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本文纯属蹭热点、夹带私货,不喜勿入

凶兆
2018-04-02 10:35:23

  看到本片的第一反应,我如果讲出来,肯定有喷子会叫我死妈,因为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在2017年初写过一个人进入虚拟空间的故事,跟这个非常像,有一种“被斯皮尔伯格抢先了”的感觉。

  那么喷子要喷我的理由我也很能理解:你碰巧想了一个梗和斯大爷撞了,就敢说人家抢先于你了?你算什么东西?

  所以我理性地一想,与其说谁抢先谁,倒不如说我和斯大爷都不新鲜,“人进入虚拟世界”这个梗,据我知道最早的是《电子世界争霸战》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1293482/,更早的有没有我不敢说。之后类似梗就多了起来,例如《黑客帝国》、《创战记》,11区的《刀剑神域》和《猎人》的一部分原则上都算。

  我看待这类作品的一个疑问在于:大家都有“人进入虚拟世界”这个梗,大家真的就是同种作品了吗?这个疑问看上去是一句废话,人们的回答当然是“是”。那我换个问法:李安的《卧虎藏龙》和徐克任何一部武侠片都有武打这一元素,但《卧虎藏龙》和徐式武侠有可比性吗?

  大家不妨看看,n部都有“人进入虚拟世界”元素的作品,要表达的意思究竟是不是同种

...
显示全文

  看到本片的第一反应,我如果讲出来,肯定有喷子会叫我死妈,因为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在2017年初写过一个人进入虚拟空间的故事,跟这个非常像,有一种“被斯皮尔伯格抢先了”的感觉。

  那么喷子要喷我的理由我也很能理解:你碰巧想了一个梗和斯大爷撞了,就敢说人家抢先于你了?你算什么东西?

  所以我理性地一想,与其说谁抢先谁,倒不如说我和斯大爷都不新鲜,“人进入虚拟世界”这个梗,据我知道最早的是《电子世界争霸战》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1293482/,更早的有没有我不敢说。之后类似梗就多了起来,例如《黑客帝国》、《创战记》,11区的《刀剑神域》和《猎人》的一部分原则上都算。

  我看待这类作品的一个疑问在于:大家都有“人进入虚拟世界”这个梗,大家真的就是同种作品了吗?这个疑问看上去是一句废话,人们的回答当然是“是”。那我换个问法:李安的《卧虎藏龙》和徐克任何一部武侠片都有武打这一元素,但《卧虎藏龙》和徐式武侠有可比性吗?

  大家不妨看看,n部都有“人进入虚拟世界”元素的作品,要表达的意思究竟是不是同种意思?我开门见山地讲,如果要表达的本质意思不同,即便有相同的元素,它们本质上也是不同的作品。就好比有人说,《卧虎藏龙》不应该算武侠片,应该算言情片;汤姆哈迪演的《Warrior》不应该算动作片,应该算家庭伦理片;我觉得这分类没毛病。

  就我写的那个和斯老“撞”了的梗而言,我先直言不讳地表明自己的“站队”:我比较讨厌“宅”向的东西。这句话怎讲——我不是讨厌ACG中的各种“致敬”,我所谓的“宅”向,与其说是“元素”,不如说是一种心态。

  如果一个作品之所以要谈论“二次元”,是为了对“三次元”避而不谈的话,无论是创作者还是受众的这种心态是我所讨厌的,再直白一点说,如果一个人津津乐道于二次元是为了逃避三次元,这是一种鸵鸟心态。

  二次元是三次元的人造出来的,二次元中的任何问题,都是三次元中的人造成的,如果二次元里出现问题,追根溯源,要到三次元里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所以我自己在创作“人进入虚拟空间”梗时,二次元里的事不是故事的本体,本体在于主角三次元的境遇,二次元只是它的一个延伸,或者说,二次元中的事都是三次元社会问题的副产品。

  好了,说了那么多屁话,一句和《头号玩家》相关的话都没有——因为我标题就说了我这篇就是蹭热点、夹带私货的啊!上面说了半天我自己的梗如何如何,下面就直接贴一下我这个梗全文吧,请畅所欲喷——如果你看完了这个梗的话。

《化身》

又名:我女朋友死后被迫卖淫,我该如何阻止此事?  

