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坏狐狸的故事》——大人与孩子之间的相互教育

Margarita
2018-04-02 13:48:1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大坏狐狸的故事》——大人与孩子之间的相互教育

电影《大坏狐狸的故事》一共讲了三个与农场上的小动物相关的故事。独特的明亮又温馨的画风、细致而丰富的配乐,都是电影的亮点之一。从内容上来看,每个故事都是关于“孩子”和“大人”之间的矛盾冲突。这两组角色之间的相互影响构成了三段故事的又一串联的线索。

第一段故事,讲的是鸭子、兔子和猪受鹳的嘱托,把一个新生儿送到父母家中(西方有“送子鸟”这一传统形象)。

影片开头就清晰地勾画出了鸭子、兔子与猪这两组相对立的形象。鸭子像男孩儿一般有着冒险精神,天不怕地不怕。它积极乐观,用自己的方式去参与和理解世界,却同时又和男孩子一样,莽莽撞撞,做事不太考虑后果。兔子是鸭子的搭档,它是鸭子一系列奇思异想的参与者,比鸭子有着更多的天真。

猪在影片中形象本身就带有一系列反差。它的身材矮小,全身是粉嫩粉嫩的颜色,但却是成熟的代表。这些反差似乎也象征着影片对成年人眼中的标准和惯例的挑战。

主要情节从鹳因为受伤,拜托鸭子、兔子和猪帮助自己完成任务开始。鸭子和兔子既出于一种孩子般天然的爱心,又出于一种追求探险的心理,积极接受了鹳的请求。猪则首先考虑了一系列实际的问题(阿维尼翁的具体位置、路程的远近),然后拒绝了鹳,并且建议鹳不要相信鸭子和兔子。鹳的不理不睬让猪不得不自己行动去一次次阻止鸭子和兔子好心帮倒忙的举动,将自己卷入了这一场冒险。

猪在这场冒险的前半段始终是理智、被动的,为了保护鸭子、兔子和宝宝,它总是被迫采取行动。鸭子和兔子的第一个尝试,是用弹弓(典型的男孩子的玩具)将宝宝发射到阿维尼翁。阻止它们这种疯狂的行为是猪参与这场冒险的开始。它们三个在经历了引狼入室、驾驶飞车、躲避鳄鱼之后,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农场。在这里,猪和鸭子、兔子之间的矛盾冲突迎来了第一次高潮。猪灰心丧气,觉得没有任何希望能让宝宝顺利送回家;而鸭子和兔子天真而坚定的乐观态度让它们觉得不能放弃,为了宝宝必须坚持下去。这也是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冲突。受到这种热情的感染,猪迎来了自己思想的第一次改变,决定不被理智所告诉它的“不可能”打败,继续这场冒险,同时也为之后更彻底的转变埋下了伏笔。

在经历了又一系列挫折之后,它们似乎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然而,它们发现自己乘坐的飞机并不是驶向阿维尼翁的那一班。又一次,猪丧失了信心,而鸭子和兔子不放弃的精神促使它们想出了又一个疯狂的办法——劫机。当然,莽莽撞撞的它们还是没能让事情顺利进行,而是惹下了大麻烦。这一次,猪在经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彻底地让感情挣脱了理智的束缚,跳机拯救宝宝。跟随猪的榜样,鸭子和兔子也随即跳下了飞机。

成功将宝宝送回家之后,鸭子和兔子高高兴兴地离开了。这正符合孩子乐观的天性,他们还不懂离别的含义,不会容易觉得伤感。而猪则最后一个离开,他久久地定在院门口,对着关上的门擦眼泪。这与刚开始因为理智而拒绝送宝宝回家的它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在这场冒险中,鸭子和兔子面对种种“死局”,总能想出新奇的办法,将大家从绝境中解救出来。但它们由于缺乏细致和审慎,总是将善意变成一场场祸患。而在猪一次次帮它们收拾残局的过程中,相信它们也会从猪这个榜样的身上得到成长。

而猪在最开始非常成熟,做事前会考虑可行性和利弊,绝不承担自己负不了的责任,也绝不让情感超越理智,不挑战现实。但随着鸭子和兔子的精神和态度慢慢将它改变,也觉得自己对宝宝的爱逐渐加深,它也慢慢将理想主义糅合进自己的现实主义,为了情感愿意去挑战,最终成为一个更有血有肉的可爱的形象。随着猪的转变,情节也发展得越来越顺利。影片无疑是支持这一改变的,也相信理想的存在。宝宝的裹布成了降落伞、一行人正好落在宝宝的家门口,这些就是证明。

