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丝带 白丝带 8.1分

纳粹诞生纪:从“标签理论”看《白丝带》

思黔斋居士
2018-04-02 13:44:42

(电影看得早,评论写得晚,如有情节脱误,请谅解并指出)

霍克海默从欧洲家庭作为法西斯极权主义产生的一种文化根源的角度,提出家庭中的父亲权威意识,在现代极权主义国家中,被法西斯政治领袖所掌握并运用,成为创立和巩固纳粹体制深层基础之一。而从一战结束,普鲁士帝国的灭亡到纳粹党掌权,并发动毁灭性的战争,整个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一次国家和民族层面的集体“越轨行为”。

由迈克尔哈内克导演的2009年上映的电影《白丝带》,就以偏僻的德国村庄为视角,寓言式的展现了德国民族在三十年后走向疯狂的图景。其中许多细节正可以用“标签理论”去解释。

标签作为自我形象的界定和产生,实际上是透过与他人的互动而发生的。某种程度上,标签是自我形象在他人反馈中的映射。而一旦被社会权威所 贴上标签,在实际社会生活中,当事者就会不自觉的进行自我修正,成为偏差行为或犯罪者。

所以如何在最初的阶段来对标签定义呢?社会对某个个体贴上标签的时候,其社会道德和多数认同的价值观本身又是否具有合理性呢?在《白丝带》中,哈内克以一个相对封闭的村庄而不是大城市作为背景,实际上就为这种讨论设置了一个前提。村庄内有自己固有的生存

...
显示全文

(电影看得早,评论写得晚,如有情节脱误,请谅解并指出)

霍克海默从欧洲家庭作为法西斯极权主义产生的一种文化根源的角度,提出家庭中的父亲权威意识,在现代极权主义国家中,被法西斯政治领袖所掌握并运用,成为创立和巩固纳粹体制深层基础之一。而从一战结束,普鲁士帝国的灭亡到纳粹党掌权,并发动毁灭性的战争,整个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一次国家和民族层面的集体“越轨行为”。

由迈克尔哈内克导演的2009年上映的电影《白丝带》,就以偏僻的德国村庄为视角,寓言式的展现了德国民族在三十年后走向疯狂的图景。其中许多细节正可以用“标签理论”去解释。

标签作为自我形象的界定和产生,实际上是透过与他人的互动而发生的。某种程度上,标签是自我形象在他人反馈中的映射。而一旦被社会权威所 贴上标签,在实际社会生活中,当事者就会不自觉的进行自我修正,成为偏差行为或犯罪者。

所以如何在最初的阶段来对标签定义呢?社会对某个个体贴上标签的时候,其社会道德和多数认同的价值观本身又是否具有合理性呢?在《白丝带》中,哈内克以一个相对封闭的村庄而不是大城市作为背景,实际上就为这种讨论设置了一个前提。村庄内有自己固有的生存法则和道德规范。故事以一桩悬案作为开始:医生骑马回家的路上,被有人故意设置的绊绳放倒,险些摔断脖子。这条路是医生下班回家的必经之路。导演没有急于破获这起蓄意伤害或谋杀案,而是进一步展开这个吊诡村庄中的恐怖图景——一些蹊跷的小事陆续发生:牧师的鸟被人刺死,并订成一个十字架的形状出现在他的书桌上;牧师的小儿子马丁独自一人不顾危险在悬空的高桥桥梁上行走。农夫家的妻子意外死亡,而地主男爵的小儿子则离奇失踪;地主家的谷仓发生大火,等等诡异的现象出现在这个小村庄的每一个家庭。

在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诸多越轨行为——谋杀、蓄意伤害、自轻、报复。种种这些行为的肇事者,都脱离了我们基本的社会准则,成为越轨者,甚至犯罪者。随着故事的展开,我们进一步了解到每一个家庭的细节:

1. 牧师是一个极端自律的人,他刚愎自用,有极高的父权。家里的孩子任何一句言语的过失都会遭致体罚。在牧师家庭中,有一个习俗:犯错的孩子将会在手臂上佩戴白丝带,用白丝带的纯洁时刻提醒自己犯下的错误,以及要像白丝带一样保持自己的纯洁,严以律己。青春期的马丁有自渎的习惯,牧师为了纠正儿子的错误,不仅在言语上采取冷暴力,甚至用麻布把马丁捆绑在床上。