前言:

  “资本有50%的利润,它就敢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如果死人很值钱,它就会让死人每天上班。”

  某游戏内部,光怪陆离的世界观和自然环境、奇装异服的角色、怪物etc。

  某处战场,一个看上去只是个普通男青年的角色,正向一个强大无比的女魔法师角色发起一次次攻击,每次男青年冲上前,还没近身,女魔法师随便放出一个护身气场之类的东西,男角色就弹飞了,尽管如此,男角色遍体鳞伤,仍然螳臂挡车般地向女魔法师发起一次次自杀式的冲锋。

  从二人的对话里,可以听出他俩似乎透露出这样的信息:这个男角色的玩家为男性,女魔法师的玩家为女性,两人在现实中是情侣关系,但他现在誓死要杀死女朋友玩的这个角色,这又是为什么呢??

  近未来,中国的“化身”公司,是世界最大的游戏/虚拟现实/社交媒体公司,运营着一款叫“化身”的社交类游戏,可以看作是黑客帝国版的Facebook,就是全世界玩家通过它们的头盔,让意识进入虚拟世界,在里面扮演一个角色,即你的化身。

  这个虚拟世界,极尽光怪陆离之能事,化身亦可以根据玩家的意愿和操作,身为各种天马行空的身份,你可以选择做与世无争的小民,也可以尝试去做开疆拓土的帝王,没有你想不到的,只有你自己做不到的。

  公司的口号是“共享新世界”,具体的宣传中,反复渲染这样的理念:“朋友,你对现实世界厌倦了吗?你的梦想被现实束缚而无法实现吗?想到一个全新的世界重新开始吗?请来‘化身’的世界吧!”

由于这款社交类游戏做得十分优秀,全球x亿人每天都是活跃用户。一时间,谁在“化身”中没有一个化身,反而是件很奇怪的事了。

  但是,这款游戏的副作用也有,很多人沉浸在游戏中,分不清现实和游戏了。社会上常有醉生梦死、不知“是我梦到蝴蝶,还是蝴蝶梦到我”的玩家倒毙在网吧或家中。

  男主角小庄,是某体制内单位“内部刊物”的编辑,年近30,每个月虽拿钱不多,但可以非常混日子,每天坐着不动喝喝茶,啤酒肚也鼓了出来,小庄是一个笃信道家“无为”思想的人,觉得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何必那么累去和别人比拼赚钱呢?

  但令人惊奇的是,小庄有一个硬条件远高于他的女朋友,名叫孟蝶——颜值身材9分,在某金融集团做事,年薪xx万。对于硬条件相差如此悬殊的两人为什么常年是感情笃好的情侣,对外人来说是一个迷,而且孟蝶觉得两人年纪都不小了,屡次催促小庄结婚,但每次小庄都以“条件还不成熟”等理由搪塞,这种“女神倒贴卢瑟还不成”在外人看来更是不可思议。

  两人不可免俗地也玩“化身”这款游戏,两人在游戏中的脾性倒和现实中一模一样:小庄玩的角色,是个战斗力只有5,技能点全点在园艺技能、与天地万物沟通上的花匠。而孟蝶则是一个女魔法师,通过勤奋的修炼,魔法值和物理战斗力都已经是次最高级的角色了。游戏中的其他玩家经常可以看到:一个高阶女魔法师和一个只会捧着一个花盆的废柴,手牵着手游山玩水,令人侧目。

  无论是现实中还是“化身”中,小庄和孟蝶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直到一场飞来横祸的降临。

  一天,小庄接到电话,说孟蝶出车祸被车撞死了!