鹳的形象也与猪形成了鲜明对比。同样是负有责任的“大人”,同样逃避或拒绝了责任,猪是为了避免事情恶化,而鹳则是为了自己的安逸和享受。在这一段故事的最后,猪对鹳的诡计进行了惩罚。模仿鸭子和兔子,猪将鹳放在了弹弓上发射了出去。这一孩子气的举动也证明了猪的改变。

第二个故事,说的是一只拼命想塑造自己凶猛形象的狐狸,和自己的猎物三只小鸡发展出了亲情。

狐狸在最开始就表现出了自己的身份危机和压力。它认为,自己作为狐狸,应该是狡猾、凶猛的,应该做坏事、让母鸡感到害怕。可是它本质上却是善良、无害的。每次当它想表现出自己的这一面时,总是弄得狼狈不堪。于是,它向心目中的榜样——狼请教。在狼的“指导”下,它偷出了三只鸡蛋,准备从小培养它们对自己的恐惧感,将它们养大之后再吃掉它们。

偷走鸡蛋后,狐狸首先要学母鸡的样子,将小鸡孵化。孵蛋这一充满母爱含义的动作,也是未来狐狸对小鸡发展出更深厚的母性关怀的伏笔。狐狸告诉自己,抚养小鸡是为了日后把它们吃掉,但是小鸡的天真可爱,和对狐狸的眷恋,却激发了狐狸控制不住、可能在刚开始也意识不到的母爱。在小鸡们请求狐狸将睡前故事的那一幕,狐狸先是威吓小鸡,获得了扮演自己理想身份的满足感。这里也表达出了讽刺——同样是威吓,当对象是母鸡时,狐狸就只有被欺负的份;在外“无能”的狐狸只能对孩子们凶狠,获得一种补偿和满足。这难道不是对某些人类的行为的批评吗?狐狸的恐吓没能使孩子们因为害怕而乖乖睡觉,也没能像它预想的一般使小鸡们从此对狐狸产生恐惧感,反而更拉近了它与小鸡们的距离。从小鸡们破壳见到狐狸的那一刻,它们就认定狐狸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狐狸是它们的保护人,是它们在害怕时唯一能依赖的对象。

狐狸想要在小鸡们面前建立自己“大坏狐狸”形象的努力屡次受到挫折,而与此同时,小鸡们却逐渐建立起了自己狐狸身份的意识。狐狸并不一定天生就是“狐狸”,鸡也不一定天生就是“鸡”,先天条件对性格和自我意识的影响远远小于后天环境,特别是父母的引导和榜样。

狐狸每次想要拉开与小鸡们的距离,结果却总是让它们之间的关系更近一步。吃掉长大后的小鸡的借口之下,狐狸对小鸡的感情却越来越深。终于,在狼过来要求狐狸交出小鸡的时候,狐狸的感情化为了更具体的行动,也推翻了一直摇摇欲坠的借口。狐狸带着无法再逃避和否认的“母爱”,与狼进行对抗,为了躲避狼来到了最安全的地方——农场。

狐狸为了得到母鸡的信任,也乔装打扮成了母鸡的样子,混进了农场。狐狸从最开始迫于传统身份的压力,想要变得凶狠,到之后在紧急情况下承认了自己对小鸡们的爱、否定对传统身份的追求,都在进行对自我身份的探索。刚开始,狐狸是在内心和外表都否定自己的,此刻它虽然在内心已经接受了自己的身份,但它还不能完全将自己的内心与外表统一,所以这时它还不能以狐狸的身份走进农场,而必须穿上母鸡的装扮。在农场中狐狸似乎安于自己的“母鸡”身份,只想安安稳稳,保护好小鸡,而小鸡们逐渐发展起来的“狐狸”的意识,却让它们变得越来越有攻击性。它们不满与狐狸懦弱的表现,在课堂上攻击同学,引发了家长们的不满。狐狸的真实身份还是被识破了。在母鸡对狐狸进行惩罚的同时,三只小鸡却出发去找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狼。天真的想法招来的是危险,这时狐狸及时赶到,又一次充分表现出了母爱,不顾自己的危险想要保护小鸡。这样的行为也让母鸡相信了狐狸的真心。

