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的,太是枝的

方塘
2018-04-0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昨天看了是枝新片《第三度嫌疑人》,从它初现威尼斯就开始期待看到新片,终得偿所愿,趁还有点余味,赶紧码点字儿。

我的总体体验是这部片子仍然是典型的是枝风格的电影:温和中透出几分直击人心的力量感。叙事上节奏缓缓推进,如小河小溪,在平原和谷地能够平静流淌,在弯道和山地也能够急转奔流;人物塑造上从不单一,都给他们多维的呈现;在平常的对话中间或迸出令人警醒的点睛之句,转达导演对社会的观察和对人生的哲思。

虽然说这部片子讲述的是一个追查凶手和真相的故事,使它披上了悬疑推理片的外衣,但是我认为推理并不是是枝主要想讲的,因此影片结尾并未道明真相,而是给了观众思考的空间。他要讲的仍旧是对人性的多面性的深入挖掘和思考,其次是对于司法及正义问题的探讨。

影片前多半部都在围绕着一个问题展开:三隅为什么要杀害工厂主?

最早检察机关认定他是抢劫杀人,三隅的辩护律师重盛为帮助他避免死刑,欲将杀人动机往社会性报复和偷窃上进行辩护,三隅对此很配合,说自己只是为了偷工厂主的钱包,偷来的钱寄给了三十年都没见他的女儿。后面媒体介入,怀疑是工厂主妻子为得到赔偿金而雇凶杀人,还推断三隅与工厂主妻子有染。重盛认为如果工厂主妻子雇凶杀人的说法成立,那么工厂主妻子就是主谋,三隅就不过是帮凶。三隅对这个说法也很配合。但是工厂主的女儿咲江道明了“真相”:三隅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再被亲生父亲侵犯而杀了父亲。咲江不愿像她妈妈那样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一直对父亲的暴行保持沉默。当重盛告诉三隅咲江决定出庭为他作证时,三隅一反常态,他不再平静,推翻此前所有口供,说自己没有杀人,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人相信他没杀人,他后面为了使自己避免死刑才一再配合律师的说法。法庭上,三隅提出重新侦查的要求,休庭时间,法官暗示检察官和律师如果此案还不能了结,将有损自己的声誉,三方最终达成一致。法庭最后认定三隅是因为对死刑的恐惧而临时更改说辞,因此对于三隅的要求应予以拒绝,最终判定三隅抢劫杀人,并判处死刑。影片最后重盛和三隅对谈,重盛问三隅是不是为了保护咲江,不让她说出“真相”,因此说自己没有杀人,进而激怒法官。三隅异常平静,没再给重盛确定的答案。

其实“三隅为什么要杀害工厂主?”这一问题更为确切的说法应该是三隅为什么要保护工厂主的女儿咲江?

三隅也有一个女儿,但是他们已经三十年没有见面,他说他的女儿是不会原谅他这个父亲的。咲江和自己的女儿一样跛脚,和他分享内心的痛苦秘密,他感受到了咲江希望自己父亲死的愿望。三隅自己父亲角色的缺失,使他想通过对咲江的爱护得到弥合。更何况“老板那样的人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他使用来历不明的面粉制造食品,雇佣剥削那些有前科的劳工,甚至对自己的女儿百般凌辱。

所以他审判老板死亡,在焚尸灭迹之后留下一个人形的十字架。这样一个人有什么自由呢?出狱后不被社会接受,在他看来还不如在狱中能够安定生活,所以即使他知道“真相”,他也一再配合律师的“演出”,只要可以逃脱一死。可是最后当他知道咲江要打破沉默时,他选择了用自己的死换咲江的自由,就像他被逮捕前杀掉了自己五只金丝雀,而又故意放飞了一只一样,那是他对这个世界最后的温情。而咲江就是那只他放飞的金丝雀。从配合律师,到故意说自己没杀人,可以看出来三隅对法律和司法程序都有所了解。所以,是他自己审判自己死亡,而不是什么司法机关,也不是所谓公平正义。

在这部影片中,律师是为了打赢官司,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辩护,这是他的职责和荣誉所在;检察官只是让犯人正视自己的罪行,而不考虑背后复杂的动机和原因;法官为了保护自己的荣誉没有许可对案件侦查和审判进行时间上的延长;三隅开始是为了逃脱一死,后面是为了拯救女孩儿。正义在与人性的交锋中边界模糊,“真相”似乎永远难以接近。影片中重盛和三隅、咲江三个人脸上都带有血迹,一块儿躺在洁白的雪地上的梦境蒙太奇,还有重盛最后从法庭走出右手去擦脸的动作,仿佛是抹去脸上的血迹。“第三度嫌疑人”或者说“第三次杀人”,每个人似乎都成了三隅的刽子手。生如蝼蚁,作为一个被制裁的人,三隅在最后对死亡的选择中才实现他的自由。

再来说说律师重盛,他在接近“真相”的过程中对三隅的故事及性格逐渐了解,进而对自己作为父亲的角色以及律师的角色进行反思。影片中三隅让重盛把手掌放在隔窗上,他说只有彼此感受对方的温度,才能真正了解对方。重盛的父亲也批评重盛对人的了解还不够。正是在对三隅的调查中,重盛理解到自己没有做好父亲的角色,因而给女儿道歉。最后他似乎也理解了三隅的选择。

所以,我说这仍是一部典型的是枝风格的电影,他不是为了告诉我们真相,重要的是真相以外的事。他告诉你每一个人是怎样的人,看似富裕美满的家庭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看似十恶不赦的杀人犯却对世界保有一份温情,看似刚正不阿的法律工作者们各有各的考量。每个人都是立体的,加之节奏缓慢,情节基本靠人物对话推动,前半程也的确令我有点昏昏然,还有是枝借影片传达的思考,因此我说它“是枝的,太是枝的。”

最后,还想说的是,从悬疑推理片的角度,我想如果是好莱坞或者像大卫·芬奇这样的导演来拍,或许能够把它拍得“精彩”“引人入胜”。但是明显的,那样就太不是枝裕和了。那么这样的转变是可能的吗?我想很困难,首先日本人具有这样隐忍压抑的民族性格,而是枝又是这样一位极其温和的导演。但是我不是说是枝就驾驭不了更多题材了,像《无人知晓》令我感受到的残酷一样,我相信他平静叙事中的那种力量感。他温和而清醒。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