  悲痛地帮忙料理后事后,时间过去了两个月,这两个月中,小庄自然没有心情再进入“化身”。

  某天,小庄失魂落魄地对着玩“化身”的头盔,突然想,让小花匠看女魔法师最后一眼吧……于是,进入了游戏。

  结果进去一看,孟蝶的化身还好好地在里面活蹦乱跳,小庄觉得很惊异,就上前问她,你是谁?孟蝶的化身报出自己的id,倒是没错,但显然不认识小花匠这个角色了,然后胡乱搪塞了他几句废话就飞走了。

  小庄的第一反应是:孟蝶的这个化身被人盗号了。

  于是小庄就去问一些哥们在“化身”里被人盗号了该怎么办。但他的一些资深玩家哥们听了他的描述,觉得此种表现不像是被盗号,所以建议他经常进入游戏,尾随她看看,她究竟在干些什么。

  小庄进入游戏观察,发现现在的孟蝶的化身整天东奔西跑,到处张贴、散发、口头传播各种商业信息,俨然变成了一个贴小广告的。

  再盯梢多日,发现她干脆找上那些“氪金玩家”,说,如果您花多少多少钱买了某某装备/物品,我就陪您多长时间,其间您要我做什么都行。

  小庄看到这里气炸了——这不就是虚拟的卖淫嘛!虽然这只是女朋友玩游戏的一个id,但她现在人都死了,虚拟的化身倒被人拿来搞卖淫,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庄又和资深玩家哥们谈及此事,听了小庄的描述,这哥们突然一拍大腿,想到了——“化身”公司有一个潜规则:如果一个化身两个月都没登录,那么就默认玩家放弃了这个化身,那么这个化身会被公司收回,由后台程序员控制,把它们做成傀儡,执行诸如散发小广告、传播商业信息、给氪金玩家搞“大保健”之类的脏活儿。而你女朋友不是已经离我们而去两个多月了嘛,两个月没登录,她的那个化身现在其实是公司某个后端程序员在控制,那些活儿都是程序员要完成的业绩。

  这位资深哥说的完全没错——现在游戏中孟蝶的化身的操作者,正是“化身”公司的一位程序员,而且是位女程序员,名叫惠子。

  惠子本来颜值身材也不差,但因为“化身”公司是一家倡导“带床垫来公司通宵加班”的血汗企业,在业绩的压力下,惠子弄得整天头发油腻、满脸痘痘、身体虚胖,但好在她有一个条件不错的男朋友,这是她唯一的安慰了;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正在凑钱买房、车等结婚用品,惠子把自己和男朋友未来的幸福生活都寄托在房、车上了,除了男朋友也在攒钱外,她这里的业绩更被老板许诺:因为孟蝶的化身在游戏中陪“氪金玩家”搞“大保健”很赚钱,如果今年的kpi达到xxxx,年底就发年终奖xxxxx!于是惠子异常拼命。

  小庄那边,他问资深哥,怎样让一个id注销掉??资深哥说,自己注销自己是可以的,但一个玩家要注销另一个玩家,就不知道了,因为如果一个玩家能让另一个玩家消失,这游戏不就乱套了么??

  然后小庄就四处打听该怎么办,最终决定还是直接打电话到“化身”总公司客服部去问。

  电话好不容易打通后,小庄把情况说了,客服小姐说,一个玩家注销另一个玩家是可能的,前提是,要提供双方有血缘或姻亲法律关系的证件副本。

  这时小庄触电般地想到,孟蝶不是早就要跟自己结婚吗,自己还推三阻四,如果领过证,现在就能注销掉了,而因为没结这个婚,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女朋友的化身被人用做卖淫!想到这里,小庄挂了电话,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哭了一通之后,小庄天真地想到一个思路:既然嫖客是冲着现实中有这么一个漂亮姑娘在后面操作而来的、仿佛嫖了化身就嫖了背后那个真姑娘(女朋友化身的长相确实是按她真人做的,此事公开无误),那么如果对嫖客说,其实并没有真人在操作,这只是一个程序,他们是不是就会失去兴趣呢?如果因此没人有兴趣再碰女朋友的化身,好歹“被卖淫”就能停止了。

  于是小庄在游戏中几次强忍住恶心、悲痛、杀人的冲动,去找要嫖女朋友化身的几个玩家搭话,对他们谎称这个化身其实是个内测款AI程序,背后根本没人。但嫖客根本不在乎背后是程序还是有真人,只要能嫖就行——“如果我能碰到真人,我还来这儿干嘛呀?”

