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2 09:03:43

这部影片是根据意大利著名作家路易吉·皮兰德娄写于1904年的小说《已故的马蒂亚·帕斯卡尔》改编的,甚至在演职人员表中,这位早已作古的作家还被列为第四位编剧。影片由几家制片公司和电视公司联合拍摄,所以有两个版本,影院上映的影片长度为125分钟,电视片长度为140分钟,内容基本相同。

路易吉·皮兰德娄(1867~1936)是意大利著名剧作家,也写了很多短篇小说,而长篇小说只有《已故的马蒂亚·帕斯卡尔》一部,但这部小说却被意大利文学评论家们认为是20世纪叙事体文学作品的一则范例。1934年皮兰德娄因“果敢而灵巧地复兴了戏曲艺术和舞台艺术”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皮兰德娄生活的时代正是处于动荡之中的年代,忍受了长期外族蹂躏之后的意大利,到19世纪60年代才实现国家统一,新政权匆忙参与瓜分世界的战争,但实力不济,所得甚少,国内的损失巨大,法西斯势力乘机发威,墨索里尼通过阴谋当上首相,开始实行法西斯独裁专政。这部影片描写的是20世纪初期发生在作家故乡西西里岛的故事。这个岛远处边陲,在统一过程中出力不少,但没有得到太多的好处,经济状况远远落后于意大利半岛地区,与米兰等发达地区的生活水平更不可同日而语。国家统一后,西西

...
显示全文

这部影片是根据意大利著名作家路易吉·皮兰德娄写于1904年的小说《已故的马蒂亚·帕斯卡尔》改编的,甚至在演职人员表中,这位早已作古的作家还被列为第四位编剧。影片由几家制片公司和电视公司联合拍摄,所以有两个版本,影院上映的影片长度为125分钟,电视片长度为140分钟,内容基本相同。

路易吉·皮兰德娄(1867~1936)是意大利著名剧作家,也写了很多短篇小说,而长篇小说只有《已故的马蒂亚·帕斯卡尔》一部,但这部小说却被意大利文学评论家们认为是20世纪叙事体文学作品的一则范例。1934年皮兰德娄因“果敢而灵巧地复兴了戏曲艺术和舞台艺术”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皮兰德娄生活的时代正是处于动荡之中的年代,忍受了长期外族蹂躏之后的意大利,到19世纪60年代才实现国家统一,新政权匆忙参与瓜分世界的战争,但实力不济,所得甚少,国内的损失巨大,法西斯势力乘机发威,墨索里尼通过阴谋当上首相,开始实行法西斯独裁专政。这部影片描写的是20世纪初期发生在作家故乡西西里岛的故事。这个岛远处边陲,在统一过程中出力不少,但没有得到太多的好处,经济状况远远落后于意大利半岛地区,与米兰等发达地区的生活水平更不可同日而语。国家统一后,西西里的大部分土地基本仍然掌握在封建地主手中,贫苦农民生活极为艰难。黑手党横行,工商业不发达,到处一片死气沉沉。于是,作家们萌生出试图摧毁这种局面的心理,创作出不少表现个人思想迷茫困惑、生活孤寂难忍的文学作品,这些作品得到了广泛的共鸣。在真实主义的影响下,皮兰德娄创作了大量戏剧和小说,正如这部影片一样,他的这些作品以怪诞的情节、人物双重人格的冲突和痛苦经历,揭示了现实的荒谬和疯狂,以及社会所蕴藏的危机,具有批判的强大力量。