小鸡们似乎顺利接受了又一个母亲的的出现。孩子们总是简单地理解世界,不会考虑太多这其间的纠葛,但它们能感受到爱。狐狸最终终于能将自己内在与外在的身份统一,摆脱传统的偏见带来的压力,去成为自己。

狐狸之所以能够改变,最为重要的因素是小鸡们的影响。小鸡们的依赖和爱,让狐狸一步步放下自己固执的追求,一点点解开自己内心的矛盾。更为重要的是,小鸡们带给狐狸的是一种不带偏见的眼光,它们看狐狸不是通过它“狐狸”的身份,而是通过自己的感受、它们之间的关系和感情,看到了狐狸真正的独特的形象。只有在这样的自由、这样的客观视角之中,狐狸才有可能承认自己对小鸡的爱,也慢慢接纳自己。

狼是狐狸一开始的榜样,是狐狸的对照,也象征着传统的身份给狐狸带来的压力和压迫。它沉稳冷静,心狠手辣,忠于自己的身份,既是一只典型的“狼”,也是“大人”形象中的一类。狐狸却显得懦弱,想要去“成为”一只“狐狸”、成为“标准”的“成熟”的“大人”,却总是失败。关于狼与狐狸的不同,影片有多处对比,其一便是同样面对小鸡的求助,狐狸会心软,忘记自己固执的追求,为爱所打动,做出改变;而狼则不为所动,把小鸡的投靠视为将它们送入口中的机会。发生转变之前的狐狸把狼视为榜样,狐狸的形象慢慢清晰、高大起来,狼却显得越来越面目可憎。在这样的对比中,影片给出了它关于这两种身份的立场。

母鸡在这段故事的始终都表现出深厚的母爱。它慈爱地对待自己的蛋,而当狐狸偷走鸡蛋后,毫不犹豫和软弱,立刻采取行动。母鸡充分表现了母爱的多面性和强大的力量。

看门狗的表现与母鸡构成鲜明的对比。狗的职责是看护农场的鸡,但它懒懒散散,鸡蛋被偷走后不仅不能协助母鸡找到狐狸,还为了自己的方便阻挠母鸡,用冰箱里的蛋敷衍了事。这类毫不负责、玩忽职守的“大人”形象,也是影片的批评对象之一。

第三个故事,说的是鸭子、兔子和猪一起拯救圣诞节。在我看来这是影片中最感人、最不落俗套的一段。它不仅仅有关大人与孩子相互的影响,还给了所有人梦幻般的希望,是献给大人的童话。

故事的背景是圣诞节前夕、准备圣诞装饰的那段时间。寒冷的冬日、雪白的场景,使得农场上的动物之间的故事和感情显得更加温暖;圣诞节所具有的象征含义,也使故事本身更具有奇幻的色彩。像第一段故事一样,在这里鸭子和兔子又开始做一些天真的傻事,而且总会给自己带来伤害。猪同样是成熟的代表,这里它为如何教育鸭子和兔子犯了难。猪怕它们受到伤害,总想要阻止它们,而狗仍然是信奉“无为”,劝猪让它们自己解决问题,认为这样它们才能长大。

鸭子和兔子不小心把趴在窗台外的塑料圣诞老人玩具弄坏,把它埋起来之后十分担心今年孩子们会受不到礼物。猪看到它们这样的举动终于忍不住前去干预,得知它们的担心后不禁觉得十分可笑,告诉鸭子和兔子应该成熟起来。它坚信,圣诞老人不过是说给小孩子听的童话故事罢了。鸭子和兔子想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正是孩子慢慢成长的过程——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想要尽力去负起责任),决定扮成圣诞老人为孩子们送礼物。看到它们这样荒唐的举动,猪还是觉得无比担心,决定和它们一起,防止它们发生危险。

可危险还是发生了。它们被关进了有一群猛狗的监狱里,以斗牛犬为首的狗群对这些外来者充满敌意。一听说它们的目的,斗牛犬,像猪一样,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可斗牛犬的女儿却深信不疑,想要帮助它们完成这项任务。一直认为圣诞老人只是孩子的童话的猪这是也不得不借助这一借口为自己脱身。猪说自己被用来代替驯鹿,“因为猪比较便宜”,这句台词使猪的形象也从正经的大人变得如同孩子一般,让人喜爱。此刻猪的借口,也是之后童话真正向它显现的伏笔。