  小庄失魂落魄地又找到资深哥,问他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一个化身消失,哪怕是歪点子也行。资深哥说,如果两个化身战斗,一个打死了另一个,后者倒是真的会消失的。

  小庄听到这儿,决定了——自己要亲手杀死这个已被后台程序员劫持的孟蝶,只有让她的化身彻底消失,才能告慰她真正的在天之灵。

  但一进游戏,问题马上就来了:小庄的化身只是个战斗力只有5,只会园艺的渣渣,而孟蝶的化身是个几百级的魔法师,这怎么打?

  于是小庄开始了艰难的四处打怪升级、努力把战斗力从5开始往上升的艰辛历程…………

  与此同时,惠子在“化身”公司内也遭遇到一场危机:由于原来操作那些傀儡做事说话都要操作者亲力亲为进入游戏中,现在公司研发出一种人工智能,能部分替代操作员,傀儡的某些简单活儿可以实现全自动,且一般玩家并不会觉得这个化身的言行有什么别扭或不自然。这样一来,导致的显著结果就是:大规模对程序员裁员。

  很短时间内,惠子的工位周围,已经人去楼空了两三个座位,而剩下的包括她在内的员工,为了kpi,为了年终奖,尤其是她为了未来和男朋友的幸福生活,只能用更高的“大保健”业绩向公司证明自己还有被剥削的价值。

  而这种业绩在小庄直观看来无非就是——孟蝶去陪氪金玩家卖淫的次数是一天比一天多了!

  忍无可忍之下,战斗力已经提升了不少的小庄,开始向孟蝶的化身发起了攻击。

  一开始,惠子不以为然,只以为是一个无聊的新手玩家来胡闹,她随便放个魔法什么的就把那个花匠弹飞了。

  但次数多了以后,就觉得这个屡败屡战的花匠有点蹊跷,于是,两人开始了对话。

  小庄把自己和孟蝶在现实中的情况说了以后,问:这位后台员工,你能不能注销、或至少停用这个化身,这是来自一个有丧偶之痛的人的请求了。

  但惠子听后,虽然有点同情,但还是表示,现在人的饭碗都在被人工智能抢,我业绩不上去,被炒鱿鱼的话我吃什么呢?

  于是拒绝了小庄的要求,依然业绩要求她干什么脏活儿就干什么脏活儿。

  小庄虽然怒不可遏,但每次冲上去,就被一个魔法弹飞;有时,小庄在被暴打时想:背后控制这个化身的员工在现实中是怎样一个人?怎样的人才会如此冷血???于是,小庄问孟蝶的化身:“喂,背后的那个程序员,我们能不能在现实中碰个头?现实地谈谈这个问题??”但惠子当然拒绝了他,次次将其暴打……

  小庄又来问资深哥,如果等级差太多,难道真的没办法了吗?资深哥想了想,说,办法也是有的,如果两个玩家在现实中脑神经的反应差不多,那么打得赢打不赢主要取决于游戏中的数值,但如果一个玩家现实中的脑子的反应就比另一个玩家快很多,那么是可以突破数值的限制的,说到底——你要在现实中够强。而这个,就要靠你在现实中锻炼各种格斗了。

  这时,小庄看了看自己因为常年不运动而鼓出来的肚腩,流下了辛酸泪;痛定思痛后决定,要在现实中练习格斗!

  于是,小庄找了一家MMA格斗俱乐部,拼命锤炼自己,一次次被打倒、流血,但一次次重新站起…………

  终于,他的化身的等级已经到了他力所能及最高的程度了,虽然和孟蝶的化身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小庄觉得,凭他三次元中神经反应的提高,明天下午x点要在xx山奇袭孟蝶的化身!

