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9分

如何看待《头号玩家》中展示的未来世界?

极乐蜻蜓
2018-04-02 06:45:57

不再万能的喜剧——《头号玩家》或许是最糟糕的乌托邦想象 

斯皮尔伯格用好莱坞最高规格的造梦机器向日系厂商展示了一下什么是最高规格的“媚宅”。

观看《头号玩家》的过程里心情一直很复杂,一方面你会不时的因为发现自己熟悉的动画电影or游戏元素被巧妙的安插在电影里而会心一笑,然而又会感到困惑和不安,对于作为电影背景所出现的那个不怎么友好的未来世界。即使它经不起推敲,但是亚文化梗堆砌出来的熟稔总是会让人不由得把电影与现实联系起来,然后得出一个悲观的结论——我们所热爱的一切最终会毁掉我们。豆瓣上的某位友邻如此写道“我知道我们都在逃避,消费主义只能加速世界的毁灭,连我也是购买了两个半小时的遗忘,将这个恶心的世界关在电影院门外。当一辈子氪金肥宅还是十秒钟的高达,这是一个问题。”

斯皮尔伯格无疑是高明的,他十分清楚在今天的这个时代,吸引流量或者说人们的注意力永远是一部成功的商业片最重要的素质,而比起好故事带来的口碑,简单易懂的标签天然的具有压倒性的传播优势。所以由电影自媒体号替我们梳理出来的120个无死角覆盖从电影到动画乃至

...
显示全文

不再万能的喜剧——《头号玩家》或许是最糟糕的乌托邦想象 

斯皮尔伯格用好莱坞最高规格的造梦机器向日系厂商展示了一下什么是最高规格的“媚宅”。

观看《头号玩家》的过程里心情一直很复杂,一方面你会不时的因为发现自己熟悉的动画电影or游戏元素被巧妙的安插在电影里而会心一笑,然而又会感到困惑和不安,对于作为电影背景所出现的那个不怎么友好的未来世界。即使它经不起推敲,但是亚文化梗堆砌出来的熟稔总是会让人不由得把电影与现实联系起来,然后得出一个悲观的结论——我们所热爱的一切最终会毁掉我们。豆瓣上的某位友邻如此写道“我知道我们都在逃避,消费主义只能加速世界的毁灭,连我也是购买了两个半小时的遗忘,将这个恶心的世界关在电影院门外。当一辈子氪金肥宅还是十秒钟的高达,这是一个问题。”

斯皮尔伯格无疑是高明的,他十分清楚在今天的这个时代,吸引流量或者说人们的注意力永远是一部成功的商业片最重要的素质,而比起好故事带来的口碑,简单易懂的标签天然的具有压倒性的传播优势。所以由电影自媒体号替我们梳理出来的120个无死角覆盖从电影到动画乃至游戏,从欧美到日韩无所不包的“梗”,成了比故事情节演员表演甚至是电影特效更加可靠的票房保证。

而所谓的“梗”实际上是一种被稀释了意义的“符号”,无法被大多数人理解,只是在一部分爱好者之间维系的共同情感和认同。“梗”是即是证明独特性的标签,同时又为群落所共享,而这背后的认同在中文的语境下可以翻译作“情怀”。在《头号玩家》里这种“情怀”成为了一种近似“信仰”的,有着绝对正确性的东西。男主是the oasis创造者的超级粉丝,从他喜欢喝的咖啡种类,到他所偏爱的电影的经典台词,甚至他生活里隐秘的八卦无一不烂熟于心。作为反派出现的IOI公司总裁,为了拉拢主角邯郸学步的向他展示自己认同美式宅男的喜好和生活方式,可即使有着一整个研究团队帮他远程背板也还是被主角当场拆穿。

“你才不是真的喜欢美式流行文化!(你才不是真正的粉丝~)你只是个卑鄙的商人!”少年英雄怒斥道,接着便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一切合作。电影里阿宅与阿宅之间的心灵感应就是这样坚不可摧,容不得半点虚假。

可是所谓的“美式流行文化”的正当性又是依靠什么来赋予的呢?我们当然有喜欢任何东西的权利,可是我们又凭什么有权利只透过自己喜欢的事物来理解世界的全貌呢?电影里各式各样的流行文化的产物成为the oasis住民们的理想主义图腾,用以对抗公司所代表的资本霸权,殊不知自己所热爱的一切本原本就脱胎于假想敌的流水线。The oasis的缔造者哈利迪说自己讨厌规则的束缚,在自己的创造的世界只要有想象力和创造力一切皆有可能,但是讽刺的是最终解开了谜题继承the oasis的帕西法尔与其说是最有想象力的头号玩家不如说是他的头号粉丝。凭什么最能读懂哈利迪心思的人才有权力继承the oasis?又是谁赋予哈利迪权力用the oasis定义人类想象的内容和形式?一切皆可行的漂亮口号背后是否是科技背景下新的独裁?我想答案的影片的开始,介绍主角所生活的世界时已经显而易见。

对于故事的失望在结尾的时候达到了顶点,我原本认为主角在和哈利迪一番交谈后会把the oasis变成一片彻底的“去中心化”的塞伯格公共空间,回归互联网精神的初衷,但是斯皮尔伯格在这里给出的答案却是“寡头分治”,用好的资本家代替坏的资本家(但为什么喜欢喝可乐看星际迷航的美式宅男就一定永远善良正义纯真,并且有资格掌控the oasis代表的巨大权力呢?他们比起公司来说“优越”在哪里呢?或者说的再刻薄一点,喊着此生无悔入二次元的十几岁B站用户离种族主义者有多远的距离呢?),然后还不忘假惺惺的告诫一下年轻人们“现实才是最重要的。”

WTF????????你特么在逗我?????

要知道从人类社会诞生以来,人们的行动一直是被“对于这个世界的想象”所左右的呀。无论是神话故事,宗教哲学还是民族观念,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活在“想象的共同体”之中,The oasis也不过是其中的一种变形。而斯皮尔伯格口中的现实无非是另一种对世界的想象下不言自明的价值判断而已,一种来自于“旧世界”的早已不合时宜的秩序。

《攻壳机动队》的结尾素子把意识上传到了互联网上,并且告诉巴特“我一直在你身边”你不觉得这特么才是科幻,这特么才是朋克,这特么才是“现实”吗?

大众文化天然的就是极权主义的土壤,当诉诸情感表达的语境消解了一个又一个“意义”但却无法从自身诸多浅薄的碎片里诞生任何新的“意义”时,数字利维坦就将缓缓的从海里探出头颅。

你可以说我对于一部商业电影过份严苛,可是当这样的一部缺乏内省的商业片也能在粉丝和资本的共谋中被推向“科幻经典”的神坛的时,任何程度批评我认为都是不过分的。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对于个体极度严苛的时代,迫切的需要建立一套新的,可以交流的“意义”体系,而不是在偏见堆砌起来的“情怀”中继续对彼此视而不见。原本初衷是对于主流话语反叛的各类亚文化轻易的就被资本收编,变得情绪化,媚俗和排外时我们难道不应该对于人性感到沮丧吗?欧比旺希望阿纳金平衡原力,后者却将她引向黑暗。

要知道,凛冬将至,而那个时候喜剧将不再万能。

55
1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1)

查看更多回应(11)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