之后准备礼物再到派发礼物,便是所有人,无论大人和孩子,一起为追寻圣诞老人的梦幻而努力的过程。这里孩子的价值观占了主导——无论是影片中的大人,还是作为观众的我们,看来的废品,都被作为可以派发的礼物收集起来。在孩子的眼中,平凡的事物也有了不平凡的含义,更可以用以实现一切奇思妙想。因此,购物车被用来充当“圣诞老人”的座驾。大人们不相信圣诞老人,却愿意为孩子编织梦想。因此,在鸭子、兔子和猪所到达的第一户家中,父亲扮成圣诞老人,但看到烟囱中掉下的“圣诞老人”时,第一反应却是拿出猎枪,将它们视为敌人。“圣诞老人”的这一次显现与父亲的反应,与之后真正的出现和猪的转变,也形成了对比。

和这一段故事刚开始的一幕相同,又出现了一个趴在窗台上的圣诞老人。就在我们回想起上次的“把戏”,觉得影片似乎想要宣扬圣诞老人幻想的不切实际的时候,情节突然来了一个最意想不到、也最精彩的转变。原来圣诞老人真的存在,驯鹿、礼物也同样存在。猪此刻受到的震撼是难以言喻的。圣诞老人矮小的身材,和为了方便爬烟囱这一理由,更颠覆了传统的认知与偏见。它的身形和猪相仿,既和猪的形象一样,都是对固定观念的破除,似乎也强调了这一梦幻与猪之间的联系。

圣诞老人飞到月亮当中的一幕,是关于圣诞节的传统影像的模仿和强调。这一幕和鸭子、兔子和猪拉着购物车飞到空中的一幕形成呼应,证实它们看似荒诞可笑的举动有重要的意义,而且值得尊重,同时可能也通过使人们联想起传统,模糊了真实与梦幻的边界。

在这一段故事的最后,坚定的不信奇幻故事的狗,也收到了从天而降的圣诞礼物。但它似乎并没有对这件事有任何怀疑,而且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这里可能也讽刺了拒绝自己去感受而仅仅满足于一成不变的刻板印象的这种心态。

这一段故事对两种教育模式进行了讨论。一种是像猪那样,处处为“孩子们”担心,在让它们在看到后果之前就阻止、保护它们;另一种是像狗那样,完全不管不顾,让它们自己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自己成长。随着情节的发展,我们能看出来狗的选择看似是关心孩子、让它们成长,实则是为了逃避责任,是自私的表现。当孩子们做着越来越危险的事情,最后引发了爆炸,这时也不管不顾,则是完全不考虑孩子们的安危,只会让孩子们受到更大的伤害。而另一种极端,处处为孩子操心,则也可能妨碍孩子们的成长。它们需要看到自己所造成的后果,并且在后悔、自责与担忧之中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并努力去履行它。

斗牛犬对其他人的态度和对女儿的态度形成了强烈反差,使它凶猛的形象顿时变得可爱起来。斗牛犬即使自己并不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也要为女儿实现心愿。影片中有一幕,斗牛犬一边对女儿的要求百依百顺,一边厉声要求狗群加以附和,将这种对比表现得最有戏剧性。这种反差同样表现在它的凶悍外表和女儿身上象征父亲宠爱的精致蝴蝶结之中。这样的一组形象也是对人类世界父子关系的戏剧性刻画。

最后说一说影片的结构和形式。三段故事相对独立,但主角都是农场上的动物,而且有一些角色出现在了不同的故事里,形象一致。第一段和第三段故事都有关鸭子、兔子和猪,而且都是冒险故事,角色最大的改变都体现在猪身上;狗也同时出现在了第二个和第三个故事里,而且都是同样的不负责任的形象。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影片以“上演舞台剧”的形式串起了三段零散的故事,更让平凡的小故事带有戏剧化、艺术化的色彩,也模糊了“戏剧”与“真实”的概念。每段故事之间的狐狸的总结和介绍也有彩蛋的效果,使得影片整体上更为活泼。

感谢微博上的“我们一班王悦薇”王老师。王老师不仅是小朋友们的老师,也是大朋友们的老师。谢谢她让我知道了这部电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坏狐狸的故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坏狐狸的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