  而这天早晨,惠子刚一起来,就接到一个晴天霹雳:男朋友直言不讳地提出,因为她工作了这几年,样貌比前几年刚认识时丑了很多,所以即使做了很多结婚的准备,这婚也不打算结了,要跟她分手,且已经找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妹子。

  惠子如五雷轰顶,但还是如行尸走肉般地去上班,且失魂落魄地进入游戏,用孟蝶的化身开始了今日份的“大保健”业绩。

  小庄在xx山拦截到了她,向孟蝶的化身发起了再次冲击,这回,他能有几下打中孟蝶了,这从数值上来看完全说不通,但其实主要是因为惠子今天的精神状态可想而已,操作简直踉踉跄跄、失魂落魄;但小庄当然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他还是稳扎稳打地用他在现实格斗中习得的真·神经反应,试图突破数值的次元壁垒,眼看用某招几乎可以将孟蝶的化身置于死地时,但就在“临门一脚”之际,小庄看着孟蝶的脸,想起了她生前的种种往事,音容笑貌浮现眼前——最后一招他下不了手。

  小庄犹豫之际,惠子放了一个魔法,小庄惨遭反杀。

  小庄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之际,喃喃自语地又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此时,他已经背负了太多的哀伤,已经大彻大悟,从他的化身的眼睛看出去,孟蝶的化身已经不是人形,而只是一团闪烁的1和0而已了,他心如止水地打出最后的大绝招——“子非我”。

  这招“子非我”穷尽了小庄的哀伤,而惠子正在走神,她又想起了憧憬中未来的幸福生活化为泡影了,一愣神,这招“子非我”击碎了孟蝶化身的半边身体,一团团数据往外飘散。

  惠子那边,因为新开发的头盔有着更强的反馈功能,能把化身接收到的五感让玩家的大脑皮层感受到,一阵剧痛袭来,惠子在剧痛中清醒过来,想通了一件事:

  我男朋友把我给踹了,而别人的男朋友却为了女朋友区区一个化身都如此拼命;如果说我之前追求业绩是为了和男朋友结婚,现在男朋友已经跑了,我如果还为了向资本家证明我还有被剥削的价值,一次又一次阻挠别人合乎人性的请求——只是不想看见死去的女朋友的化身去卖淫而已。我这样做,有意思吗???

  想到这里,惠子控制孟蝶的化身赶紧叫停,对小庄的化身说:你之前提过,你我的真身在现实中见一面、谈一下,如何???

  小庄的化身一愣,没下杀手,之前他提过想现实碰头但遭拒绝,没想到这回你自己倒提出来了,于是答应。

  孟蝶的化身暂时没死,只是停用+数据修复。

  几日后,小庄和惠子在某咖啡馆碰头了。

  小庄没想到后台程序员居然是个略显邋遢的妹子;惠子也没想到如此有情有义的男人是个文弱书生;两人畅谈良久……

  多日后,在“化身”的某地图里,出现了这样两个玩家,一个是捧着一盆奇异植物的花匠,一个是一条手臂是奇异藤蔓的高级女魔法师,两人开始了奥德赛之旅,他们在这个无比广大的虚拟世界的使命是,把他们之前的故事告诉尽量多的人,让每一个“化身”的玩家明白:你越逃避现实,就越会进入“化身”之类的虚拟空间/游戏自我麻痹,你的这种软弱,只会被人吸血、源源不断地养肥那些不把人当人、把人只当家畜的资本家,他们开的虚拟空间/游戏更赚钱后,他们会让你更虚弱,直到你被榨干、死亡为止。所以他俩在“化身”中的目的,恰恰是劝大家不要再玩“化身”了,好好珍惜三次元中的生活和爱人吧!

  面对广袤无垠的地图,两个人能成功吗?但不管如此,两个渺小的身影还是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征程。

(完)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