲取丰富养分,对那里的人民产生了纯真的感情。虽然,他们早已离开了故土,但对那段岁月和善良的人们,仍然怀着眷恋之情。

导演这样描写,还有更深层的意蕴。正当“文革”获得“革命”者支持的禁欲主义泛滥中华大地的时候,祖国边陲的傣乡,却似一个世外桃源,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表现得那么坦直、自然,那么合乎人的天性。这与内地当时生活呈现出极大的反差。导演在这两种文化撞击中,发现傣乡古朴风情的文化价值,作者正是以傣乡人生自然形态为反衬,对那个扼杀人性的“文革”所进行的一种批判。

本片导演张暖忻本人是蒙古族,不仅对少数民族有着深厚的感情,而且又是80年代初中国电影界第一个提出“电影语言现代化”的人,她具有强烈的电影意识。这是该片获得推崇的重要原因。她执著追求影像形式美,要求电影从戏剧风格化中解放出来,变得更加电影化,探寻电影自身独特的表现形态及手法。她执导的《沙鸥》(曾荣获1982年第二届金鸡奖导演特别奖)与本片,均是她创新之作,集中表现了她的艺术追求与电影新观念。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春祭的更多影评

推荐青春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