2. 医生的妻子早逝,留下一个初长成的女儿和幼小的儿子。小儿子总是问姐姐母亲的去向。医生同镇上的女管家偷情。是一个色情狂,对女性极端的轻视和不尊重,只是当成自己泄欲的玩物。

3. 农夫是一个懦弱的人。处处受制于地主。大儿子和二儿子是地主家的长工。大儿子在城市里打过短工,性格比较开放,富有正义感,但行事鲁莽。二儿子继承了父亲的性格,沉稳内敛,但缺乏担当。大儿子因为地主对母亲对死负有过失,但父亲不敢据理力争而对父亲深感失望。于是在收获节上用镰刀铲烂了地主家的卷心菜。

可以发现,每一个家庭在教育过程中都缺乏正确的引导——要么直接忽视、要么矫枉过正。牧师赋予儿子马丁的白丝带,就相当于社会赋予一个人的标签。时刻提醒他是一个越轨者、犯罪者。但是这种标签本身带着极端的宗教和道德负担——它压抑了青少年的天性,把一种正常行为形而上、过度阐述。医生对于子女的忽视和对女性轻蔑的态度影响到了自己的两个子女。小儿子无法感受到父爱,所以渴望“出远门”的母亲归来,而大女儿,对父亲的“过犹不及”的“爱”,可以说恨之入骨。变态家父看着日渐丰满的女儿,对其行苟且之事。所以当影片展示到这个程度的时候,虽然没有明确的说明,但是一些答案已经有了端倪——医生被人蓄意谋害自然事出有因,而牧师的鸟死于非命也绝非偶然。

影片一直在以“反衬”的手法,强调那些离奇案件肇事者的罪恶。但当我们逐渐发现事情真相的时候便能获知,其实这些所谓的越轨行为都是对非正义的社会标签和定论的一种反抗。在整个小镇中,地主阶级对农民的剥削、男性对女性的玷污、父权的压迫,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宗教、道德和伦理体系。在这套体系中,对所有弱势群体所赋予的标签,本身就是不合理甚至是荒谬的。而作为这套体系组成部分的最重要和最基本的单元——家庭,是处于一种完全失控的状态。

如同克拉伦斯斯拉格在标签理论中的阐述:没有贴标签的行为就没有犯罪行为;社会对犯罪的反应,反而会促使犯罪的产生;这种促进作用是通过犯罪人对标签意义的认同、内化的过程而实现的。所以,所谓纯洁的白丝带,恰恰是这一系列“罪恶”犯罪行为的肇始。对于越轨行为人的否定评价,通常来讲,它既起到了社会控制作用,但同时又具有一定的犯因性作用。更为关键的是,这样一种标签施加到没有社会行为能力的青少年身上时,尤其是当这样的标签本身就存在不合理的设定时,作为越轨者的青少年就受到了极为错误的误导。

作为罪恶之源的父系和男权,他们并没有在当时被贴上相应的标签,所以他们等于同时处于“立法者”和“执法者”的位置。无知的少年们佩戴的白丝带实际上是一种羞辱式的引导,使他们对于错误的价值和伦理形成了正面的认可。他们知道自己也许是错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错了。

弗兰克坦南鲍姆认为:犯罪是由社会制造的——犯罪人的产生过程,是一个社会对有不良行为的少年给予消极反应,使其对这种消极反应产生认同,从而逐渐走上犯罪的互动过程。

在《白丝带》中的村庄,正是当时德国社会的一个剪影。极端的父系社会为所有的德国公民贴上了共同的标签。当这些青少年在这样一种消极反应的认同下成长起来,整个社会的价值和道德体系就发生了裂变。

所以,马丁佩戴的白丝带就成为了象征意义上的一个标签。二十年后,在这种越轨行为不自知的自我修正中,在无法窥见错误标签所引导的越轨行为的自我纠正中,马丁在二十年后,肩膀佩戴的白丝带,也许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万字标。虽然影片没有明示这样一种结局,但是其副标题已经给予了我们足够的暗示——《白丝带》,一个德国孩子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德国才是那个真正的孩子。无数个村庄走出来的像马丁一样的孩子,成就了二十年后的纳粹德国。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白丝带的更多影评

推荐白丝带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