这部影片基本按照原著改编,最后的结尾完全忠实于原著。这一结尾具有极大的震撼力,也显得十分荒谬,甚至荒谬到了显得不够真实的地步。在原作中,作家为了说明这一画面是真实的,不得不列举了很多有关自己给自己扫墓的新闻报道,即社会中发生的类似的真实故事。作家写道:“生活本身在好多方面是荒诞的,不管是大还是小,反正只能称之为荒诞。生活有一种十分珍贵的特权,这就是,事情虽然荒诞,却并不显得不真实,而艺术则认为,真实可信是自己必须信守的原则。”这很像是作家在为自己的这一著作的结尾辩护,在为自己作品的荒诞性辩解。但观众在观看这部影片时不会不感到,这一故事的外表无论显得多么荒诞,它的发生却是完全可能的,故事是十分真实可信的。离奇、荒诞、怪异并不等于虚假,恰恰相反,正是这样外表荒诞而符合内在逻辑发展的故事更能反映社会生活的复杂和矛盾冲突的尖锐,更能把充满矛盾的现实生活赤裸裸地暴露在观众面前。这样的故事剥开虚假的外皮,揭示了事实的真相和内在的矛盾,更具有强大的批判力量。与此相反,那些一看开头便可根据一般逻辑轻易猜到结尾的貌似真实可信的故事和作品怎么可能具有艺术性和震撼人心的力量呢?后面这样的作品往往只能成为解释主题、甚至解释某项政策的平庸说教,没有什么艺术性可言,读来令人感到乏味,只能骗骗头脑简单的人。可以说,在一段时期内,我们曾读到过不少这样的所谓“作品”。

影片主角马蒂亚·帕斯卡尔无疑是一个悲剧人物,他的经历是经过两年之久后画的一个圆:从平淡乏味的生活又回到了平淡乏味的生活。但这又是一个向下旋转的圆圈,这是因为,在原先的平淡生活中,帕斯卡尔还有作为图书管理员的一份微薄工资,还有结婚生子的可能,还有要回那笔遗产的希望,而在最后的平淡乏味生活中,帕斯卡尔只有手捧鲜花像个幽灵一样为那个已经死去的自己扫墓的自由:他既没有自己的家,也没有收入,只能过着寄人篱下的悲惨生活。

