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8.8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2 13:24:09

1985年完成的《乱》,是黑泽明75岁高龄完成的又一部大型古装片的杰作。这部影片取材于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的《李尔王》。他和他的老合作者小国英雄、井手雅人共同编剧,他除担任导演之外还自任剪辑。所谓取材于《李尔王》,系指这部作品和他以前拍的《白痴》、《蛛网宫堡》、《在底层》一样,不是改编原著,而是统摄原意,另铸新篇,把故事时代背景、地点、人物、习俗、风土人情等等,全都搬到日本,完全加以“日本化”。《乱》第一稿脱稿于1976年3月19日,说明此影片至少早在10年前就已进行酝酿。

黑泽明孜孜以求地要拍这部巨作,就其主导思想而论,首先是他对权势欲造成的人间祸患由衷地憎恨。其次就是力图阐释他笃信的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的思想。这种思想,在他以前的许多作品中都程度不同地有所阐释,但都没有像这部作品如此淋漓尽致。

影片描写的时代背景是日本的战国时代。主人公一文字秀虎是个霸主,他攻城略地,吞灭弱小,而且手段极其残忍。灭人之国时,小国之君一家必须斩尽杀绝,给对方留下一个残废的后代,那就是广开善门了。影片描写的就是这样一个有血有肉的偏执狂老霸主。他扫平弱小诸侯之后,以为大局已定,功成名就,撒下的仇恨种子决无萌发之

...
显示全文

1985年完成的《乱》,是黑泽明75岁高龄完成的又一部大型古装片的杰作。这部影片取材于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的《李尔王》。他和他的老合作者小国英雄、井手雅人共同编剧,他除担任导演之外还自任剪辑。所谓取材于《李尔王》,系指这部作品和他以前拍的《白痴》、《蛛网宫堡》、《在底层》一样,不是改编原著,而是统摄原意,另铸新篇,把故事时代背景、地点、人物、习俗、风土人情等等,全都搬到日本,完全加以“日本化”。《乱》第一稿脱稿于1976年3月19日,说明此影片至少早在10年前就已进行酝酿。

黑泽明孜孜以求地要拍这部巨作,就其主导思想而论,首先是他对权势欲造成的人间祸患由衷地憎恨。其次就是力图阐释他笃信的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的思想。这种思想,在他以前的许多作品中都程度不同地有所阐释,但都没有像这部作品如此淋漓尽致。

影片描写的时代背景是日本的战国时代。主人公一文字秀虎是个霸主,他攻城略地,吞灭弱小,而且手段极其残忍。灭人之国时,小国之君一家必须斩尽杀绝,给对方留下一个残废的后代,那就是广开善门了。影片描写的就是这样一个有血有肉的偏执狂老霸主。他扫平弱小诸侯之后,以为大局已定,功成名就,撒下的仇恨种子决无萌发之日,贪婪残忍的非行不会遭到报应。幻想把权力交给三个儿子,自己安享晚年的清福。他不曾想过,种种残暴至极背信弃义之举,已经给他的长子、次子树立了榜样,早就造就出以乃父之道还治乃父之身的儿子了。他的权位使他的长子、次子产生了觊觎之心。所以,当他对三个儿子表明交权让位时,他那头脑清醒心地善良的三儿子坚决反对,明确地说:“您自己都不知道曾经杀过多少人,您是在冷酷无情的世道生活过来的人……因为我们是您的儿子,您就幻想靠着这种父子之情安度晚年,我只能认为您是疯了……”三儿子一针见血地指出秀虎的幻想,是因为他早已看出他这位父亲十分横暴残忍,他的大哥、二哥早就亦步亦趋地学习他们的父亲。他们一家造就的人世,是个恃强凌弱广行不义,以杀戮为惟一手段的人世。就连他的部下平山也说:“这就是人世!人哪,追求的主要不是幸福而是悲戚;主要不是安宁而是痛苦!”类似这样对人世间残酷的诅咒与慨叹,影片里随处可见。据黑泽明看来,这种世界神佛都要为之疾首蹙额。结尾一场戏里有这样一组画面:鹤丸手里的佛像挂轴从指挥楼高高的石墙上掉了下去,中途扩展开来而落在干涸的护城河底的草上,立刻化为难以数计散落于各处的佛像,这些佛像在晚霞夕照中闪着金光,因悲痛而变形的弥陀佛呆呆地仰望着石墙。

这部影片比《影子武士》场面更雄伟,气势更磅礴。手法新颖之处表现在:

第一,影片大量使用了无现场音,从51场到87场戏,连续无现场音达36场之多。血肉横飞惨酷杀戮的场面,使观者为之惊心动魄。影片中静态画面与动态画面频频交替,极少采用人物面部特写镜头等等,也都别具一格。作者的目的不在表现人物感情的变化,而是着重于表现整部影片的氛围。

第二,现实与荒诞结合,在黑泽明作品里这是直到目前为止惟一的一部。这部作品里,狂阿弥是秀虎的侍童,也是弄臣。论年纪,十几岁的孩子,只能是秀虎孙子辈的;论职位,他是侍童,位卑职贱之极。但是此人狂放不羁,滑稽少礼,但他和秀虎相处极好,不拘礼节,他妙语连珠,出口成章,而且富于哲理。说的是玩笑话,然而对秀虎却是寓意规谏与启发,有时甚至是嘲讽。例如他和秀虎被儿子们的追兵追得无路可逃,只好躲到旧城遗址,秀虎停步四下张望,这时两人的对话是这样的:

秀虎:“迷路了!”

狂阿弥:“人永远是迷路的!”

秀虎:“这条路以前我走过!”

狂阿弥:“人总是净走老路!”

显然,黑泽明绝不是仅仅为了让他插科打诨而设计这个人物形象的,是为了规谏讽喻世人而让他在关键时刻站出来替作者说话的。这个人物自始至终未离秀虎左右,和秀虎生死与共,几乎等于另一个主角。让这样的人物形象出场,过去黑泽明作品里从未有过。

第三,善于利用自然景物和自然气象,一向是黑泽明的特长,这部作品里显得特别突出,而且效果非凡。似乎足以预兆吉凶、形状各异与浓淡不同的云,明暗交错的阳光,苍茫的暮色,疾风,骤雨,辽阔然而死气沉沉荒凉寥落的草原等等,不时出现。仅仅以高原、草原、山顶、茫茫平野、夏天的原野、河滩、暴风雨中的荒野、峡谷、逶迤的山岭等等为题的空镜头场面,就达13个之多;以层层乌云、层层浓云、乌云滚滚、天空、辽阔的高天等等为题的空镜头场景就有7处。这些自然景物和气象,在这部影片里仿佛不属于自然景象,而是供黑泽明驱遣的有生命的演员参与本片的创造。景物与人的交融,使整部影片成了一个威力无穷的大自然,它正在俯视人间,谴责这愚蠢至极的骨肉相残。

秀虎一家的毁灭,并不令人感到可悲和惋惜,相反,使人体味到的是善恶终获报应。作者的确达到了让观众同他一道,高距苍穹俯瞰这骨肉相残终至同归于尽的人间悲剧的目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乱的更多影评

推荐乱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