帕斯卡尔最初离开家乡,是想去追求一种新生活,这是一个小人物向现实发出的愤怒呐喊,是一种挣扎,是一种努力,是一种抗争。但是,他面临的无疑将是一条充满痛苦的道路,将是一条失败的叛逆之路。他无意中得到了一大笔赌资,有了开创新生活的物质基础。但他回到家乡时看到的是自己的葬礼。这时,他知道自己“正式”死亡了,知道债主们不会再来找他了,也永远摆脱了妻子和丈母娘的折磨。总之,他自由了,这是他摆脱过去追求新生活的又一个重要前提。但他的征程依然并不顺利,因为这时的他既不是帕斯卡尔,也不是阿德里亚诺·梅伊斯。这时他才切切实实地感到,他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是一个游离于社会之外的人,是一个不被社会承认的人,是一个被社会抛弃的人,即使有了钱也无济于事。在罗马,他得到了阿德里亚娜的爱情,感情上有了依托。但是,他这个不被社会承认的人又无法得到这份真诚的爱。因此,金钱和情感并不能解决他的问题,并不能使他的追求成为坦途,他仍然被种种无形的绳索捆绑着,他面临的仍然是无奈,新生活依然渺茫。总之,万能的金钱和无价的情感并不能使他摆脱困境,更谈不上创建新生活。因此,他只能卑劣地再次逃避:死去的帕斯卡尔杀死了空有其名的阿德里亚诺·梅伊斯。在他伪造阿德里亚诺·梅伊斯的自杀现场后,他摆脱了在威尼斯赌博造成的债务,再次感到轻松,感到自由。这是他的第二次生命的开始,是追求和抗争的又一个新机遇。他想再次抗争,可是,当他最后回到家乡时发现,一切已经成为既成事实,他只能被迫接受,最后落了个既无家也没有工作更谈不上要回那笔遗产的下场。帕斯卡尔有两次生命,进行了反复的抗争,但最后只能做一个“死了的活人活着的死人”。一个人有两次生命,一个人为自己扫墓,这显得离奇、怪异,荒诞不经,不可置信,但荧幕前的观众并不感到虚假,并不感到失实,反而觉得事情就应该是这样,观众只能得出所有这些都顺理成章合乎逻辑的结论,得出帕斯卡尔虽然想抗争却全然无力改变现实的结论。这就是影片的说服力。自己为自己扫墓是对帕斯卡尔的叛逆和抗争的最好概括,是对他的失败的最好概括,无疑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影片的故事赋予帕斯卡尔两次生命,描写了他的自我分裂、戴上假面具进行抗争的过程,通过描述这一过程揭示了社会生活的残酷和对人的强制力量。帕斯卡尔离家出走时本想隐姓埋名去闯荡,这时的他已经不是帕斯卡尔,实实在在的帕斯卡尔已经分裂,另一个“自我”、戴上假面具的另外一个自我的生活开始了。可是,这个“自我”的新生活是一种不正常的生活,并不像他希望的那样美妙,而是新的孤独,是处处感到被排斥,没有立足之地。于是,他自己为自己起了新的名字,这时的帕斯卡尔再次分裂,成为一个虚构的阿德里亚诺·梅伊斯,或者说,成了一个幻影。这个幻影居然能得到一个姑娘的爱情,却因他是幻影而使爱情成为泡影,更不能让帕斯卡尔实现他的梦想。真实的帕斯卡尔面前依然是死路一条,最后只得再次逃避。他杀死梅伊斯,等于抛弃了自己给自己戴上的那个面具,恢复了真实的自我,帕斯卡尔又成了帕斯卡尔。但是,恢复真实身份的帕斯卡尔是失败的帕斯卡尔,最后结果是他的叛逆和抗争的彻底失败。整个这一自我分裂的过程是自我与他人、自我与社会生活矛盾冲突的艺术表现:帕斯卡尔企图摆脱迷乱的现实去寻求自我,企图回到美好的生活中来,但现实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不管帕斯卡尔给自己戴上什么样的面具,他的一切努力一旦与冷酷的现实接触,就会碰得头破血流,就会最终归于失败。帕斯卡尔这个小人物的分裂变幻过程证明,在那样的社会现实中,人不成其为人,人遭到社会的敌视与分裂,只能被迫接受失败的苦果。影片就这样通过描写帕斯卡尔自我分裂过程,揭开了他的面具,揭示了他的凄惨人生,反映了小资产阶级追求新生活而找不到立足点、企图逃避而无力摆脱孤独凄惨生活、试图创建新生活而必然处处碰壁的真实状况,同时也清清楚楚地表明,正是冷酷的现实扼杀了帕斯卡尔的努力和幻想,揭示了人与人、个人与现实的矛盾,揭示了纷乱、荒谬的现实社会是多么残酷无情。

导演莫尼切利是意大利著名喜剧电影导演和编剧,他写的剧本和导演的电影大多以幽默和喜剧的风格处理严肃的社会现实,表现人生的悲哀,曾获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奖的著名新现实主义影片《警察与小偷》的编剧就是莫尼切利,《马蒂亚·帕斯卡尔的两次生命》也显示了他处理这种悲剧式题材的高超手法。莫尼切利1915年5月15日生于罗马,在大学读文学时就对电影很有兴趣,1935年与阿尔贝托·蒙达多里拍摄了一部名为《帕尔大街的孩子们》的短片,荣获威尼斯电影节奖。从此之后即开始电影生涯,一生拍摄了65部影片。起初写电影剧本,后任很多名导演的助手,50年代后期正式开始执导。他的名作有《父与子》(获当年柏林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圣母街上的大人物》(获1959年洛伽诺电影节最佳喜剧片金奖)、《大战》(获1959年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同伙》、《卡萨诺瓦70》(获1965年圣塞巴斯蒂亚诺电影节最佳导演奖)、《亲爱的米凯莱》、《格里洛侯爵》(后两片分获1976年和1982年柏林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曼哈顿的大人物》等。1991年获威尼斯电影节“终身成就奖”。就在笔者写此文时,莫尼切利因患前列腺癌于2010年11月29日在罗马圣约翰医院跳楼身亡,享年95岁。一代大师以他的睿智和幽默通过影片为观众制造了欢笑、感动和思考,却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人生,令人不胜唏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马蒂亚·帕斯卡尔的双面人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